時間到了,你會感受到死神的來臨

續上篇《[當心跳停在147] 跑步生涯的終結? (一)

出院後,很多人都問我:「心臟病發其實有幾痛?」

怎樣說呢? 隨手google一下,在《大公報》找到所謂痛楚的分級:

  • 1~3級:針尖刺手背、用力鼓掌;
  • 小於等於4級:頭髮被拉扯、錐子刺大腿;
  • 4~7級:刀切到手、軟組織挫傷、扭傷等;
  • 7~8級:生產時,前期持續性的疼痛,2~3級,宮縮最厲害時,達到7~8級;
  • 8~9級:一度燒傷、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症、重度血管性頭痛、偏頭痛;
  • 10級:三叉神經痛、帶狀皰疹引發的神經痛、晚期腫瘤壓迫神經引發的癌性疼痛等。

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心臟病發時,你雖然感到痛楚,但你絕不會留意。因為你只能感覺得一股死亡氣息,就好似死神悄悄來到你身邊。

怪醫豪斯

那天跑完,與朋友吃飯,吃飯途中突然感到吸呼困難,比起跑上大帽山白波波更辛苦。漸漸地,左邊胸口像被重物擠壓,左邊手臂開始麻痺。現在回想,痛楚其實不算很嚴重,但有把聲音會對著你說:

「你死嘞!」

這一刻,你會意識到自己的生命正一點一滴流逝,若不處理就會魂歸天國。我二話不說,著同行朋友立即起行,跳上的士,到最就近的一所私家醫院。

那間醫院並沒有急症室,只有門診部。當時,醫生一見我,並不是問我病情,而是問:

「你有無買保險?」

我本能反應回答他說「有。」現在回想,其實我可以只是買了旅遊保險、家居保險而已!

有錢好辦事,四個小時後,我就躺在 ICU 的病床上,欣賞著明珠台播映的《怪醫豪斯》(House M.D.),幻想我的主診醫生是 Thirteen,醫院院長就是 Cuddy。

House M. D. 劇照。正中就當然是主角 Doctor House,左二是 Thirteen,右四是 Cuddy 院長。其實 Cameron (右二) 也不錯啊。

總之,我重生了,但我的一身武功被廢了。

我是令狐沖

記得在局部麻醉進行手術時,主診醫生 (當然不是Thirteen) 特意將熒幕對向我,再以足球評述的口吻解釋手術情況。當我看到那支儀器進入血管的一刻,我身上的痛楚一掃而空。

手術過程 (並非本人)

死神走了,但我的身體需要復元。

跑步給我最大的樂趣,就是在跑步期間,可以忘卻外界一切羈絆,跟自己對話,跟自己交流。那時,身體所有感官會無限放大,思想變得清明。所以,在跑步時,身體發出每一種訊號,你都可以輕易感覺得到。就如,鞋子有沙、肚內有屁、膝頭有痛、鼻頭有汗,你都會知得一清二楚。

因此,跑步的人,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會極為清楚。

而我出院之後,身體上可說已經「無病無痛」,但自己心知,我已經武功全失。

這令人想到武俠小說的高手,身中「化功大法」,一身武功難以施展。就好像當年周潤發飾演的令狐沖功力盡失之後,如同廢人。當然,劇情需要,無論他怎樣窩囊,他身邊盡是任盈盈、岳靈珊等大美人 (真相就是陳秀珠和戚美珍!)。

發哥~~~ 點解你當年搞成咁呀。

而我的情況就是:我再次戴上了我的 M430,慢慢行了50米。呼吸的情況就如跑上梅子林,喘不過氣。身體雖然沒有任何痛楚,但你會聽到有把聲音叫你要停下來。那時,我望一望 M430 的數字,心跳顯示著:102。

(待續……)

給讀者:
謝謝各位在Facebook及網頁給我的支持與鼓勵,我一一收到,在心中。我一定會加油,再次踏上跑道的! 此外,感激不少醫療上的建議。我現在已有專科醫生跟進病情,各位有心了。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當心跳停在147] 跑步生涯的終結? (一)
陰晴風雨同路行系列 (一)
充滿 Kumamoto Surprise 的商場、情場、路跑場 (真實故事改編)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當心跳停在147] 死亡之痛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