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碼頭.遨遊維港

2019年6月9日 是我第二次參加碼頭跑活動。由九龍城碼頭開始,跑往觀塘碼頭;乘渡輪到對面岸的西灣河碼頭後,跑經北角和灣仔碼頭,直奔往中環天星碼頭;再乘渡輪到對面岸的尖沙咀天星碼頭後,跑到紅磡碼頭補給,跑回九龍城碼頭作結。

原來香港仍然有這些碼頭運作中,只不過歷史漸漸把碼頭的重要性洗磨;下一年,動輒隨時會有一個碼頭被平整,所以,要趁早透過「碼頭跑」來認識香港。

活化工業區只有空談

由九龍城碼頭跑至觀塘碼頭,約五公里。途經牛頭角觀塘工業區,曾幾何時,我們的特區政府說要活化工廈,發揮創意工業云云;但幾年以來,進展緩慢,可能改城市規劃,改土地用途,改大廈公契等,牽涉及大量法例,政府有難處吧。不過,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卻可廿天就KO了諮詢期,並繞過法案委員會,直上大會表決,太有效率了。


西灣河劉進圖遇襲

由觀塘碼頭乘渡輪往西灣河碼頭。一踏上碼頭,就是2014年明報編輯劉進圖被兩名刀手斬傷的地方。言論自由,究竟有沒有免被威脅免被恐懼的空間呢? 內地刀手可怕,還是內地司法制度可怕? 刀手和車手在香港法庭被定罪,法庭判詞指劉受襲必然與其職業有關,相關襲擊令人髮指,認為19年的刑期是恰當的。我相信香港司法制度,刀手是經嚴謹的司法過程而被定罪,刀手有上訴,最後被駁回。這不是隨意執法的!

龍和道暗角

由灣仔碼頭至中環天星碼頭,中間就是龍和道。近海濱位置就是暗角處,曾健超被七名警員施襲。香港如此,內地如何?再說,最令我感到不安的,不是七警,而是那些理直氣壯地撐七警的人,完全漠視法紀,喪失香港人應有的價值觀。轉至今天,那些支持修訂《逃犯條例》的立法會議員,他們的價值觀又是如何?

天星小輪加價引發的六七暴動

由西灣河再起步,經過了半荒廢的北角碼頭和灣仔碼頭,到了中環天星碼頭了。1967年,就是天星小輪加價斗零,引發暴動。想起67暴動,又怎能不想起工聯會呢! 它是一個策動多宗炸彈爆炸案和林彬謀殺案的組織,但今天又辦課程,又攪跑步比賽,又有立法會議員,洗底洗歷史洗盡記憶。前幾天的汔油彈事件,警方已拘捕一名疑犯,但那當年亂放菠蘿,殺傷途人的組織,難道可消遙法外,成員更可領紫荆勳章?! 工聯會不被定性為犯罪組織,最起碼它欠了香港人一聲道歉。

我相信香港人

這個沒有計時的碼頭跑,沒有競爭,只有讓跑手自行享受跑步的過程,實在是一個十分難得的活動。完後,我走到九龍城巴士站準備乘車離開時,有一位大會職員走過來,問我借用八達通咭以繳咪錶泊車費。她忘了帶八達通咭,在烈日下返回終點來回四百米,又確實要命。我馬上拿出來,任她借用,待她之後 payme 我。我相信大會,我相這位職員,我相信香港人要互助互信。

之後,我與百萬位香港人,準備同日下午由維園至中環的3.7K的「賽事」了。加油!

Piersiderun 跑碼頭,遨遊維港 Facebook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21330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