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F最後大大佬八仙嶺@囉唆大叔
TNF最後大大佬八仙嶺@囉唆大叔

我喜歡跑步的原因是享受它帶給我幾經波折之後,必然得到獎賞的回報。只要跑者堅持信念、勤加操練、不畏辛苦,終點永遠在望;正如大家都期待著「一二三四五七十」的一天,很快就會出現。而在跑山賽事遇上的困難就更是艱苦百倍,除了長距離比試,還有大上大落的階梯斜坡,亦要面對變幻莫測的天氣,要在山界成為皇者,真的需要義無反顧的強大毅力和身邊至親的後盾支持。

在今年的TNF100,讓我觀察更多、評估自我、思考將來。總括來說,這個被譽為最甘的一百公里山賽,果然實至名歸。故此,我都非常謹慎地整理一下三個星期前毅行者的教訓,研討今次比賽的地形和支援,最後定立目標,能夠安全無傷完成賽事,已經可以擦新個人最佳成績。自知體質耐力不比別人強,過份衝刺只會提早離場,唯有按照賽程高低和距離圖表,厘定比賽策略;頭五段比較易行,可積極搶攻,賺取時間;後五段是一山還有一山高,而且體力不斷下降,還在黑夜中作賽,可以不用著急;正如投資原理,前半生可承受高風險,而後半生年紀大了就學曉保守一點,留待日出之後,再作戰略決擇。最後,這個穩打穩扎方案,基本上都被成功採用,還能夠做到Sub26這個PB。

對岸強國城市@囉唆大叔
對岸強國城市@囉唆大叔
本地風土鄉郊@囉唆大叔
本地風土鄉郊@囉唆大叔

首先要讚這個大品牌的賽事安排,支援尚算充足、食物多選擇、指示清晰、義工人情味濃,就算我不算太熟悉這項比賽的路段,但仍然能夠充滿信心地返回終點。因為大多數路線都是偏遠郊區,交通不太方便,那種鄉村簡樸味道還可以保存下來;誰還在說要在郊野公園動土,實在是逆天道而行。由起點大尾督走呀走,不經不覺間就已經來到鹿頸,時間比預期快;但最深刻的印象,驚覺原來是我們一家人(包括狗狗),都沒有好好一起慢步重回舊地。對岸大陸已經變成萬丈高樓,破壞更是一去不復返,延禍下一代;身為香港人,要時刻警惕。

鹿頸會講Hello的鸚鵡@囉唆大叔
鹿頸會講Hello的鸚鵡@囉唆大叔

無驚無險來到鶴藪,竟然撞見瀟灑女俠(仍然記得上年雷利長征被兩位女俠夾著走的一個晚上,見《雷利戰記 (上)》),她從容地在我身旁整理行裝(頭燈有、手套有……),她邊講、我邊聽;其實學習就是這麼簡單,身教重要,亦要主動觀察學習,希望年輕人都學會成長自立,香港就在你們手。跟著一同上龍山,據稱要爆林,其實只是手腳並用上大斜、撥開叢林見西山、最後下游到粉嶺。跑者可以超近距離接觸大自然的一草一木,超爽夠激;只要準備充足,小朋友都可以去玩。

曾經學習落山技巧,亦在某些路段運用得宜,但見其他選手可以輕鬆快速落斜下大級,實在望塵莫及,更加驚覺多處關節發出警號、肌肉投訴酸痛。現時來到黑夜眼睛不靈,加上大量碎石,就更加一步一驚心,只可以一拐一拐下降到嘉道理;幸好,一切還在掌握之中,進度並沒有影響太多,一個大會素菜即食米粉正等候著我。

龍山望向大刀屻@囉唆大叔
龍山望向大刀屻@囉唆大叔
蝴蝶山打氣散步貓@囉嗦大叔
蝴蝶山打氣散步貓@囉嗦大叔

來到粉嶺檢察點,可惜沒有俄羅斯雜菜湯,但正當我要離開之際,有一位男生相當有可疑,眼仔碌碌、左右猜度,不知想做什麼。不久,他竟然行過來問我要不要壽司卷和冰凍可樂,而且是我的至愛青瓜及酸蘿蔔卷,原來他的比賽友人來到沒有胃口,就繼續上路了。正所謂西裝友不一定是紳士、衣衫襤褸都可以是義人,我們真的不應該只看表面,利用現在瘋行的拜金主義,來衡量一個人的成敗得失和價值觀。那麼,我便帶著他這份心意,在大刀屻追蹤他的友人吧!

寒冷濃霧大帽山@囉唆大叔
寒冷濃霧大帽山@囉唆大叔
大帽山牛牛其實你想點唧@囉嗦大叔
大帽山牛牛其實你想點唧@囉嗦大叔

反而,在這段上大帽山的勁斜路,為我打回一支強心針,已經行走超過十三小時,就算沒有行山杖的輔助,竟然沒有氣喘,還能夠逢人過人來到四方亭。這晚體感大概十度以下,難得大會安排義工前來鎮守要塞,實在是莫大鼓勵。大家都穿起擋風雨衣,幸好準備充足,否則變成冰條等待救援。一個人走在迷霧山頭,自自然然便會跳出奇怪思想,白燈在濃霧中照不出前路,只好改用紅燈;望著地上的白線,竟然變成一條大蟒蛇婉婷向下潛行;下一秒,整條斜路又會變得像自動扶手電梯,送我到下一個檢查站施樂園。

溫暖補給站@囉唆大叔
溫暖補給站@囉唆大叔



唯一一個室內補給站,選手們的熱汗充斥著整個空間、支援者的熱情化作鼓舞的動力。其實大家都不想走,但若果心軟起來,時間便不留情地DQ。我們只好硬著頭皮,走向陰森墳場。說時遲那時快,為什麼旁邊有雜聲,還有綠光射過來呢?心神一定,原來牛郎吃草,正常不過。還是早走為妙,向著前方移動白光追趕,可是越叫越走,難道……撞邪?最後證實都是人。上一次試行這段往鉛礦坳之路,竟然轉錯彎;今次不會掉以輕心,金睛火眼,望實指示標誌,越走越強勁;可能每個補給站都吃下大量加鹽飯團,身體充滿力量,只要不是落斜,似乎也不成問題,又再次享受逢人過人的快感;但石澗始終凹凸不平,還是要謹慎行先。

在元墩下,有舊隊友打打氣,提供能量蕃薯,為對付餘下兩位大佬作出預備。雖然九龍坑山標示只有440米高,但它那種永遠行不到頂的感覺,實在很可怕;任何事情,當完成了75%的時候,內心都會產生恐懼、一份莫名的自信心危機、脆弱的心靈很容易打倒自我、身體機能鬆懈撞牆,叫人就此放棄。來到這個最後的支援站沙螺洞,還竟然沒有飯團只有夜粥;最後最甘最苦的十一公里,妳叫我怎樣辦才對呢?唔通,又要步毅行一役,爆計!

晨早的八仙嶺@囉唆大叔
晨早的八仙嶺@囉唆大叔

天啊,開始亮起來,我這個吸血僵屍已經時日無多,睡魔正在急速呼喚著我。我就像在黃嶺上行屍走肉,軀體在移動,但思想呼吸都似在睡夢當中。前進速度變慢,就連最有信心的上樓梯都成為苦痛的差事。在刺眼的晨光之下,我不斷在細數八仙嶺山峰,純陽峰、鍾離峰……仙姑峰。雖然,時間比預期慢,但這時再沒有人能夠阻止我完賽的決心;只剩下三公里,看看錶、計計時,還有可能趕得及廿六小時內完成,唯有拔足狂奔。但原來蠱惑大會在最後一公里又要選手回到叢林上山落斜;最後,聽見歡呼聲、看到計時器;TNF100,我終於衝線了。

但是峰迴兼路轉,竟然有位女生,就在我站在終點之後、氣喘如牛之下,檢查比賽裝備:「麻煩睇吓你有冇帶風褸、兩盞頭燈,同埋哨子?」我真的給她嚇傻。原來這項要求是強制執行並已經清楚寫在參賽規則之中,如果沒有以上其中一樣物資,參賽資格將被取消;即是說,辛苦了兩天,沒有完賽紀念品,簡直是晴天霹靂,聽說真的有人犯規,不過那個人不是我。尤其那個哨子都是在兩天前特意掛到背心上,幸運意義重大,亦提醒大眾郊遊安全意識之重要性!

說到底,一百公里山賽真的不易捱過,賽前投入大量時間訓練、熟習賽道;賽事期間流失汗水體能、通頂消磨意志精力;賽後需要休息補給、調理復原、醫治傷患。如是要享受比賽氣氛,以後我寧願選擇五十公里,一大早出發就可以同一天晚歸吃飯,至少仍能夠留多一點時間與家人狗狗共享。



精緻實用完賽紀念品@囉唆大叔
精緻實用完賽紀念品@囉唆大叔

原文載於網誌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毅行賽後檢討
LT70都是一種練習
我家的動物朋友野豬先生
練嘢之麥徑三段真係咁甘
囉嗦大叔@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