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上篇《[囉嗦大叔] 登上富士山 (上)》)

富士山頂異常寒冷,以每爬升100米減攝氏0.6度計算,這裡比五合目寒冷至少七度,還未考慮風寒效應。所以,需要在入黑前返回山小屋,享用提早準備的晚餐,然後盡快入睡,因為如果不想錯過御來光,就需要在零晨兩點半前出發。


這間山小屋,美其名是一間旅館,其實更似一座難民營或擺放咸魚的地方。各路人馬分配床位,正因為大家萍水相逢,職員盡量為旅客安排男同男、女同女睡在旁邊,避免引起誤會;就這樣,每人只得兩尺睡覺空間,還可能與陌生人共用被鋪。一間大房一排32人、上下格床就是64人、三行床位加來就是192人睡在一個大房。這裡食水矜貴,不容許旅客洗澡刷牙,可以想像整個環境香氣撲鼻;無論如何,我和女皇一於嘗試倒頭大睡,可惜,不夠一個鐘,我便醒過來,因為頭顱開始痛起來,可能心情興奮、或者飲水太少、剛才上山著涼、始終運動量大…..等種種原因,今次,紅景天都救不了。一於齊齊上個廁所,放鬆一點,看完超大明月,果然心情愉快。返回大廳,職員繼續開設被鋪,地上有、天花板上都有;這樣,又可以增加至少80個床位。

我倆雖然返回床上,不過由晚上九點開始,仍然輾轉反側,時睡時醒時玩電話;有時,由聽見其他人咳嗽、又有人吸索氧氣,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來到零晨一點多,是我平時的就寢時間;不過,旁邊的鬧鐘已經響過不停,大家陸續起床、梳洗、穿起厚衣、勉強享用早餐。似乎,女皇不在狀態,食不下就沒有體力登頂,經過大叔囉嗦一輪,唯有吃一點麵包。屋外溫度寒冷、風勢強勁;不過,帶著頭燈的綿綿人龍,已經從八合目下方緩緩走上。這一刻,大家都只有一個目標,「上富士山看御來光」。女皇於是拿起行山杖,便跟隨人群上路,而我亦手執金鋼杖護駕。幸好,沒有下雨;否則,情況更加惡劣。手指腳指都冰冷起來,女皇只好靠在路旁回氣,等候重新起步時機;我亦繼續為她激勵士氣、補給能量棒和食水。因為昨天上過一次山頂,所以我其實心裏有數,我們兩點半起步,絕對有足夠時間來到山頂等待日出。在路途中,竟然有旅客體力不支,放棄繼續前行,其實還有三百米便可以登頂;不過,我知道女皇一定可以做得到。

經過第一個鳥居,木柱的坑紋插滿錢幣,走在富士山的人,都是有質素、守規矩和誠實的人。來到第二個鳥居,我繼續為女皇加油打氣,真正轉個靚灣便到了。深藍色的睛空呈現一線橙黃色光芒,迎接女皇大駕光臨富士山頂,慢行了一個半小時,她真的做到了。富士山頂就像一個小型市集,有人叫賣熱飲、店子內有熱麵供應、有朱砂蓋印服務,當然亦有獨家紀念品。而最值得珍藏的手信,當然是期待已久,沒有一天相同的御來光。

大約四時廿五分,一眾登山人士都平心靜氣,留意著東方的地平線,藍色與橙色的交錯面,開始出現了一個小紅點,它慢慢上升、愈來愈大、逐漸形成咸蛋黃;這時,背後播放著一首朝氣勃勃、感覺勵志的日本歌曲,思緒浮現很多畫面、腦袋快速回帶播放…..大自然實在太奇妙;這一刻,我真的眼有淚光。突然想起那面五星 XYZ,我真的希望掉那五粒星落垃圾桶。希望今天大家能看能讀的寫作,不會違反不知將來何時釋的法吧!黑夜後的黎明,陽光帶來溫暖,當然要趁著空肚吃早餐,每人一碗熱烏冬,暖湯直灌胃袋口。體力回升,繼續行程,圍繞富士山口游走一圈。我倆走在仿似火星的環境,看著兩個人的影子、不離不棄,只要妳肯走,我就願意陪著行。

剛好,富士山的身影也在雲海上浮現;只得這個機會,才能夠看到富士山在我們腳下,一定要好好把握。我倆穿越冰薄、觀看火山口,來到真正的最高點劍峰,高度3776米。日本人不說攻頂,因為要存有對大自然敬畏、謙卑之心,尤其富士山由遠古已被視作為神山。登山旅客不是為了征服大自然,而是讓大自然給我們機會,來體會造物者的奇妙和珍惜人類所擁有的事物;一但摧毀,便不可能回復原貌。日本在山林水源管理的成就,非常值得香港借鏡取經。

正所謂「上山容易落山難」,走在山上散沙碎石容易跣倒,需要時間和膽量來克服。為免耽誤時間,大叔首先返回山小屋執拾行裝,再次揹起兩個背包,然後返回下山道迎接女皇大駕,等待她慢慢從山頂下降會合。下山的確需要一些技巧,最好利用腳踭首先著地,邊行邊跣找緊平衡點便算成功了。大叔繼續發揮強大小宇宙,激發女皇潛能,又用拉扯模式,務求引導女皇加快腳步。我們克服了無數個「之」字路,三個鐘頭過去,終於來到六合目上山道的交匯點;這表示終點即將在望。在不遠處,看見熟悉身影,是一位年青公司同事與朋友正在上山,我急不及待交流了一些登山心得,便祝他們好運看見御來光。大約又過了半小時,大叔與女皇再次重遊舊地;五合目起步點、加上興奮的面容、乘以疲憊的身軀、再將美滿回憶括號平方,等於一切的努力都沒有白費。

超級疲勞就是吃完午飯可以立即坐著而睡,店長也不敢打擾;不過幾經辛苦,都要撐下去,上了巴士,又繼續睡;來到河口湖的舒適旅館,可以狠狠地沖擦兩天以來,身上的污垢、倒出崎嶇路上,深黑色火山灰。從只有800米水平的河口湖畔,回望今早還在山頂的富士山,真的百般滋味在心頭,非筆墨所能夠完全形容。當晚輕輕鬆鬆吃個早飯,回味兩日一夜的旅程,然後倒在榻榻米上,便睡著了,而且睡得很深很甜;因為,明天沒有預定行程,可以暢暢快快的自然醒。

原文載於網誌 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囉嗦大叔] 登上富士山 (上)
[囉嗦大叔] 我們的野生動物朋友
[囉嗦大叔] 我和鬼手有個約會
給街馬選手的最後通牒
囉嗦大叔@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