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係一日唔死,一日都有新發現。夠膽講每一次風雲變色的大帽山,都充滿住驚喜,係山友嘅份子料理。

出發前小插曲,有人由大埔出發過嚟,結果坐咗去羅湖 (先發現?),已經係聞所未聞。即係約你去睇北極光,但佢去咗北極點蠟燭。佢癲到不斷咀咒自己食X。

正式上針山前,喺無約定情況下,遇上hei少同佢地雷利隊輪輪同輝輝。


然後 Willy Wong 首任獨行俠,中午崇拜前遙距同醫生確認路線,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我地要下晝出發,非常驚喜地到針山頂就見佢喺大帽山波波,遙遠送上祝賀。

針山頂如果唔係開始落雨,我地睇唔到漁火閃閃歐瑞強,城門水塘泛起閃光。

草山底,識到新朋友,嗰頭因為 couchsurfing 嘅行山組團而諗緊,係咪逢星期六搞個常設旅客行山團,咁就遇著個工人姐姐,佢全程都行得好貼,開頭估緊佢係咪今年毅行者,點知佢第一句開口就問「where is the end point?」

然後我地學識咗,鉛礦坳係 Lead Mine Pass,原來鉛礦坳真係有人採鉛架,百幾年前。

世界如果有兩條路,我永遠都點你行上山嗰條路,結果阿JHOY 同我地行到蓮姐嗰度。原來佢係一個星期日唔想同姐姐們坐地撻,反而唯世獨立地與麥理浩有個約會嘅人,我地已經約咗將來一齊行,而大帽山上佢邊影相邊帶頭,真係無得輸。

然後今次來自台灣的暖男 Harry,連牛牛的心都溫暖到,神奇頂級超卓,我喺大帽山大小二便多年都未見過,以為自己拍緊國家地理雜誌,而背景音樂係不了情。

上山,當時天色係天空被雲層分成一半,山下的人只知天空灰濛濛,卻不知青天在上,陽光普照。聽緊蕭敬騰版本的《記念》。

「想念變成一條線/在時間裡面蔓延/長得可以把世界切成了兩個面/他在春天那一邊/妳的秋天剛落葉」

上到大帽山,牛牛就收成鬥牛,睇住一隻牛牛喺牛群中用頭頂住人地個肚,然後佢地兩個就私片起嚟,唔快d閃會俾佢地撞低。

未到最後石屎路前,就嚟九十度斜角劈落身度嘅狂風暴風,五分鐘快速沖涼,慳水亦足夠我地濕哂,大嗌咗一句「主呀、救我」,風雨稍息。

最後,就係因為天氣變幻莫測而一架車都唔使避嘅大斜路,仲有大帽山上的全清景,係以迪士尼放細粒煙花作結。唔使俾錢入場睇。仲有人問咁維港放煙花,大帽山睇唔睇到架呢?

有無人識答。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山友食飯的九型人格
[獅子山精神隊] 挑戰黑暗恐懼
[獅子山精神隊] 對不起,隊友們,我要變魔鬼了
[獅子山精神隊] 行毅行,起步之初
[獅子山精神隊] 37度下 新丁打大佬
[獅子山精神隊] 毅行開操 在西貢37度的一天出發之十八死士
[樂施毅行者2017] Fitz x 獅子山精神隊
Fitz Hiking 行山

廣告
Law少 許耀斌
人稱Law少,前電台主持及監製,酷愛體育運動,多次參加馬拉松及毅行者活 動,近年更嘗試進軍三鐵及渡海泳。對於跑步、對於行山、對於比賽,均有深刻而令人動容的看法。著有《原來在沒有盼望 的地方才需要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