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稱「鵬哥」嘅山友張善鵬,喺2016年6月18日單獨行山。在早上10點15分在Facebook發出「最後一帖」之後,失去聯絡。三日之後的下午,終於由行山友傳來好消息,警方已尋到鵬哥,並已入了醫院治療。

鵬哥「最後一帖」。留意發帖後,他隨即留言話:「好邪!」
鵬哥「最後一帖」。留意發帖後,他隨即留言話:「好邪!」

這幾天鵬哥如何度過?最圓滿當然是由他親口說出!以下文字,為鵬哥在7月3日公開在Facebook帖子,現轉載如下: (已經鵬哥授權轉載)

搞返晒啲証件同咭後終於有時間整理一吓18―21/6發生的事:-

事缘於18/6當天,原打算由北潭涌上大枕蓋经大蚊山,再經蚺蛇坳上尖循赤徑出北潭凹。

當日早上帶了約2.5升水及3條亞信屋買嘅energy bar,在西貢吃過早餐後就搭8:30開出的94號巴士前往北潭涌。於上窰站下車便沿萬宜路到迴旋處後便開始上山。

隨行隨拍不經不覺已經過了大枕蓋,當日天氣雖有雲但陽光亦很猛烈及很熱,所以在10:18於fb出了一個post說想落雨。誰不知發了留言不久就响了-個驚天雷,於是我又在fb留言說”好邪”後便加緊腳步落山。到大蚊山入山囗處見雷雨雲已過,於是决定繼續行程上山。

可能大蚊山不是熱門山徑,所以路徑不太明顯,全被灌木叢遮擋要半爆林咁上山,但到半路我就突然失去知覺了。直到醒時發現自己竟躺在灌木叢中睡著了,這時懵吓懵吓咁無意識到甚麼又繼續瞓。過不久手機响起原來是女皇打來問我死咗去邊,於是答話仍在西貢山上馬上下山回家。(此時看手機時間約8点左右,而事後睇返當天除我聽到的那個雷外,之後約10:30右還有一次,但第二次雷响我卻沒有聽到。故估計失去知覺或者昏迷的時間大概係10:30至20:00,而且好大機會係雷電導致。)

由於當日只預計行至下午3点左右,所以並無帶照明工具,故只有藉着月光摸黑前進,且間中用手機gps檢查行進路線。由於方便取出及收納,我一向是用手臂包放手機及錢包,點知咁就出事。行行吓突然發覺,手臂上個包包連手機及銀包都不知何時丟失了(之前帽子已經被樹枝勾跌找不到而丢了。)。應該是爆林時被樹枝勾下,咁都無計唯有繼續朝山頂進發。(其實正路應該留在原地等天光先再走的,但丟電話前才講過回家,這時失去聯絡就更心急要返家,或至少找個電話通知家人趕唔切返去吧!)上到山頂已經看得見咸田灣的燈光了,心想這下只要直接往下走就可返回麥徑經赤徑出北潭凹了。因為出發前擬訂路線時,記得大蚊山落麥徑係一段落差不到200米的直落山路,落山到北潭凹應該只需兩小時左右,於是路都不找,向着差不多方向就剷林落山了。

開始落山時還蠻順利的,但下了大約幾十米後又好似唔多對路,好似怎行同目標距離都無縮短到。這時又好似有啲血糖過低跡象,於是把最後一條energy bar都吃了(之前醒後覺肚餓食咗兩條)。但之後仍覺得迷迷糊糊,事後諗番可能是之前雷殛影響,不知怎地沒能下山,返而轉了入山谷裡……

(鵬哥計劃及實際經過的地點)

突然一下扎醒,此時已經天光且發現仍身處樹林內,於是又馬上找路走人。走了不遠就發現了一條石澗,於是沿澗向下游行到一處有一大平石的水潭,於是稍作安頓並為水袋加水。之後就以該水潭為中心四處探路。附近環境是這樣的,水潭水來源於一約2米高的小瀑布,水由-條較平緩的水澗再被大石分開兩邊流下,水潭下就一直傾斜下降十米左右有一處塌山泥痕跡。而澗一邊為峭壁-邊均為樹林。

就在沿澗上游探路期間,不知是自已昏了頭出現幻覺還是甚麼?沿澗行吓行吓居然會行返轉頭,有乜可能?於是再行竟然見到有認識嘅山友喺前面一個行緊,當然叫他啦!但對方没有反應,於是追上前去!點知一轉眼睇睇路就唔見咗人。唯有繼續行。這時居然又見到有另-認識的山友,但又係叫她没返應,我又追,到了一個位要垂直爬落3米到,一於照爬,就在爬了未到一半時突然失手,心諗”大鑊”已面朝天飛墮下面乾澗上。好彩下面啲石大又圓,除了擦損雙手及有些痛外都無乜大礙,但當然人又失去踪影了。最後行行重行行,唔知點解又返番去個大水潭邊,於是先休息一下。休息一會後又再找出路,這次就入下游方向右邊樹林探路吧!開始時樹好疏落好易行,行行吓於樹叢較密那處,枝葉的空隙間隱約見到一座紅磚砌的建築物,無錯!係-座好大的兩三層高建築物,唔係村屋。第一時間爆入去啦!點知入到去除了樹都係樹。唯有又返轉頭。這時發現有架super puma喺我頭頂低空般旋,因當時只過了一晚並無意識到家人已報警,故没想過直昇機係揾我,而我當時亦没想過出唔返去要求救,所以並無理會(真笨)。最後過了-會(其實可能係觀察了我-會)直昇機就飛走了。

親友第二天報警後,警方及民安隊上山搜救。 (蘋果日報圖片)
親友第二天報警後,警方及民安隊上山搜救。 (蘋果日報圖片)

這時太陽也就快下山,我想也就大概4,5點吧!於是打消落山念頭,就坐在潭邊的大石上等天黑。就在這時突然喺之前行過嘅樹叢内有人跑出來,一看,咦?又係識得嘅!但他没停下在我旁邊經過就往澗下跑,於是我又再追,一路落居然一路見到有啲其他認識與唔識的人,但當我落到去時又唔見晒,於是又返上個潭度。因嗰處有石平台可以讓我安心睡覺唔怕碌落水。

臨瞓前緊係食支煙啦!但發覺包煙有啲濕濕地,所以點完後就隨手將包煙及火機放旁邊石上吹乾,跟著就瞓了。一覺瞓到天光醒來又想點支煙,但竟然包煙連火機一併消失咗!連兩枝行山杖都唔見埋,正百思不得其解週圍搵之際,更神奇的情况出現在我眼前!之前講過被石分開水流流下嘅瀑布左邊條水竟然被泥及草封了,瀑布後條澗原本向左邊的變咗直上及兩邊好似塌過山泥咁,總之同前一日完全唔同晒。此時我亦醒起有超過30個鐘無食過嘢,但又好奇怪一啲都唔覺肚餓!(唔知同條壓力褲束住個肚有無關)

都唔理得咁多,繼續揾出路緊要!沿返昨日見人走出來的樹林穿入去揾,點知又去到一處像是舊墳地咁嘅地方,又沿途全是一些帶刺或倒鈎的植物,唯有再退回。既然來路唔通那就走去路吧!這次亦不理那麽多直接落水跟澗走,行了大概半小時吧!忽然見到轉彎處有人玩水,梗係快快走過去啦!點知又係突然靜晒唔見人。沿路幾次都係見到有人又突然消失,澗旁間中又會見到有啲荒廢嘅石屋,行埋去望真啲又變咗大石,到最後去到一處地勢似水塘邊但又似海邊嘅地方,總之個環境感覺非常之唔恊調。於是我又放棄,再退回起點。返回途中就再無見到人同屋,你們說怪不怪。

返到水潭差不多已天黑,於是叠埋心水瞓覺。第三天醒來發現現埸居然又唔同咗。原先上游條澗好似塌過山泥,今天竟塌得更高更遠,澗的源頭去得更遠徧右邊入了樹林。而且又有另一怪現像,就是周圍啲石頭入面都有聲傳出,就好像走進一條屋邨,每個單位都有些聲音傳出-樣,如傾偈聲、吵架声、電視收音機声等,而啲石頭就好似每個唔同嘅單位咁(唔知咁形容各位明唔明)。

雖然怪事連連但路仍要繼續揾,出發前先將水袋入滿水是常識,一打開背包竟發現連手机個尿袋都唔見埋!於是對住空氣有的沒的炒蝦拆蟹了-輪就出發。這次就沿澗上溯。但上了沒多遠已入了林裡。由於林中隱隱望見向上係個小山頭,山頂又係樹林,上到去都未必被人發現及找到出路,於是又再折返,途中竟然又望見對面山係個好似沙嶺咁樣嘅墳場。雖知有墳埸就一定有路走,但西貢西灣-帶何來有墳場,呃我唔倒嘅!果然轉眼又變返樹林。基於出門至今已經第4天,應該已經報了警有人揾緊我,所以决定唔入林走啲開揚嘅路線,咁就只有爬澗落山一途了。

决定後就立即出發,沿途石裡的人聲從沒 間斷,快閃黨亦不停出現。但我完全沒再理會。行行下又發現周遭環境又跟昨天不同。昨天是愈行愈陰深,今天則是愈行愈開揚,有啲較深嘅水氹都唔諗咁多直接游過去。再行無耐就見到-個小水庫及輸水管,這時我就知到這次真的出來了,亦都是最後見到那些快閃人。

果然再往前走聽到一大班人在玩水。這次是真人了吧!一睇就知道這裡是四叠潭了,居然係咁情況之下第-次到四叠潭。於是問遊人借了手提給家裡報平安(借手機的應是個泰籍青年,事後亦按來電顯示給他解釋情況及道謝了)。之後就走向西灣方向諗住出西灣亭再行返出上窰搭巴士走,不過行到半路諗諗吓,又改變主意返轉頭去咸田行麥徑去北潭凹走。就在到咸田灣時已有一隊警察在恭候,由梯級上他們已打量着我,直到就落到沙灘時才走過來問我是否姓張,確認是我本人後就唔俾我走了。

鵬哥失踪後,傳媒亦發出多篇報道,這張鵬哥玉照於《香港01》發放。
鵬哥失踪後,傳媒亦發出多篇報道,這張鵬哥玉照於《香港01》發放。

後記―
因為知我三日沒吃過東西,警察們即時遞了兩隻蕉及一條餅給我吃,去到東區醫院檢查完要留院觀察,咁梗係叫屋企人外賣個豉椒牛肉炒麵去醫院食啦!點知轉過頭姑娘走嚟同我打吊針,話要做檢查仲要兩天不可進食。天啊!已經三天無食嘢仲要我餓多兩日。炒麵嚟到時我只能用鼻嗦😢。

之前提過的消失的火機及煙,亦很神奇地遇到警察後,往咸田士多途中獲告知找到。

重有樣神奇嘅係,在山中幾天,竟然無被任何蚊叮蟲咬。反而住院時被蝨咬咗十幾啖。

以上所述均為本人親身經歷,可能係幻覺或其它,但絕非發夢。因發夢受傷現實係唔會有傷口及流血的。

另在此再三感謝當時有份協力之各界人仕,政府部門等等。

ps:由於小弟不才,墨水有限。如有睇到頂唔順摔壞手機者,概不負責!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最緊要定] 行山迷路13項自救辦法
[行澗唔使搵命搏] 好好留意你雙手
[郁民直擊] 麥徑二段冧泥 嚴重到估唔到
Fitz Hiking 行山

分享
Fitz

我哋坐唔定、無時停,唔做運動唔舒服! 只要係有用知識、重要資訊,以至好玩話題,Fitz.hk都會全力搜羅,同時鼓勵「郁民」齊齊參與,打造一個開放嘅運動生活資訊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