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鬼仔上司 Rhodri PT 到 Saudi 做IB開荒之後,我已很久沒有跑中午烈陽課。Rhodri 是銀行600+ IMs,他常常用廣東話打趣說:「我地IM,幾時死同死去邊到,唔係自己決定,係銀行決定。」

Rhodri 要求非常高,捽數時說話極盡英式冷嘲熱諷﹑奚落挖苦之能事。話雖如此,Rhodri 是我樂於合作的上司,一來人很帥氣 似足廿幾年前的 Hugh Grant。二來他絕頂聰明,18個月KO3levels考到CFA他勁在不是時間,而是他是文科生,牛津大學比較文學畢業。還有,他是我的私人跑步教練,他的馬拉松PB2小時40分鐘。

跑步廢青

圖片來源

新來的上司是香港人,從CIB調過來,聽講他跟鄰近經濟強國的大企業關係密切,能夠帶來很多『褲二袋』PB生意。我對他沒太大好感,事緣有次一起食黃油蟹,席間有同事無端端燒著我,提到跑步通勤(其實是烈陽跑),他連口裡的蟹膏還未吞, 油淋淋的嘴都未抹,就大發偉論,又是那些聽L到厭的成功人士標準。

30歲前要坐到business class
30
歲後仍要坐公共交通工具,用八達通是廢人,
40
歲仲無幾層樓收租係唔死都無用等等。
眼前的他就是每位香港家長希望子女將來長大成為的傑出青年。

柒問鳩答

圖片來源

話不投機半句多,除了公事上,我跟他沒兩句,亦不想跟他打交道去討HNW客戶。星期五,打算早些離開走渣馬前最後一課青公30K,怎知給他逮著了。

「陳伯,唔趕時間嘅話,去28Mess Club happy hours?
「我今日真係要早啲走? 下星期我約你呀,腦細。」
「阻得果幾耐呀? 係唔係唔畀面腦細先?

去到Mess,拿著酒杯,我已經練到可以看來很專心聽人『鳩吹』,其實是心不在然的。直到他講「馬拉松」三個字時,我的魂魄才歸體。

「陳伯,你個時練幾耐先跑馬拉松? 我都諗緊唔打golf,轉跑步,運動量大啲。我想好似心悠BB咁兩小時內完成一個馬拉松。」

聽到這裡,我即時射了出來,唔係,係想笑了出來,噴淚個隻,但我沒有訕笑他。

「心悠BB是跑十公里,馬拉松是42.195公里,不是人人可以應付得來。點解想轉跑步嘅?
「今年我轉字頭,入五呀(50)。剛剛驗完身,樣樣指數都爆錶,醫生叫我注意飲食和多做運動。」

這是比《百萬富翁》更難答的問題,在我而言,跑步是為了健康和快樂,要健康不一定要跑步。盲目『喜跑』我不鼓勵,操到五勞七傷更無謂,為了造時間而給自己太大壓力又何必呢? 跑步啫,不用搵命搏的,最不想見到是有跑友離去。

「腦細,關於跑步,我想講的其實係,我最鍾意跑步係唔使跑步嘅時候。要keep fit,跑步成效唔大,不如注重飲食和試吓做『廢老』,揸少啲車,搭多啲地鐵,行多啲路仲有效。」

渣馬廿年,大數據呢
港版Runner’s World有一期專題是講 Big Data,《The Endless Toils of Big-Data Guy,很值得看。除了追求報名人數外,有沒有想過怎樣善用這廿年累積下來的跑手數據,做一些分析,作出有效建議,可能可以預防RIP的不幸事情發生呢?

例如,跑手要對自己有合理期望,曾經有谷友留言話不敢出post,因為見到個個院友都是4分披,怕自己不到位俾人插,快與慢是相對的,還要看很多因素。實情是有發生過,跑步圈子跟外邊世界一樣,無品的人仲未死得哂。

我又要提外國了,激動的網友會說: 「咁唔L鍾意香港,移民啦。各處鄉村各處例,典解一定要學好過我地的美國同日本唧? 外國的唔一定啱香港用,我喜歡『柒』落去,吹呀!
Let’s agree to disagree.

數據不說謊
我跟 Rhodri 學到的另一種絕技就是製作 infographics,你知啦,我服侍的某些 HNW 客戶是 Ivy League 畢業的『褲二袋』,太busy 的 slide deck 是會令他們打呵欠的。能夠一張 infographics 吹十分鐘先顯功力。

若能花點時間整理從完賽數據,我們可以得出許多有用資料。

不過,大家都不要奢望。簡單如一份訂製跑 tee 的 Excel 都攪唔L掂,都係算L數罷啦! 跑啦! L多投訴。

(按圖放大)
圖片來源: How Do You Compare to the Average Road Racer? Runner’s World 11 July 2014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今日美國,明日香港 or 中國。耐克,做嘢喇!

圖片來源

延伸閱讀: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渣馬教曉我的二三事 (2017版)
[渣馬2017] 田總又童子軍跳彈牀喇
唔想DNF 可以點樣?
Yiu Kwong Chan@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