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82%a3%e6%97%a5%e7%9a%87%e8%80%85%e5%85%a8%e9%a6%ac-%e4%bb%96%e5%92%8c%e5%a5%b9%e7%9a%84%e5%b0%8d%e8%a9%b1-%e5%9c%a8n680%e5%b7%b4%e5%a3%ab%e7%ab%99-3
全馬630起跑,天黑黑! (圖片來源: Michael Lam)

「你也是參加皇者之戰嗎?」我主動跟倚著欄杆拉筋的男跑手搭訕,在維園大門外的巴士站,靜候往馬鞍山的N680。清晨4時,天黑黑,街上靜悄悄。

他怔了一怔,望向我的小腿,似乎在查證一下我是否真跑手,才回答說是。我的小腿挺結實吧。我說自己是第一次跑皇者,原來他也是。

他問:「你從很遠乘車來?」我答: 「香港仔。」為免錯過巴士班次,我打的士出來的。

始終人生路不熟,抵達大水坑後,又要找路,去寄存行李、上廁所、熱身、準備上線…… 沒錯,我一個去跑的,之前用心看地圖和巴士時間表。而他比我幸運,住在附近,省了一程車的時間、心力和金錢。他初次練全馬時,就在摩頓台運動場繞圈子; 後來才隨心在街上遊跑。他說我練跑的地方應該不錯,也是的,在香港仔海傍、鴨脷洲大橋和海濱、黃竹坑一帶,跑來跑去跑來跑去,30公里長課就是這樣拼湊出來。

行李寄存處附近--沙田單車公園
行李寄存處附近–沙田單車公園

我說沒報渣馬了,他問: 跑厭了嗎? 是的,也不想跟人爭位,我自己喜歡跑步本身,不一定要湊熱鬧的氣氛。再者,既然青馬大橋都跑過了,不妨參加其他賽事? 這次玩皇者全馬,是Fitz.hk編輯Eric向我推介的,他說香港三大全馬就是渣馬、中國海岸全馬和皇者全馬,前兩者我都跑了。即管一試,聽聞皇馬的難度在於限時5小時,以及梅子林的一段斜坡。過往兩馬的成績是2014渣馬4:35及2015海馬4:46,我認為自己應該可以的,而且我期待自己有進步的,至少跑快1分鐘吧,這真是10月初所許的生日願望。

我提到本地也有其他賽事,如越野長跑賽。他說年紀大了,不能跑那麼多了。我說: 「我不覺得我們年紀大呢。」其實當時天未亮,看不清彼此的容貌,我估計他跟我年紀差不多吧。穿上風褸的他,身型挺瘦削。

天仍未亮起來
天仍未亮起來

閒談中,他偶爾跟朋友通電話,他朋友會在早一個站上車,雙方相約巴士上。車來了,車上已有好幾位跑手。我跟著他往上層,在他和朋友身後坐上。他向朋友介紹我: 「剛剛認識了這位師姐。」跑友之間,互相稱兄道姐,至今我仍覺得很有趣。

在車廂的白光下,才看清楚他的面目,修得很短的頭髮裡,看到絲絲白髮,我也何嘗不是。而他的朋友就年青多了,當日是第一次跑全馬,所以我一見面就恭喜他,第一次是難以忘懷的,原來自己可以完成全馬,是很美妙的感悟。

我闔上眼養神,畢竟只睡了3個多小時。既然身邊有跑手同行,我不用擔心忘記下車或下車後迷路了,真的安心多了。

未到5時,天仍是黑,我們一班跑手已在行李寄存處,沙田單車公園附近。一路上他不斷向新手朋友教路,像社工或教練一樣,很是細心。他說自己像湊仔,比朋友大10年。除下風褸的他,上身很結實,平時一定有健身。寄存行李後,他倆熱身緩跑去,我們就此分別,路途上再沒有相遇了。

馬鞍山海濱長廊,全馬初段!
馬鞍山海濱長廊,全馬初段! (圖片來源: Michael Lam)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皇者之戰] 跑到淚流不止? 一定有故事!
我的運動回憶(八) 從網球班到闖珠峰—我給曾老師的信
Florence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分享
Florence Leung
初相識的大都以為我讀Sports Science或Science,其實我主修英文。如今成為一名sports writer,妙哉妙哉。我手寫我腳的時候,我感受到上帝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