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水,是從運動「鑽」出來,還是成長的洗禮? 經常在黃竹坑的「小差」有一番體會,他的成長離不開足球、寶礦力、便利店。

黃竹坑別有洞天,足球場、運動場很大,還有海洋公園、警校、他們一班波牛很喜愛踢波,也很愛在運動場內的大「後園」談天,小差說:「附近就是警校,你們有否常聽到步操?」 小「朋友」答:「有,很大聲 one、two」,小小「朋友」說: 「新聞常說: 黑警,難道他們訓練時要 「跪玻璃」,搞到心理不平衡? 小差咋舌,唯有說:「去七仔飲嘢!」

大夥人到七仔,汗臭沖天,店員姐姐一笑,原來小差暗戀她多時,竟有一個畫面: 要保謢她,奇怪一個念頭是在警匪片才有的英雄形象……

有兩個不修邊幅的男人還在視若旁人地吃著叮叮點心,手舞足蹈地像耍功夫,見到警察的不努而威,有所收歛,但阿sir說:「慢慢吃,辛苦得來為吃」,惹得在旁的「港女」們都不禁一笑,原來人和人都有停下來問好的時刻。


有兩個軍裝警務人員去了便利店,很有威嚴,一班波牛好奇一望。阿sir幽默地說:「唔駛緊張,當自己屋企得」,小差說:「香港是我家!」

便利店有一應俱全的貨品、生活所需服務,和超級市場不同,有人和人交流空間。

小差好奇問:「警校訓練辛苦嗎?」 兩個阿sir如數家珍,但最後為所謂’’有牌爛仔’’平反,說:「班手足要和黑社會打交道,先會較為mk。」

小差說:「我大個一定要做男子漢,和你們一樣!」,較嚴肅的阿sir說:「膚淺,任何行業都可是男子漢,你現在有無限可能,警察消防,醫生律師。」另一個阿sir說:「做人做邊行都好,最緊要知自己想點。」小差立正回敬:「yes sir!」,兩個阿sir 調侃回應:「goodbye sir」,兩人要繼續巡更。

一眾波牛講的足波經,還有「社會經」,男人的浪漫,也是男女都想講的。

店內的女職員們也向波牛「敬禮」。

那個小差暗戀的女職員執貨,向小差說:你對着任何人都面無懼色,阿媽說,這種男孩有承擔……

夢想帶給人是一種忘記缺點不幸的浪漫。

那個小差暗戀的女職員執貨,向小差說:你對着任何人都面無懼色,阿媽說,這種男孩有承擔……

夢想帶給人是一種忘記缺點不幸的浪漫。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Dick Cheng 鄭子鍵
人生工作者,曾修讀人文學科,人民工作。著意發掘男人不同的好,欣賞不同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