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穎姿

帆船運動員為爭取賽事好成績而努力艱苦訓練和對體能的需求,有別於一般大眾對帆船活動的認知。然而,這個非主流運動如何驅使一眾年輕人願意了解認識,投入大海的懷抱,甚至願意接受嚴格訓練成為頂尖選手?

從香港現役的精英選手中,蔡穎姿 (Sandy) 的故事歷程相較其他隊員更為特別。本身是滑浪風帆精英選手的 Sandy,於上年退役以後,就毅然決定轉向成為帆船選手。「我在那邊(滑浪風帆隊伍)給了自己兩年機會,到了現在我覺得可以試一下新嘗試。」或者看慣 Sandy 玩滑浪風帆時英姿的各個支持者都會大感好奇,為何她願意由白紙一張轉去玩帆船。

其實滑浪風帆是帆船運動其中一個項目。在大型國際賽事如奧運會會歸類為帆船競賽類別。Sandy 8歲開始就不單報名康文署的滑浪風帆課程,就連樂天級小帆船 (帆船項目) 的課程也一併開始學。那時她就決定要學習幾乎所有水上活動,每個星期六和日都將時間分別貢獻在滑浪風帆和小帆船上。然而兩邊的成績都相當不俗,除在樂天級小帆船有前十名位置,順利入選香港10-12歲代表隊以外,Sandy 在滑浪風帆成績方面亦十分優越,在不少少年級別的比賽都有前三名位置。

正所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有天她終於要作出決定時,她選擇了滑浪風帆。「那時我很想去青少年奧運會,當上滑浪風帆選手可以讓我去代表出賽,但相對帆船項目機會較少。而且當時我發現自己更愛滑浪風帆,因為更有速度感。」

精英帆船選手蔡穎姿 (左) 及 Molly Highfield (右)

雖然她選擇了滑浪風帆,更順利在世界青年帆船錦標賽裡的滑浪風帆項目晉身八強位置,而成為精英運動員。但帆船教練依然一直向其招手。「我那時操練了兩年全職滑浪風帆,但帆船那邊 (教練) 依然一直在找我,覺得我比較合適駕駛帆船。」當然,Sandy 沒有那麼輕易放棄滑浪風帆,直到她體會自己作為團隊年紀最小女選手的壓力和差距。「教練沒有任何 bias (偏見),一切以比賽來評估我們的表現。而我們有四個女選手,我年紀最輕,排第四,是真的看誰的經驗較多,(實力) 就會在較前位置,我覺得我需要更多的時間,才可以超越她們。」

她亦解釋,作為項目之一的滑浪風帆,只允許一男一女代表香港出戰奧運。一直以奧運為目標的 Sandy,便毅然轉向帆船項目。始終帆船船種項目繁多,能出戰奧運的機會較大,而教練就提議她轉向航駛女子49人級帆船。

由滑浪風帆轉變為駛船,即使有相對基礎的運動員都應該倍感困難。但是操航 49 人級帆船卻使 Sandy能發揮在滑浪風帆學到的技巧。「我現在航駛的船 (49人級帆船) 挺適合有操練過滑浪風帆的人士,你可以看到我們有很多站立動作,要站立著去不斷郁動,但傳統帆船船種真的是坐著航駛為主。」

精英帆船選手蔡穎姿 (左) 及 Molly Highfield (右)

慣了站立駕駛的 Sandy 能應用著之前的技巧而迅速適應,但她的拍檔 Molly Highfield 則剛好相反,她本身是駕駛傳統單人船女子船手,現在轉型駕駛雙人航駛的49人級帆船。兩個同為轉型的帆船運動員,一個慣了站立駕駛但沒有太多駕船經驗,一個熟習坐著航駛但相對有更多駕船經驗,頓然間出現了很多矛盾。Sandy 坦言溝通方面是最讓她關注的地方:「其實真的沒有太多經驗和拍檔溝通……我知道我們駕駛這艘船是一齊想去奧運,但現好像還未能將二人目標變得一致。所以現在我覺得更加要學懂互相幫助,這一艘船不只我駕駛的,更多的對話是需要的,但現在還是學習當中。」

面對這麼多的挑戰,還要中途轉型,可是 Sandy 覺得無阻追夢逐浪的決心。「你是運動員的話,你肯做,就會用盡一切辦法做好。」但她解釋當初其實沒有懷著特別要成為運動員的夢想,甚至沒有成為冠亞季的野心。那麼是什麼驅使她努力不懈,每天都願意揚帆出海練習?「我沒想過要當世界冠軍或者全職運動員,但有一件事是最想的,就是在亞運的頒獎台上看著香港區旗升起,這是我的願望。」

目標明確的 Sandy 說自己心態上也可加多改善,要變得更為堅決。但看著現在努力操練來趕上隊友進度的她,已然為自己夢想目標踏出了重要的一步。

香港帆船運動總會HKSF 網頁
香港帆船運動總會HKSF Facebook專頁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香港帆船運動總會HKSF
香港帆船運動總會是香港帆船運動在香港的最高機構,以推廣及發展香港的帆船運動為使命,希望可以提高巿民大眾對帆船運動的興趣和了解,讓更多人能出海揚帆,參與競賽,體驗當中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