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賽事: – 單程組: 終極全征 | Challenger – Whole Course ~ 78km

傳說中的雷利衛徑長征, 總是遲遲沒有參加, 只因這是隊制賽事, 最少2人最多4人一隊. 同期有著苗圃挑戰12小時, 所以自然而然的簡單地報個人賽作罷, 而且自己開始玩山賽因苖圃而起, 免不了有著難解的情意結. 若不是有朋友邀約, 真不知待到何時才會參加.

與同樣是隊制賽的毅行者相比, 未知是否因為宣傳不足, 或是名氣不夠, 感覺就是會被忽略掉, 不過在這山賽盛行的年代, 雷利亦成為熱門賽事之一吧.  尤其自2009年起新增跨越終極的旋風 156 (今年升值為160公里), 讓有志參加終極山賽UTMB的人來一場預演, 試試那挑戰究極的滋味再好作打算. 其實雷利也可以作為毅行的預演, 同樣必須隊制之外, 其難度整體上亦不相伯仲.

毅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 是上半場雞馬, 下半場針草帽. 那雷利呢? 應該是上半場讓賽的紫羅蘭山與同為苗圃路線的東洋山, 下半場是天梯似的九龍坑山及聞之色變的八仙嶺. 如果頭段孖崗山有與紫羅蘭山連在一起, 其難度與毅行相比, 應該會是過之而無不及. 不過對輪迴組而言, 恐怕會是個絶對的惡夢吧 . . . 一想到孖崗山的樓梯 . . . 在回終點去的最後一段, 所以大會的安排是明智的.


雷利最特別亦最獨特之處, 是跨越香港九龍新界的路線, 當中必須要坐地鐵過海才能連接. 戰衣裝束, 夾雜著臭汗味, 來勢洶洶的闖進閒常文明的街道中, 沒有得到像渣馬般街跑式的支持或鼓勵, 人們大多以疑惑的眼神望了望, 然後見怪不怪似地如常作息. 說來真的沒幾個山賽是會跑到城市的街上去, 更別說是涼著冷氣坐地鐵. 本屬於山野之地突然跑到文明世界去, 那感覺真的很奇妙. 這亦是香港的特色, 城市與郊野是如此的彼近相鄰.

在井欄樹前往東洋山的感覺, 與在黃竹洋路口前往馬鞍山的感覺雷同, 在還沒有到山腳之前, 都必須經過一個魔法似的森林, 滿漫長的. 上山的路上當然辛苦, 可挨過那段之後, 便是開揚廣闊的景色, 涼風送爽似的奬勵, 讓人不禁開懷暢快. 上半場的難關算安然渡過, 迎來是引人入睡且沉悶的引水道路段. 如果想爭取時間, 這一段是最佳機會.

話雖因為是隊制, 所以縱然對衛徑沒有很熟, 亦不太擔心, 跟著隊友走便可. 結果走著走著, 來到熟識的石屎路. 咦, 這不是金山的麥徑嗎? 原來在金山郊野公園某路口錯失了,  就在W064標距柱之前. 剛好在前面有遇到同是走錯路的參加者. 在天黑且收訊不佳的情況下, 放棄回走而選擇前行至走私坳警察射擊場 (W066)重返衛徑. 所以在W063之後要留意分岔口. 說來那可不是捷徑呢.

城門水塘的檢查站有點像毅行者的基爾維營, 同樣補給比較豐富, 亦幾乎是賽事的中間位, 前者是一半有多, 後者是快要一半. 大會很窩心的送贈戶外用的摺疊杯予喝熱飲的人, 以便在之後的檢查站循環再用, 亦可作為記念. 顧著吃吃喝喝的話, 停留太久很容易受魔鬼的呼喚. 不過繼續上路, 走在另一個沉悶的路上: 繞城門水塘, 這亦是另一爭取時間的機會, 不過要小心地面突起的碎石與樹根. 繞塘後, 前往鉛礦坳的一段是漫長暗斜向上, 想快卻快不得的無奈, 氣力要留在下半場的難關, 很像毅行往草山的一段.

鉛礦坳之後的下山路既刺激又驚險, 尤其在夜間時份. 那一段石頭路可說是高危位, 必須加倍小心. 重回民居的新屋家大帶, 夜裡狗吠聲不斷. 經上碗窑上山至田寮下, 又是狗吠聲, 在寂靜的夜裡特別響亮. 除了大埔道, 太和及大埔頭一帶似乎是另一補給熱點. 因為飽食過後, 便要迎來下半場的難關: 九龍坑山與八仙嶺. 日間的九龍坑山景色怡人, 夜裡的燈光美景更是醉人, 可說是眼在天堂身在地獄. 在快要到山頂時迎來迴輪組折返的隊伍, 對於他們的體能與意志, 深表佩服.

挺意外在鶴藪水塘有power gel免費派發, 雖然是很想貪心大量拿走, 只是走在屏風山的路上只能盡量輕便. 受著夜裡大雨的影響, 走在八仙嶺的路上都是泥濘. 上坡時幾乎踏不上去, 要借用草堆的磨擦力才可. 下坡自然要加倍小心, 那感覺很讓人厭惡. 加上又下著輕微卻吹著大風, 雨衣的沙沙聲可說是精神折磨. 沒有雨衣迫著撐傘的, 頑強地與涼風對抗, 免不了反傘或是左搖右擺的. 到達仙姑峰尤如看見大帽山的白波般興奮, 因為之後便是下山路. 唯一分別是, 雷利下山後便是終點, 可毅行還要走一大段才見歸途.

話說在雷利起步前必須連同自身的寄存行李拍照作記錄, 不同於毅行者, 雷利是有行李寄存服務的. 然後看著義工用手推車遂小遂把行李給推出去, 真的辛苦了~ 大會特別安排的蘇格蘭風笛手, 很有香港那些年的港英味道. 說來如果有機會的話, 希望能試試那輪迴的滋味, 在此之前看來要下一番苦功才可, 一起加油吧~ 還要感謝耐心等候的支援送上窩心的補給, 這個很重要的!

p.s.
第一次玩雷利, 最大的收獲應該是捕獲一位野生口琴家. 繼上次三大捕獲野人, 大開眼界之後, 估不到越野賽還可以玩到這種地步. 早在白天上東洋山的時候初次捕獲, 那時遠遠在後方傳來琴聲, 以為是播放的音樂, 及後見到本尊不禁大為佩服, 那時正奏著”人在旅途灑淚時”. 看他邊爬升四百米多的東洋山路線邊吹口琴, 如此輕鬆自若, 真有灑淚的衝動. 然後夜裡在下九龍坑山的時候, 有幸再次遇見, 這首”落山無錢買麵包”讓人精神起來~

相關連結:

  • 2015 雷利長征78公里 口琴live演奏之 明星 [Facebook] [Youtube]
  • 2015 雷利長征78公里 口琴live演奏之 帝女花 [Facebook] [Youtube]
  • 2015 雷利-終極全征 | Raleigh-Challenger (起步片段) [Facebook] [Youtube]
  • 2015 雷利-跨越終極 | Prohiker (起步片段) [Facebook] [Youtube]
相關誌:

原文載於去吧 活著便精彩

tam Facebook專頁 去吧 活著便精彩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香港山賽 (越野跑) 的 半馬 全馬 及 超馬
[香港的馬拉松] 全馬 半馬 及 超馬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