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8c%9b%e9%be%8d%e9%9a%8a%e7%82%ba%e5%82%b7%e5%81%a5%e5%85%b1%e8%9e%8d%e8%b7%91%e5%87%ba%e5%b8%8c%e6%9c%9b-2視障與聽障人士生活上雖各有不便,但兩者組成的「猛龍隊」卻為社會帶來無限正能量。當中參與過兩屆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慈善跑的視障社工鄧炳業,早年在內地育幼院見證愛滋病毀去無數美好家庭,對慈善跑對抗愛滋病的理念更別有一番體會。

完全失明的鄧炳業早年曾在河南一間育幼院服務,協助處理行政工作,更不時要下田耕種,全心全意為當地因愛滋病而痛失父母的兒童,擔起父親角色。鄧炳業回港後,因身體虛弱,長期進出醫院,其後得到身邊朋友鼓勵,加入了香港傷健共融網絡成立的「猛龍長跑隊」:「當時身體仍很虛弱,但慢慢鍛煉後開始跑得越遠,我第一個10公里賽,就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慈善跑完成。慈善跑對愛滋『零感染、零死亡、零歧視』的理念,也令我想起河南育幼院的一班小朋友。從前帶他們外出,旁人總會迴避,令我很無奈,想多盡一分力幫助他們。慈善跑令我感到即使離開了他們,也可身體力行為他們做一些事,當然很高興。」

%e7%8c%9b%e9%be%8d%e9%9a%8a%e7%82%ba%e5%82%b7%e5%81%a5%e5%85%b1%e8%9e%8d%e8%b7%91%e5%87%ba%e5%b8%8c%e6%9c%9b-1當聽障跑手遇上失聰跑手
團結就是力量,完全失聰的聽障人士王志輝(Jeff),就藉着參加「猛龍隊」及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慈善跑,開拓人生更多可能:「我參加『猛龍隊』前從沒接觸過視障人士,彼此溝通也有困難,我聽不到他們說話,他們也看不見我做手語,幸得義工幫助,終以半年適應以觸感溝通。雖然不容易,卻證明了凡事皆有可能。」同樣完全失聰的許文衍(Kenson)也指,在加入「猛龍隊」後有更多機會接觸不同人和事,也是意料之外。

「猛龍隊」自2011年開始參與慈善跑,創隊成員之一的莫儉榮(Kim)每屆都出力支持。他笑說最快樂還是成為拍檔的耳朵:「每次聽到觀眾對喊『猛龍隊,加油』,我便莫名感動,也會想方法令拍檔知道觀眾為我們打氣。我們每次參加慈善跑,都有不少善長捐款支持,我們都希望以自身經歷激勵更多人,勇敢走出去!」

鄧炳業今年將第三度參與慈善跑,他訂下再次完成半馬拉松的目標,也希望多籌善款:「我們每踏出一步,便可為患上愛滋病的兒童籌多一分款項。終點不會因我們的殘障而變遠,只要勇敢踏出去,不斷向前跑,終點自然越來越近。同樣,我也希望UNICEF對愛滋『零感染、零死亡、零歧視』的願景,可以一步一步實現!」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慈善跑2016大會網頁

UNICEF Charity Run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劍擊女將連寶香: 跑步令我心情放鬆
地獄在人間
210分鐘的約定
Fitz Running 跑步

Fitz 編輯部
我哋坐唔定、無時停,唔做運動唔舒服! 只要係有用知識、重要資訊,以至好玩話題,Fitz都會全力搜羅,同時鼓勵「郁民」齊齊參與,打造一個開放嘅運動生活資訊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