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上,我們能結識很多好朋友。我們雖不至於一同走過死蔭幽谷 (偶爾也有人會),但多少一起渡過無數汗流浹背、沮喪氣餒,或成功喜悅的時刻。

加入港福堂跑山隊不到一年,我認識了猶如弟弟般的「寶寶」。我們經常 (死) 跟着人稱「輝SIR」的神級前輩操山 (或者是跟到就來死),因此熟絡起來。

去年練習半年完成初山賽「毅行者」後,我便進入了冬眠狀態。2019年上半年我的目標輕鬆:

  1. 在 target 時間內完成第一個全馬拉松 (checked);
  2. 完成跟寶寶的第一次 mixed team 50公里山賽(越嶺沙田50)

這次比賽詳情大概如下:


距離: 51.5公里
總攀升: 2,700米+
時限: 13.5小時

賽事路線:

  • 沙田石門安睦街花園 → 花心坑 → 梅子林 → 馬鞍山村 (檢查站CP1)
  • → 竹洋路 → 沙角尾路 → 菠蘿輋花園 (檢查站CP2)
  • → 馬鞍山郊遊徑 → 基維爾營地 → 大藍湖 → 井欄樹 (檢查站CP3)
  • → 鷓鴣山 → 蓮苑徑 → 大上托 → 井欄樹 (檢查站CP4)
  • → 飛鵝山道 → 石芽背 → 沙田石門安睦街花園 (終點)

圖: https://www.mountainrangehk.com

過往幾個月疏於練習 (幾乎沒上過山) 的我,加上三週前才完成初馬,回港後只敢輕鬆地試了兩次路便去比賽了。我和寶寶的隊名是「聽輝蛇的話」,比賽前問了輝sir我們該設什麼 target time,他的意見是九小時。後來,經驗再次提醒我們,要聽輝sir的話可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但也是值得的。

由於 HK100 時同行沒有做到理想 target,加上自知上山肌力不足,我這次比較着重控制 pacing。頭幾公里我們仍會不自覺地跑快了一小段,慶幸 (或不幸) 的是這個山賽上落較多,去到5-6公里上山時仍出現「塞人」情況,我們才「被迫」慢下來,並回了氣。調整好步伐,我們總算用比較平均的速度跑到26公里,即路程的一半。攻上東洋山頂時,我漸漸發現自己上山開始吃力起來 (hea得多真是要還的!),但過往數月完成 4x100km 的寶寶顯然仍有「大把貨」。見到平時我們都會跑的斜路,他都問,「要跑嗎?」我都斬釘截鐵地回一句:「我跑不動!」好不容易我熬到了30.5公里的 CP3 井欄樹。當時我頗懊惱:

「我這次要拖累寶寶了,要不是我,他應該可以快不少的。」
「為何之前不多練一兩課山呢?」
「我真的快沒氣力了,還有20多公里啊。」
「鷓鴣山和大上托都不易啊!」
「兩個多月沒上山就武功盡廢了!」
「還能做到九小時嗎?」

掙扎過後,我腦中浮現了一些情景:

  • 毅行者九十公里後,我幾乎面臨崩潰、吃不下任何東西、發脾氣,連下山都幾乎做不到--最終我還是挨過了,完成了;
  • 美津濃山路錦標賽54公里,我在沒有長課沒有試路之下,跑得很痛苦,最後的三十多公里都是獨自作戰--但我還是完成了;

我那不願放棄在病牀奮鬥數月最近才 gracefully 離去的朋友……

我突然間想不到任何要停下來的原因。
很多前輩說,跑山永遠是意志的磨練多於體力的鍛練,大概是這個意思吧。

餘下的22公里一點也不容易,除了體力不斷減弱,鷓鴣山和大上托都因天雨過後泥路變很濕滑,加上本身超過50度的斜度,不少地方真要借助繩索才能爬上。踏入中女年紀多年的琴姨真是老命都快陪上了。最終,我們維持預期前30公里5小時,後22公里4小時的 split,並在寶寶的帶領下,順利8:52衝線了!

那份滿足,真的跑過了才懂。

琴姨跑山日記 Auntie Noel Runs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7124

琴姨跑山日記 Auntie Noel Runs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MSIG Trail Running 2019 Series] 大埔站75km 幕後拍攝花絮
[巔峰山記] 一開波就玩毅行打大佬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