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黑 (圖片來源: Michael Lam)

昨日夜跑8公里,是跑完皇者全馬後,首次再跑。夜涼如水,雖是穿上皇者戰衣,但沒備戰的心情,身心很輕鬆。反是期待跑完後,睡前享受納尼亞小說。

這次6:30起跑,我站得很前。鳴槍一響,大家拔腿狂奔,跑得真認真,我怕自己會否跟著他們,而跑得太快,始終是42.195公里的路程,所以不斷提醒自已要清醒啊。大家奔騰在馬鞍山海濱長廊,從大水坑到海典居; 天開始亮起來,居民還未醒來吧。

天開始亮起來了

此程的景點是梅子林路,兩公里的斜坡。過往數月,跟教會跑友多次操練跑斜坡,主要是港島南的南風道,同樣是兩公里。星期六早上,跑友團6時多集合,從香港仔海傍出發,向南風道進發。斜坡迂迴曲折,車輛稀少,偶爾有些單車友和其他跑友,陪著我們勇闖南風道。約廿分鐘的路程裡,痠軟、氣喘、汗流,不住告訴自己: 「跑去! 跑上去! 不要停,只要跑!」 早陣子17分鐘跑上去,一路進步真好。一分耕耘,真的一分收穫! 皇馬上梅子林路,比想像中輕鬆多了,斜度比南風道低呢。

從梅子林下來後,便一路是平路了,途經沙田畫舫、聖經研習中心、沙田中央公園側單車徑、大埔海濱公園、雙子橋、馬鞍山海濱長廊、馬鞍山運動場終點。備戰2014渣打全馬時,我跟跑友曾從沙田運動場跑去大埔,回來往馬鞍山海濱,再回沙田運動場起點,人生首個30公里長課,烈日下完成,要了我的命。這次皇馬,是重跑舊地了。

大部分路線都在行人路上,偶爾跟單車徑或馬路重疊。我們大都跑在城門河畔,或吐露港傍。跟途人不斷擦身而過,有些會為我們打氣,很有社區的人情味。歸功於新市鎮規劃,路上的景致都差不多,高樓、樹木、長街……惟獨白鷺鷥吸引著我,牠們或佇足水中,或低飛河上,都在為我鼓舞,跑步如飛是真的。

大會義工也很出色,沿途為我們引路、打氣、補給,有時我也會用表情或說話感情他們。很多更是親手遞飲品給我們,我飲了好多杯寶礦力,暫時真的不想再飲! 我也吃了兩件切好的香蕉,3時啃下去的兩塊花生醬麵包,不知哪裡去了。

有些跑手會迎面碰上,互相打氣,大都是兄弟啊。事實上,女跑手較少,全馬跑手有1,215位,而女的佔138個。我真的很榮幸有份其中! 總排名: 289, 女子排名: 22。全程最甘苦的白石角海濱和大埔海濱路段,因為8時後陽光普照呢。氣溫比預期高,那裡沒林蔭掩護,出汗多時的全馬人,奔走在流動的桑拿浴中…… 埋頭苦跑中,突然聽到洪亮的女聲說: 「叻女!」原來是一名女單車手鼓勵我,我舉起左手致謝。偶然嘗到的姊妹情啊。

跑全馬初段的我 (圖片來源: 運動筆記)

30公里牌掠過了,嘩,看看手錶,用了少於3小時! 最後12公里,告訴自己: 「餘下平時輕鬆的練跑距離了!」 但身體又很誠實: 「跑了30K,很累了!」回馬鞍山的路上,大腿和小腿也曾差點抽筋,所以不敢加速,也未必有力量加速吧。

最後一公里多,好像永遠跑不完,到底何時才到馬鞍山運動場? 事到如今,跑下去吧。終於到最後500米,拐彎之後,就直奔終點! 終於有想哭的感覺,誰知進入運動場後,還要繞場300多米,感到被作弄! 最後100米,以餘力快跑,穿過終點的圓拱大門了!

跑後早餐是我們的源動力
上了南風道直奔寶雲道…..我和我的跑友!
跑去灣仔慶聖誕……我和我的跑友!



跑去灣仔做model……我和我的跑友!
Super 跑手!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那日皇者全馬,他和她的對話,在N680巴士站
[皇者之戰] 跑到淚流不止? 一定有故事!
我的運動回憶(八) 從網球班到闖珠峰—我給曾老師的信
Florence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Florence Leung
初相識的大都以為我讀Sports Science或Science,其實我主修英文。如今成為一名sports writer,妙哉妙哉。我手寫我腳的時候,我感受到上帝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