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公夕陽映索橋111月6日的大愚生弗跑,不慎遭石塊拗傷左脚。本來是小事,却因連續參賽,卒之由小不忍,釀成漫長的休脚停賽。其間不當的治療,可能拖延傷患的痊癒,至今衹能慢行。

賽季休脚,實在氣餒,寓操於賽的計劃,唯有付之東流。衹好到泳池中跨步,利用水中浮托,减輕陸地行走的壓力,進行水中物理康復治療。冬季泳池雖然開放30度溫水,但久行也感覺寒意,便改作游泳。跨步與游泳,兩者重復幷進。泡在水中游泳,可以保持肌腱運動之外,據說水中充斥天然電子,還可以達到水療的作用,在大海中的效果尤佳。爲着加快脚患痊癒,便思量海浴,替代泳池。

乘西鐵至荃灣西站,沿海濱緩行不足3K,即到達近水灣。(顧問思義,是最接近之沙灘。)此處數個團體泳棚,長年有戲水者到來,每日堅持晨早暢泳。公衆泳灘具備沖身設施,設有數拾個免費儲物櫃。

青公夕陽映索橋3赤腳行走於濕潤沙灘上,步步留痕,凉浸浸的感覺,實在暢快。乾脆卷起褲脚,任溫柔 海浪沖刷,卷起泡沫圍繞,洗去雙足的溫倦。

一名冬泳者戲水回來,赤身露體走過,絲毫無懼入冬的寒意。俱往事,冬泳已是許久以前的回憶,還是留待稍暖,才作打算。


冬日的西鳥早歸,回程已是傍晚。青山公路海濱,三兩跑友操着各異的跑姿,在身傍掠過。回望夕陽餘暉,優雅索橋幾何剪影,青山赤霞海水之美,黃昏漫步其中,驚艷悠然而生。塵世俗囂纏繞,不知幾時有緣相會。

近日每天泳池游泳,脚患有所好轉。獨沽一味衹擅蛙式,划水感覺逐漸回來。池邊撑一脚,在水中閉氣潜游一段,可以體會手肘夾水,以胸背大肌腱划水發力。趁勢高背躍出水面,不必抬動頭部,便可以擴胸大口吸氣。降回水中,同時伸手,雙脚向腹下收縮,翻脚掌效青蛙,爆發力蹬出,並攏夾水,稍閉氣後,水下呼盡氣。呼盡,才能盡吸,才有充足氧氣續航(與長跑道理相通)。

游泳的傷患少,但蛙式若過份挺腰,有可能在蹬腿時,因牽扯而傷腰。此次重作馮婦下水,運用跑步的核心肌方式,稍收腹固定腰幹,在控制之下,水感很快回來,身體在水中流暢滑行。

以蛙式大約25分鐘,可連續游1000公尺,視動作的快慢程度,其運動量大概相扺於跑步的5~10K。午後泳客較稀疏,沿十條泳綫逐條來回,可以不必分心記數,便是1000公尺。稍休息後,或繼續來回,或作短程衝刺。

青公夕陽映索橋2享受水中暢泳,激烈擴胸帶來倦怠。泳畢沖身,藉着安多酚愉悅,浴室中咏唱地水南音:「深宵對酒…撫琴低迴…思阿嬌……」

樂華跑友某君脚患,割去膝蓋軟骨後,却衹可步行,恐怕難再馳騁沙場,但累勸不願改操水。樂山樂水,本來見仁見智,安多酚總是相伴。

更多:
Fitz.hk Facebook 專頁
[赤足跑] 赤足與赤足鞋
[赤足跑] 且待明天—美津濃10K賽
[赤足跑] 長跑拙見之四要
盧松昌@Fitz.hk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盧松昌
三十幾年長跑經驗,近年因腰傷問題,潛心改良跑步姿勢,採用「羅曼洛夫姿勢跑」。2015年1月,受台灣跑者影響,第一次嘗試赤足跑,並於渣馬全馬賽嘗試一小段以赤足比賽,發現頗有成效。與葉伯是多年好友,現全力舉辦葉伯紀念盃活動,並開設facebook專頁「赤足微步」分享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