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Feature > Sammy So: 乜嘢態度 | 與Kolor蘇浩才深度遊運動、音樂、愛情

就算個樣寸寸地,又有紋身,只要夠靚仔,你唔會驚佢

你放心,一定會問埋同蘇太(盧巧音)點相處。
繼續放心,一定會問點睇現時的香港樂壇。
仲導賞Sammy全身紋身。
咁Sammy跑步呢? 約旦超馬呢? 頑張呢? 阿歹(謝覺偉) 呢?
OKOK,追加番。

(文章好長,中間已盡加八掛膚淺水站,難得 Sammy 埋呢哋水站都俾到有深度回應,希望你可以撐到最後果兩句。)

Sammy 提議在深井上清快塘走一轉,只跑5K爬升212m,背後是對樂悠咭持有者的一份關顧、體諒和忍腳。我落山時段加快步伐,免得 Sammy 汗都無滴返屋企,會被蘇太懷疑盤查。分手時 Sammy 好交戲向我說:「阿孫你都幾fit喎。」害得我信以為真,開心左兩個鐘。

Band友與深井古樸的村莊有點違和,由我平衡番

「回顧過去四十幾年嘅人生,有乜嘢重要嘅分水嶺?」有質素問題,交返個波俾被訪者做埋分析,唔洗做資料搜集等收成。

「一定係音樂同運動。我係工業學院讀電腦,跟住做一份正常工作,係政府任電腦操作員。」世俗覺得你讀電腦去做電腦是正常,打政府工更加正常er。

「沒多久就辭職,做份唔多正常嘅工作,轉投音樂的懷抱。」
「屋企有冇壓力?」
「又冇乜,我係獨仔,阿爸阿媽都較為開放,佢哋只係有點擔心我。」2005年成立Kolor至今,對音樂此情不渝。亦成就了 Sammy 的事業,世伯伯母不用擔心。

「至於運動,以前有玩籃球、踩板、BMX。後來經常在錄音室,天昏地暗,無做運動,又煙又酒,作息混亂,有胃酸倒流,又痔瘡,身體響起好多警號。」是步入中佬的必經程序?

「因為見到愈來愈多身邊的人跑步,於是試下。另一邊廂,樂隊中的鼓手玩開健身,studio 放了很多餅、bar、啞鈴等,佢仲考埋教練,於是幾個兄弟一齊玩,大家好熱血,有鬥心。」玩 band 的 (男人)都唔多鍾意著上衫,有需要砌番幾格朱古力出嚟。

與巴打一起自high

「玩左運動後有乜嘢變化?」
「明顯條氣好左,以前開 show 兩個鐘已經想死,而家連唱3日仲可以去跑步 (似賣靈芝補藥廣告)。運動亦影響我嘅音樂,玩 band 成日黑沉沉,人又憤世嫉俗,都幾陰暗。運動帶來好多正能量同多正面思維。」

其實 很多哭與淚不要因由
其實 幾多苦戰都不會退後
全速直闖 再沒然後
任何狀況 都接受
千把刀吞進咽喉
(無需要理由)

運動帶來 Kolor 陽光。

與黑狗戰鬥的抑鬱歲月

「2011年我患上抑鬱症,以前較少提及呢段經歷。那時覺得好灰好驚,間中有焦慮突襲。加上我經常飲酒,又瞓得少,情況愈加惡化。幸好有朋友是精神科醫生,開始食藥,維持了兩年。中間也有反覆,當醫生調較藥的劑量時,焦慮的徵狀又走番出嚟,要再次戰鬥,那條路並不平坦。自己總算能夠堅持服藥,現時已不用再食藥,那時太太和另一隊員都受抑鬱困擾,大家互相交流支援。」

「病情嚴重時,你有冇試過有輕生的念頭?」
「我冇,不過太太有。」背後是頭纏繞不息的黑狗。

走出黑暗的日子,是音樂 x 運動 x 太太 x 堅持

飽受抑鬱困擾的前英國首相邱吉爾曾說:「抑鬱就像頭黑狗,一生咬住不放。情緒找不到出口,只能默默承受黑狗的欺淩。」邱吉爾害怕站在陽台和火車站月台,當急速的列車進站,他要退避一隅,那種一躍而下的衝動,在腦海湧現翻騰。戰勝黑狗,要有強大的毅力。

「你係唔係一個有毅力,能夠堅持到底嘅人?」
「都算係,雖然唔係頭十名,應該係二十名內。如果對住阿歹,我會係佢一半。」論毅力,阿歹係第一集團的人。

「不過回望與抑鬱的戰鬥,音樂、跑步和太太好幫到我走番出嚟。」
「以前雖然唔係花天酒地,但我係好鍾意熱鬧鍾意玩,我太太剛剛相反。我成日唔夠精神,好辛苦。我而家要盡量保持自己清醒,不再過日夜顛倒的生活,要keep住每個星期有兩三日常規運動,其他的日子要去跑步。」

「你將運動跑步放係一個好重要嘅位置?」
「因為這十年運動帶俾我好多嘢,身體、生活、音樂、人際等等各方面都有好大的影響。因為跑步我搞左「頑張」跑會,有機會接觸到一班後生仔,可以同佢地嘅世界接軌。」

頑張 – 平行線上與阿歹相遇

講開跑會,是阿歹出場的時間。
「你點識阿歹?」
「我同佢係 Spartan Trail 比賽中認識,阿歹有聽開我哋嘅歌,係網上有留下言。佢見我係山賽出現,會 message 問我跑成點。」典型小粉行為。

「佢係『逆之男』(疫情前) 攞冠軍,用個名叫『歹歹歹』,我同搞手Peter (即而家經常同試跑員一、二號出嚟暖人地個場嘅 Why not run 主持人)都摸不清,呢個突然闖進地球的外星人究竟係邊位? 後來才知之前經常留言的就係佢。」

「阿歹都鍾意飲酒吹水,大家都想多啲人出嚟跑步,不用計較速度成績,總之肯跑就好。有了這個概念,不如固定一個日子,逢星期一係深水埗運動場5點半,不收費,你想得到一些跑步知識又好,覺得一個人跑好悶又好,總之乜嘢人都可以嚟跑。」

跑班同學有快有慢有肥有瘦有紋身冇紋身,但有一個共同點: 想跑

「第一堂有十多個人嚟,而家每堂約有40位同學。」發展迅速,相信不是因免費。
「跑班有乜嘢發展目標?」
「冇架,同學自由 in and out,有時會帶一些朋友嚟,跟住佢自己冇嚟,唔需要好特別的 attachment,我同阿歹對佢哋又冇乜責任需要負起,教與學都好自由式。」

「頑張係日文加油 (干爸爹) 的意思,背後有冇一份精神同態度?」
「頑張個名係來自多年前我嘅同名歌,唔想叫中文「加油」咁普通。其實背後有一份熱血,叫人撐住、頂住嘅奮鬥精神。」

「頑張吸引到乜嘢人嚟跑?」
「九成幾嘅同學以前都冇跑開,而家有一班跑得唔錯嘅同學,係頑張 elite,全馬朝住sub 3目標。」

「頑張會唔會走其他跑會一樣嘅路,以爭取成績為主?」
「我哋都諗過呢個問題,所以阿歹搞左個「無名」跑班,俾想做時間成績嘅同學參加。阿歹而家遇到另一問題,係愈來愈多人加入。」

人生軌跡上兩人相遇相知,是命運使然? 還是性格決定命運?

「唔知點解我見到阿歹就好似見到一個老朋友,佢原本好沉默內向,係俾我打開左。」Sammy 擴闊了阿歹的人際網絡,帶他進入另一個世界,任歹奔馳,擦亮了他的親和、率性、勇毅和幽默,成為越野跑界的耀眼新星。在我訪問阿歹的文章中 -《阿歹生命中的兩個女人和一個男人》,Sammy 在 FB 留言說: 我就係呢個男人。

「其實我細個果時都係好靜,冇乜朋友。」
「點會呀? 你又social又話爛玩,點會冇朋友?」
「我阿媽係菲律賓人….」咁即係點?
「我同佢係用英文溝通,爸爸是香港人,但在屋企也是用英文溝通…」仲未估到其中的關係。
「我細個唔識中文,親戚說唔可以唔識中文,要送我去中文學校,我同同學溝通唔到,所以冇乜朋友。」明白,Sammy 也懷著菲律賓人喜愛音樂的 DNA。

戰火中的約旦沙漠半馬

惡名昭彰的撒哈拉沙漠馬拉松 (Marathon des Sables,MDS) 是越野跑手嘅懼怕又垂涎欲試的極地超馬,不過非一般地球人玩得起,所以有lite版。在約旦 Wadi Rum 的H MDS 是半馬 Half Marathon Des Sables,門檻低,溫柔可親太多。

賽事是 stage race,分4日舉行,Day 1-30km,Day 2-60km,Day 3-休息日,Day 4-30km。大會提供交通,配給食水,醫療應急同帳篷,參加者需全程自行攜帶所有糧食和裝備。

追求入生意義,中佬都可以

「這是個一年的約定,有個friend話這個比賽一生人必定要玩一次,也是我哋三人 (另外是阿坤和阿楊) 可以應付到的。講到好有意義咁。於是我哋3個人計劃了一年,準備在11月成行。」

「不幸到了10月,以色列與哈馬斯開戰,約旦與以色列接壤,雖然賽事地點 Wadi Rum 不近加沙地帶,日子逼近,我哋要決定是否成行,但當地實際的情況不太清楚,唯有定出一條線,就是旅遊警示,香港政府沒有發出針對約旦的旅遊警示,聯絡主辦當局,佢哋話OK呀,好歡迎遊客到訪,而且比賽期間會有軍人守護,於是決定成行。」

「各項細節大會安排得好好,賽事第一天零晨3、4點坐了5個鐘頭車去到沙漠起點,用了大約12小時跑了25K,大部份路段都係曝曬,每10K有水站,約7成是浮碎石,個袋 keep 住有7-8Kg,跑是好困難,係頭10K叫做跑到下,其餘都係行。晚上10多度,好舒服。睡帳幕,有洗手間,環境唔錯。」

「第一日我同阿坤OK,阿楊起左兩個水泡,第二日要行62K,頭30K水泡開始惡化,幸好大會規定了必帶裝備有safety pin,消炎藥膏,可以即刻試下放水,再穿兩隻襪,繼續行。去到check point,工作人員說不能幫我哋料理,因不衛生,要返去大本營的clinic做,阿楊帶住水泡行了15-16個鐘,我哋成日都同佢講轉個彎就到鼓勵佢,幸好阿楊的心理質素很好,知道好難得才有機會來到,一定要撐落去。」

好似好開心,唔知佢哋同另一半申請批文易唔易? 洗唔洗買贖罪券?

「第三日是rest day,可以好好休息和沖個涼。」
「有水沖涼?」
「因為水是每日每人定額分配,自己決定點用。第三日我哋每人剩番樽半水,一些用來洗衫,一些用來洗頭沖涼。」好豪呀!

「第四日半夜出發,氣溫只有5、6度,十分之凍,唔跑會變雪條。有一位後生外國跑手 (其實全個賽事只有 Sammy 一隊是來自亞洲)丟失了寄艙行李,所有 gear 和 gel 都泡湯,包括跑鞋。佢決定穿著唯一的波鞋出賽,結果圍著雙腳都佈滿水泡,好像馬啼鐵。我哋同佢包尾,大家約好返到終點飲啤酒。」

「成個賽事有冇人退出?」
「冇,第三日時大會說有機會所有隊伍百分百完賽,那位年青人決定唔退出。最後大會頒了頭三名的獎項外,特別頒了個勇氣精神獎給他。」滾動。

「去到最後一日,大家都好唔捨得,冇諗過真的可以置身其中,沙漠喎,完成到喎,成件事都好夢幻。」

三個傻巴打,用腳用泥漿去感受世界

「呢個賽事對你有什麼意義?」
「呢個比賽對我哋三個都別具意義,其實對於我來說這不是一項比賽,是一次歷練和修行,搵到我哋想要嘅信心同平靜。」
「我覺得係時候去睇下呢個世界,玩音樂時我去過好多地方,但未試過用腳去體會。我有些朋友用幾十日去行以色列步道,有些玩2百多公里的極地超馬。我都想藉著呢啲trip去尋找我的人生意義,可能係我的bucket list。我係天主教徒,做 research 時發現耶穌在約旦河受洗,原來可以距離自己這麼近,覺得好神奇,好像冥冥中註定。」感性的 Sammy,其實法例冇規定中佬唔可以講人生意義。

呢條片睇果陣會起雞皮,翻起熱血:

「運動方面未來有乜嘢目標?」
「我注重路跑為主,山賽都是玩票性質。想用兩年時間完成六大馬。」
「你現時全馬的時間是?」
「3小時23分,也想走進3小時內。」路雖漫長,一步一腳印,總有一日登上彼岸。

(執筆時知道 Sammy 已確實倫馬可以成行,努力呀蘇浩才!)

「我見到你係 IG 有條片影你戴住黑色格仔頭巾在慢跑,是否一種表態?」
「我哋係香港見到新聞報導事件,可能判斷了誰對誰錯,不過這都未經證實。我去到當地,感覺到人民都不是好戰,聽到有人叫 Free Palestine。我去到攤檔見到有三種顏色的格仔巾。檔主解釋紅色是代表約旦人,綠色代表警察同軍人,黑色代表巴勒斯坦。於是我買左條黑色。」

「作家村上春樹曾說過高牆與雞蛋之間,他會永遠站在雞蛋這邊……無論高牆多麼正確,而雞蛋又多麼錯誤。Sammy 你認同嗎? 會企邊度?」
「都係雞蛋。」Sammy 冇再補充。
(頭盔位: 坊間對高牆與雞蛋論有不同的理解和論述,不宜憑一兩句說話就去標籤和定位。)

同Sammy在清快塘的喜香農莊嘆茶,我飲番我個年代的飲品,沙屎(正確發音)
一位60+的大叔在鄰枱望見Sammy,問:「好面善,你咪係個位歌手?」
「係呀,上嚟嘆茶。」Sammy 答。
店長也插口同阿叔講:「你咁叻嘅,一認就認得。」
「靚仔我就認得。」大叔口花花咁,估唔到 Kolor 粉的年齡範圍咁闊。

風雨中的香港樂壇

「你覺得香港樂壇的創作空間有否收窄?」
「或多或少都有,其實自己都會小心審查一下,試過拎一些歌去派台,佢哋講到明呢啲歌我哋唔會播。又試過拍好晒個節目,出街時都剪左。所以我哋會寫「遠一些」,邊緣一些,好似寫詩咁,明嘅就明。」

「呢三年 Kolor 發展都算順利,其實今日嘅成績,係以前無數嘅晚上累積而來。以前除了返工瞓覺,都係 studio 開著部機做音樂,漫無目的砌左一堆野,不知不覺累積了好多材料供今日去創作。」

「回頭看,我地無揀錯行音樂這條路,只不過行得耐左。」

呢啲歌衫容不下肚腩,明白band 友點解都要玩健身 (Wikipedia)

「Beyond講過香港冇樂壇,只有娛樂圈,你覺得而家香港樂壇係唔係咁?」
「其實而家冇分樂壇同娛樂圈,新一代的創作人係爆緊出嚟。一方面現在有電腦、internet、youtube,有好多個體戶在做音樂,自己搞mixing,唔一定要租好昂貴嘅studio。另一方面也不再需要依賴電台電視台去發佈,亦唔需要緊隨唱片公司電視台的遊戲規則,佢哋有自己的平台去發表,有自己的followers,從制度中解放出嚟,反而是電台電視台要去跟網上的走勢。」

「就好似摩西解放了希伯來人,帶領佢哋出紅海。」嘩,有咁波瀾壯闊?

「以前做歌要改少少嘢,要 book studio,做 mixing 嘅 setting 要推要扭好多掣,要影相記住。而家可以係電腦 call 出嚟就搞掂。而家做一個訪問可以散出去,全部媒體都見到。以前拎歌去電台派台,要親自上去同 DJ present,而家 send 個 email 過去便成,簡約太多,大家可以在山洞做音樂。不過唔代表冇人出嚟聽演唱會。」

電腦和互聯網造就了很多音樂個體戶,令樂壇百花齊放

「而家好多新 band,不過要俾時間和耐性,要有一份堅持。好似我哋都熬左十 幾年至見到成績。例如與我哋同期嘅 Dear Jane 大家仲玩緊,大家都係各有各嘅位置,又或者我哋前輩太極 Joey 哥仲好活躍。好希望而家玩 band 嘅真係可以堅持落去,少一隊就少一隊,冇左就係冇左,好可惜。」

「老實講,要出到嚟嘅樂隊一係好勁一係要靚仔靚女,要講形象計包裝,世界好現實。不過因此亦令樂隊令音樂去得更遠。」畢竟形象包裝不是一宗罪。

動的浩才遇上靜的巧音

「你講過同太太是兩個type嘅人,點解當初會有火花?」
「我同太太是因音樂而認識,佢係靜態、感性的;我係動感態、粗心大意嘅。但大家好合得嚟,我都解釋唔到,好奇妙。」兩性關係中,似乎都係性格互補長久過性格相似。

“生日快樂老婆 I wish you the best till the best will become the best that will return and become the best again, i love you happy birthday#強嚟 @candynurilum ” – 呢個大男孩確係幾可愛

“生日快樂老婆 I wish you the best till the best will become the best that will return and become the best again, i love you happy birthday#強嚟 @candynurilum ” – 呢個大男孩確係幾可愛

「我哋結左婚10年,我會帶佢出去識下我嘅朋友,擴闊生活圈子。而佢睇好多書,會講一些 quotes 俾我聽,而且擅長分析事情,俾到好多角度我,覺得大家愈來愈接近。呢個相遇係好神奇,我好珍惜。」

「兩性關係中我不嬲都好失敗,我係燥底,但果斷,如果覺得唔啱話撤就撤,分左手冇friend做。」

「燥底嘅人,我理解會係幾自我同自負,唔理會對方感受,點解對你太太可以放得低自己?」

「都係運動帶俾我嘅發現,當我玩左運動之後,發現自己嘅渺少,冇得自負,要認輸。另一方面,當我有陣子唔做運動時,好快會打回原形,我真係唔想去返以前嘅自己,所以要keep住。」

世界有比對與錯更重要的事情,是你

「當同太太有衝突時,會trigger到你燥底嘅火藥庫,你果刻點控制?」
「我發老脾燥底時,老婆唔會還火,所以嘈唔起。果刻佢冇反擊,好像一塊鏡,俾我見到自己語氣重同暴躁,我係傷害緊對方。其實事情的對與錯不再重要,重要嘅係我 hurt 左對方。」兩性關係中理性不是排第一位。

世界有比對與錯更重要的事情,蘇浩才,你好有愛!

彩蛋

「Sammy 你啲紋身一定有故仔,講嚟聽下。」又係睇肉時間。

「右腳小腿個太陽係第一個紋身,因為我係獅子座,又玩rock,太陽可以代表熱同火。媽媽唔多like,不過當時的我當然冇理會。」

「左手臀是梵文,代表不動明王,也反映我有火的性格,因為是關節位,有些人說紋在這些地方會好痛,我就係要試下有幾痛,睇下自己頂唔頂得順先。」成個百厭仔反叛樣出晒嚟。

「上面是天堂,下面是地獄,我形容為代表矛盾嘅內心。右手臀是一位墨西哥女紋身師紋的, 根據瑪雅曆法我所屬的動物而紋,原來我屬於蝙蝠,著重聽覺多於視覺,我覺 得好啱,因為我係玩音樂。而且蝙蝠是活在黑暗之中,群體得嚟又可以好獨 立,好吻合我的性格。」

「右大脾的面具是 Mr. 樂隊主音吉他手 MJ(譚傑明)學左紋身之後,初出茅廬之作。」看見背後是一份友誼和信任。

「背脊側面紋的是一段經文,是做彌撒神父領聖體時所讀的一段 provisions of faith,講神怎樣去彰顯佢嘅榮耀,我哋要點樣表達對神的信心。每當神父讀經文時,整個教堂都好莊嚴肅穆,我好有深刻印象。」

訪問期間,總覺得 Sammy 散發一種態度,但一時間到三時間都說不出是什麼,直至見到傳媒人伍家謙 的 FB post (係呀,我仲係fb (唔出post) 的用家),講他好珍惜同仔女相處,就算要犧牲一些事情。

最後他說要盡力去「做自己鍾意做嘅嘢」同「鍾意自己做嘅嘢」,冇錯,就係呢種 Dear Myself 態度囉!

o靚仔,望乜嘢,型佬未見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