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Zoe Leung 梁衍忻 Facebook 專頁

上周末,西貢有區議員向遊客高舉 banner,呼籲市民唔好再入西貢。同日,大澳亦有居民於區內貼出通告,要求外區市民唔好進入大澳。呢兩個事件相信純屬巧合,但就反映出鄉郊居民,對外來遊客所帶來嘅滋擾就嚟爆煲。

綜合各方面嘅報道,佢哋認為:

  1. 人潮湧入鄉郊,令當區出入交通不勝負荷,鄉郊居民為免塞車,往往選擇周末留守屋企
  2. 來自市區嘅市民一踏入鄉區,往往不自覺放鬆心情,同時亦放鬆防疫措施,當區居民憂慮有播毒風險
  3. 大澳有棚屋居民覺得太多遊客闖入民居,不尊重居民,十分滋擾
  4. 遊客唔自律,製造噪音及垃圾

法理上,香港市民絕對有權踏足境內任何一處,不過在行使權利嘅同時,大家係咪都要有同理心,站在鄉郊居民嘅立場,嘗試理解點解佢哋有啲咁嘅反應先呢?

當然,疫症爆發涉及好多因素,可以喺二十幾圍嘅生日飯,可以係慶回歸唱歌跳老舞活動,可以係邊境把關不力……事實上,疫情威脅之下,市民絕對唔應該車舟勞頓逼車逼船走入鄉郊,香港十八區都可以行山,要親親大自然其實好方便,有大把選擇。

今年三月西貢嘅盛況

延伸閱讀: 《[康復香港] 抗疫定打卡? 周末行山郊遊人潮逼爆西貢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廣告
山雞
十歲登上魔鬼山,二十歲游走大帽大東鳳凰釣魚翁大刀屻。志願有二:生個仔要叫阿山;登上喜馬拉雅山,掛上真普選直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