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陽光照耀下的大殿門外,聽著殿內的僧人們以沉厚的聲線誦經,還有幾隻小鳥吱吱作伴,有一種悠然自在。」

對於很多信奉藏傳佛教的人來說,達蘭薩拉就如聖地一樣,因為這裡是西藏流亡政府的政治中心,而第十四世達頼喇嘛尊者也長居於此,每年有大批的出家人來到這裡的寺廟學習佛法和交流。而對於我來說,這裡是個勝地,因為這裡像個未被漢化的小西藏一樣,小小的山城充滿著西藏的原始氣息。不論是西藏醫學,唐卡藝術,以至西藏語言,只要你有充足的時間,在這也可以學習得到。對於旅人來說是個體驗西藏文化的好地方。

這裡雖然沒有特別的關卡,來往也毋須額外申請許可證,但仍然屬於政治敏感的地方。所以在申請印度簽證的時候也遇到了一點麻煩。因為在申報表的行程上寫了達蘭薩拉的行程,最終簽證延遲了兩個星期才被批出,其間還要跟領事館人員進行面試,面試細節內容有點敏感所以還是不作詳述了。

我從印度的山城 Shimla 直接坐通宵巴士前往達蘭薩拉 ,大約十個小時的車程,路況不算太差但有點曲折蜿蜒,令人有點暈車。巴士在凌晨四點多到達市中心Mcleodganj ,那時天還未亮,所有人應該仍然沉睡之中,我背著大背包,試圖找出 Lonely Planet 所推薦的其中一間旅館。 Mcleodganj 依山而建,其實也只是那幾條大路,但可能我真的太疲累,要來來回回幾次才成功找到旅館。但那時旅館的門口還是關閉著,職員就睡在大堂的沙發上,但他應該正在做一個好夢,任由我不斷拍門也未能把他吵醒。於是我便坐在門口,一直等到日出。終於等到職員起來,拿到了房間後,忍不住馬上洗個熱水澡。雨季的達蘭薩拉,長期被雲霧裊繞,就好像披著一層厚厚的棉被,有時候還會見到雲朵從窗外飄進來,不知道是否就是傳說中的仙氣。

其實除了尊者達頼喇嘛之外,同樣住在達蘭薩拉的還有另一位對藏傳佛教舉足輕重的人物。他便是第十七世噶瑪巴,亦即是很好人也認識的大寶法王。大寶法王是藏傳佛教噶舉派中的領袖,他於2000年由中國人出走到印度與達頼喇嘛會合,其西藏以外的主寺位於錫金的Rumtek Monastery,但據說因為印度政府不想開罪中國,所以禁止大寶法王前往錫金。

當我得知大寶法王於每星期六的下午也會與善信見面時,我便決定把我的行程調動,希望能有緣見到他一面。到了星期六的中午,吃過飯後便坐巴士到達了 Gyuto Tantric Gompa,這座寺廟大得有如一所學校一樣,分開幾座建築物。由於我早到的關係,那時只有我一個遊人,我走到了大殿參觀,僧人們正在做午課,有些僧人走過看見了我也見怪不怪,跟我微笑一下便走了。我坐在陽光照耀下的大殿門外,聽著殿內的僧人們以沉厚的聲線誦經,還有幾隻小鳥吱吱作伴,有一種悠然自在。過了一陣子,誦經的聲音停頓下來,僧人們開心地穿回拖鞋散去,有幾位僧人就在我不遠處吹起了長長的號角,那巨響又把我帶回現實中。

這時我看見有一大群人圍了在另一棟建築物的登記處外,我才發現已經差不多下午兩點了。我立即到那裡登記,並交出護照給職員保管。驟眼看來,來參見大寶法王的善信來自世界各地,有本地的藏民,有西方人,也有來自不丹,台灣甚至中國大陸的人,大部分人也是穿整齊的藏服來。時間到了,我們一個又一個,整齊地坐在一個小禮堂,這是我第一次參與這種活動,所以我事前是完全沒有任何準備。於是我便向一個說中文的女人請教,她起初對我這個不太誠心的「信徒」有點不屑一顧,但可能她看見我一副無助的樣子所以起了憐憫之心,便不斷向我解釋。當她問我為什麼沒有看到我有帶哈達,我才驚覺在場的所有人也手握著一條純白色的薄絲巾,那就是哈達。在藏地文化裡代表祝福和敬意,信徒們會為法王獻上哈達以表尊敬。

我一下子便急了起來,我怎麼笨到連最基本的禮儀也忘記得一乾二淨,實在是離譜得太緊要。但問了好幾個人也沒有多出的哈達可以送我。於是我便去問了個看起來有點兇神惡煞的保安人員,本來以為會被他大罵大頓,但怎料他竟然笑著安慰我說其實那不是太重要,叫我不用太擔心。我只好硬著頭皮,希望等一下不會再出醜於人前。過了一陣子,所有人也朝著我旁邊的側門方向望,大寶法王終於來了。

我承認我並非大寶法王的追隨者,對他的認識也只是皮毛而已。但當下那一刻走在我面前的人,的而且確有一種懾人的力量。那種吸引力絶對不是什麼偶像明星,政治人物可以媲美,也許是因為他擁有成千上萬信衆的信念吧,但他就是有種令人懾服的魅力。信徒們一個又一個的排隊接受他的祝福,有時他會停下來跟信徒多聊幾句,我小心翼翼地觀察其他人的動作,希望自己不要做出任何丟臉的行為。輪到我了,我上前向大寶法王表示敬意,並從他手上接過受了祝福的紅繩,那一刻實在緊張得連心藏也跳了出來。藏人相信,只要跟大寶法王對望一眼,已經是被祝福了,更莫説親身接受他祝福,那是多麼榮幸。這一個突如其來的「約會」,確實是難能可貴。

事後我才真真正正地去閱讀有關大寶法王資料,他本人一直恪守歷世噶瑪巴的宗旨,弘揚佛法,推動環境保護,並主張素食主義,甚少談及政治。但亦有很多人把他和政治混為一談。無論如何,他確實在無數的藏人心目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一個人的旅行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一個人的旅行] 印度.海德拉巴的羅密歐與茱麗葉
[一個人的旅行] 斯里蘭卡.山上的ELLA
[一個人的旅行] 斯里蘭卡.世界的盡頭
Fitz.hk Life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