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份再一次走過 Mardi Himal 這條途步路線,眼見美麗的魚尾峰,從遙不可及的距離,一天又一天地跟她靠近,那種感覺就好像再次探望一個老朋友一樣。

兩年前第一次到尼泊爾徒步旅行便選擇了這條路線, 之後便好像着了魔般愛上了徒步,Mardi Himal 可以算是我的「啟蒙老師」吧!那個時候的 Mardi Himal 還是條比較新和冷門路線,到安娜普納山區徒步的遊客大多也會選擇走ABC 路線。但兩年時間過去,這條本來泛人問津的路線竟然紅了起來,成為短程徒步的新貴,遊人絡繹不絕。人多的好處是不用擔心迷路,就算遇上不明顯的分叉路口,只要在原地休息一下,不用多久便會遇見其他人經過可以問路。但這條路線的住宿還未算發展成熟,下榻點之間可能相隔三至四小時腳程。假如人多起來的時候,有可能會找不到床位。

所以我有個小小心得,就是好好計劃好每一日的下榻地點,到達時要第一時間請山屋的老闆幫忙預訂第二天落腳的山屋。因為他們之間都有聯繫,更有可能是同一個老闆,所以請他們預訂最直接方便。我在這趟旅程中遇過不少人,差不多入夜才到達,但只得幾間房間的山屋已經一早爆滿,最後他們只能擠在飯廳睡。當然,還有另一個選擇就是露營,飲食方面可以在山屋解決,省卻了準備食物和爐具的麻煩,但假如下雨便比較麻煩。

因為我的朋友突然有事要在幾天後回加德滿都處理,我們不得不調整旅程中的落腳點。於是我們二人便以四天時間完成了這趟濃縮旅程。就讓我簡單分享一下這次行程吧。

Duerali 山屋的景色

第一天 //Pokhara-Kande-Australian Camp-pothena-Deurali//


我們一早由 Pokhara 坐巴士到達起點 Kande,一路跟著指示牌向 Australian Camp 前進,這段路主要是梯級,雖然頗吃力但也算易走,但要做好防曬措施。我們在途中遇上了一個西班牙男生跟俄羅斯女生,還有她們的嚮導,剛巧我和俄羅斯女生用的背包是相同款色,她看到後興奮得捉著我合照。就是這樣,他們三人在往後的幾日幾乎和我們形影相隨。

Deurali 剛剛有一家新的山屋,有石屎牆外房間還設有獨立洗手間,在山上的住宿水準來說簡直是五星級的享受,還可以站在山屋的露台一邊遠望魚尾峰一邊擦牙,爽!

Forrest Camp 附近的森林,到處都是參天巨木。
離開了 Forrest camp ,有重見天日的感覺

第二天 //Duerali- Forrest Camp-Rest Camp-Low Camp//

從 Duerali 出發,慢慢便進入了茂密的森林,聽說這一個地帶是長年都濕潤的地帶,連帶樹木都長得格外茂盛,到處也是參天巨木,所以有很多時都看不見陽光,走起來也比較舒爽。但要注意的是路面的石比較濕滑,行走是要格外留神,而且會遇見一些比較模糊的路口,需要留心塗在樹上的藍白色標記,以避免迷路。Low Camp 的住宿比較簡陋,但能更靠近地看見魚尾峰。因為海拔越來越高,氣溫也開始下降,晚上山屋內所有人都圍在火爐邊聊天消磨時間。

第三天 //Low Camp-High Camp//

從 Low Camp 開始出發,很快便可以衝出叢林地帶,突然間變得豁然開朗,環境跟前一天迥然不同,有一種「撥開雲霧見青天」的感覺。十分慶幸天朗氣清,看著自己跟魚尾峰和安娜普納山的距離愈來愈近,心情不禁興奮起來。由於這路段主要是沿著山脊行走,並沒有十分大的起伏,所以走起來也比較輕鬆自如。說來奇怪,根據我這幾次在安娜普納山區途步的經驗,我發現無論早上天氣是多麼晴朗,一到下午雲霧便會飄至,這一次也不例外,在我們抵達 Mardi High Camp 的時候,本來就在眼前的魚尾峰已經被一層濃霧所掩蓋,溫度也隨之下降,穿著被汗水弄濕的上衣的我,被風吹著更覺寒冷。霧愈來越大,我們意識到再走下去也不會看到什麼,所以便決定好好休息。我們換過衣服,便在預先訂好的山屋安頓下來。

Annapurna view
魚尾峰的清晨

山屋總是給我一種溫馨的感覺,我們坐在大廳,叫了一大壼香料奶茶,邊喝茶邊看書,有時出去看看風景,看夠了再回大廳跟之前認識的西班牙男生和俄羅斯女生聊天,另外還有一個加拿大人,雖然沒有網絡但也不會覺得悶。言談間我跟他們提到在尼泊爾的山區很流行抽大麻煙時,那個加拿大人竟然立刻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小包大麻。原來他早在博卡拉的時候已經凖備好整趟旅程的「精神食糧」,也十分樂意跟我們分享。於是我們一行六人便走到山屋附近的一處比較隱蔽的角落,加拿大人以熟鍊的手勢,很快便把煙捲好,然後他們輪流地抽,沒有吸煙習慣的西班牙男生,吸了一口便瘋狂地咳了起來,之後便不敢再試了。我很怕自己會上癮,所以也不太敢試。其他的人抽完一根接一根,大概是大麻引起的反應吧,本來聊得興高采烈的他們慢慢地靜了下來,我們躺在草地上,看著遠方在吃草的羊群,時間就好像停止了一樣。

High camp 中午開始被濃霧籠罩

第四天 //High Camp-View Point-High Camp-Sidding-Pokhara//

High Camp 的山屋條件都不是太好,所謂的房間基本上只是一塊薄木板所分隔,所以其他人談話和一舉一動,甚至有人放了個屁,都能清楚聽見。所以我整晚也處於這種「不斷被噪音打擾,又不希望制造噪音打擾別人」的狀態下休息。所以我和朋友也睡不著,好不容易撑到了差不多早上四點,開始聽見房間外有人活動的聲音,有些人已經準備出發到大本營看日出了。我和朋友躺在床上,對望了一眼,便同時間起床。與其睡不著,倒不如早一點出發。我們一打開門,忍不住「嘩」了一聲。滿天也是星星,月亮的光照在魚尾峰,整個畫面就好像電腦構圖一樣,美得過份!

由 High Camp 到大本營的路,雖然不算長,但卻是整趟旅程中最為陡峭的,有一些部分要手腳並用,有些路段更加是在懸崖邊,所以我們也是小心謹慎地慢慢行,走大約兩個小時,天也開始亮了,我們到了 Upper Viewpoint。由於我們都沒有好好休息過,所以覺得格外疲倦。朋友跟我說,他應該不能再繼續走了,因為我們還得在當日趕回博卡拉,所以我們決定折返。雖然再一次到不了大本營,但在 Upper Viewpoint 已經可以近距離看到魚尾峰,我已經十分滿足了。我們回到 High Camp,看到西班牙男生和他的嚮導一直留在山屋裡休息,才知原來他們一個扭傷腳踝,另一個足足肚瀉了一整晚。我把自己身上的止痾藥和止痛藥膏都留給他們。可幸的是他們並未有因爲行程受阻而感到失望,還在山屋裡邊聊天邊替廚師剝大蒜。其實旅遊很多時候也講緣份,就算未能如期完成計劃好的旅程也不用失望。如果我們選擇去介懷,也許連之前幾天的開心回憶也被負面情緒所覆蓋,那又何必呢。

要在一天裡從海拔三千五百多米高的 High Camp 下降至 一千八百米高 Sidding ,可以算是「自殺式」行為,如果時間充裕的話,我是一定不會這樣做,但因為朋友要趕回博卡拉,我們不得不趕路。走到一半,腿已經開始發抖,而不斷向下的步伐也令腳趾不斷受壓而開始疼痛,但雖然如此,總算比上山的時候輕鬆。也不記得走了多久,終於到了 Siddhing 這個有車路可達的村莊,沿路遇見了八個尼泊爾青年,我們便一同拼車回博卡拉。他們坐在車頂,我和朋友擠在後面放置貨物的位置,車子經過一個又一個村莊,眼前除了一望無際的梯田之外,還會經過一些瀑布,清風徐來,愜意極了。

原文載於一個人的旅行 Lonesometraveler Facebook 專頁 

Fitz 文章連結: https://fitz.hk/?p=90550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一個人的旅行] 尼泊爾.藍塘徒步 Langtang Trek
[一個人的旅行] 尼泊爾.Kalinchowk 小徒步
[一個人的旅行] 尼泊爾.色彩繽紛的Holi
[一個人的旅行] 印度.海德拉巴的羅密歐與茱麗葉
Fitz Life 生活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