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景色幽美的怪石林度過休閒的一天後,又是時候再度上路。這幾天在草原的旅程,電話無法接收,沒有廁所和沐浴設備,我們的生活就跟牧民一樣,與自然為伴,也不覺得特別辛苦。只是每天早上要收拾行李,快速地把行李重新整理在一個大背包內,這才是我覺得最麻煩的地方。

每天早餐過後便要快速收拾好行李準備上路(圖片來源:栢崙)
每天早餐過後便要快速收拾好行李準備上路(圖片來源:栢崙)
是日馬匹躁動不安(圖片來源:栢崙)
是日馬匹躁動不安(圖片來源:栢崙)

第四天早上,一如以往吃過早餐後收拾行李準備起程,馬伕再度嘗試治理受傷馬匹的後腿,可惜仍然沒有進展。這天馬匹都有點騷動不安,又一個不詳的預兆。我詢問了是日的行程,得知全日路程大約4至5小時,大部分都是平緩的路,帶小段下坡,而下午會經過寬闊的溪流,必須騎馬而過。於是我決定先上馬走一段,再決定要不要繼續騎。

附近的野放馬群(圖片來源:栢崙)
附近的野放馬群(圖片來源:栢崙)
眺望山坡下的駱駝一家!(圖片來源:小昭)
眺望山坡下的駱駝一家!(圖片來源:小昭)

我騎上第二天所乘的饞嘴坐騎,出發後先走一小段回頭路,來到昨天轉入石林的山坳,這次轉往相反方向,沿開揚的山脊走,然後拐進山坳向河谷進發。這一段路由於接近水源,蚊子極多,本身極吸引蚊的我即使穿著長褲仍然不斷被蚊叮咬,但騎在馬背上又不方便拍打驅趕,實在痛苦!而且我的馬仍然不停吃草,牠這天的脾氣比之前更壞,不時小跑起來,拉都拉不住。路上間中遇到其他野放的馬跑過,我們的馬兒便跟著跑起來,顛簸得要命。好不容易來到中午休息的一處平原,下馬時膝蓋痛得站都站不穩,幾乎滾下馬來。

每次經過河流,馬兒都想停留喝水,而馬伕就會驅趕牠們(圖片來源:栢崙)
每次經過河流,馬兒都想停留喝水,而馬伕就會驅趕牠們(圖片來源:栢崙)
野放的牛羊(圖片來源:栢崙)
野放的牛羊(圖片來源:栢崙)
野放的牛羊(圖片來源:栢崙)
野放的牛羊(圖片來源:栢崙)
真正的蒙古包(圖片來源:栢崙)
真正的蒙古包(圖片來源:栢崙)
和四周格格不入的林管部建築物(圖片來源:小昭)
和四周格格不入的林管部建築物(圖片來源:小昭)
午休處也是一片花海(圖片來源:小昭)
午休處也是一片花海(圖片來源:小昭)
外型奇特如小籠包的木屋(圖片來源:栢崙)
外型奇特如小籠包的木屋(圖片來源:栢崙)

午休的地點有一大片花海,大家都在此興高采烈地拍照留念。沒多久,幾位決定徒步的朋友提早出發,我想了想,實在不想再「傷膝」,於是趕緊追隨。大隊與我們相約在前方「大河」處會合,我們走了大半小時後,來到一處沼澤,小心選擇路線繞過之後,滿心歡喜以為已經渡過了難處不需上馬,誰知再走一段路後才出現真正的「大佬」,眼前橫著一條十幾米寬、目測水深至少半個人高的大河,實在是沒有可能自行橫過。我們唯有等著馬隊前來,各自騎上自己的馬,渡河而去。

較小的沼澤,我們可以自行繞過(圖片來源:栢崙)
較小的沼澤,我們可以自行繞過(圖片來源:栢崙)
大河擋路,只好重新上馬(圖片來源:大昭)
大河擋路,只好重新上馬(圖片來源:大昭)

過河後,想著既然已經上馬,不想麻煩馬伕又再下馬,所以便繼續騎著馬。這時候,兩匹沒人騎的馬(包括受傷的馬和另一位繼續徒步團友的馬)又跑起來,牠們一跑,我們的馬便克制不了地跟著跑。我不停拉住韁繩,但收效甚微,甚至我整個人身體都向後傾了,牠依然不為所動繼續跑。由起初的小跑,到後來按捺不住,竟然四蹄離地拔足狂奔,我要雙腿用力蹬起才能應付。這時,馬兒已經完全投入在歡快的腳步中,毫不理會韁繩和背上的人,而我則騎虎難下,直至馬伕過來喝止和牽住韁繩。看!馬是非常聰明而敏感的,懂得分辨沒經驗的騎者,欺負我們這些新手。

走了一段之後,其中一匹「自由身」的馬跑到一旁的樹林不願走,馬伕要回去趕牠歸隊。另一馬伕接手牽我的馬,但沒多久便放開讓我自己策騎。我盡力嘗試操控,但牠再一次失控,幾匹馬在路上愉快地追逐,背上的人臉色發青,到達營地再次滾下馬。

馬伕牽著時,馬兒乖乖聽話,他一離開便欺負我們這些新手(圖片來源:栢崙)
馬伕牽著時,馬兒乖乖聽話,他一離開便欺負我們這些新手(圖片來源:栢崙)
在蚊患嚴重的斜坡上紮營(圖片來源:栢崙)
在蚊患嚴重的斜坡上紮營(圖片來源:栢崙)

雙腳回到地上的一剎,我才發現自己全身都酸痛,背部更好像拉傷般痛。而這天的營地位於一個山坳中,蚊子極多而且沒甚麼平地,忘刻感覺實在非常灰暗。大家在斜坡上走來走去,走到很遠的高處仍然沒有找到平坦的地點,看來只好在斜坡上紮營了。不久,一位團友成功用地上的牛糞生火,用姒驅蚊,於是另外幾位團友也有樣學樣,畢竟這裡有的是牛糞。

紮好營後我在營裡休息,發現即刻躺著背部一樣痛,甚至連晚餐煮好了都差點不願走出去。該不會真的拉傷了吧?我不禁暗自擔憂,明天是最後一天了,一定要撐下去啊!

(待續)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新疆騎兵團] 第三天: 在怪石林攀岩
[新疆騎兵團] 第二天: 下冰雹了!
[新疆騎兵團] 第一天: 還騎得下去嗎?
Fitz.hk Life生活

分享
小昭

行山20年,行澗6年,攀石2年。外號甩繩馬騮。貪玩程度去到拉傷大腿韌帶仍繼續船河爬石綑邊。堅信香港山水風光不比外國各地遜色,堅持年齡不是限制,心態才是皇道。一日仲行得郁,相信一日都仲大把野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