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比仔與小貓Life (拉芙)

帶著 Life 走了超過500多公里,終於達成了2500公里,很快便能完成挑戰,由最初看著首500公里達成時經歷的各種辛酸,看著遠方看似走不完盡的路,現在回想一切也不簡單,但卻是我所追求的東西。

昨天,很早的已經架好野營,找了一叢巨型的荊棘來避暑遮陰,可是,這個沙漠的50多度高溫卻不饒人,熱浪依然滾滾襲來,高熱難擋,幾經辛苦與Life一起捱過了這無盡酷熱的煎熬,疲累不堪,天一入黑便立即入眠了。

怎料睡了一會後,被一電筒照醒了,兩名軍裝警員(是真的軍隊裝束)向我走來,語言不通,但大約了解他的好意,叫我不要在此扎營,要我移師到20公里後的警崗,又或是回去之前很遠的警崗。其實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心想待多5、6小時便要再起行,今天實在是疲憊不堪,真的不能再走了。

直至,他很堅持,而且落力地上演了一個手持機關槍掃射,然後發出了「錚錚錚錚」的動作,然後不知是想說Tourist(遊客) 還是Terrorist(恐怖份子)的詞語,我明白了他的擔憂與堅持,好吧,我便連夜收拾行李,重新出發。

夜裡行進一點也不容易,加上疲倦與睡意,亦看不到速度儀但知道是很慢,雖有車頭燈,但兩旁景色完全黑漆漆的,心神難以集中。

低頭看著可惡的拉芙,剛才還在爬樹跑跳,自得其樂,不願回來;現在則從容自若的躺坐在百寶袋中,雙臂還輕輕攤在兩旁享受著微風飄飄吹過,那神氣自得的表情實在令人氣憤。

一定要改變一下心情、心態,抬頭望著繁星,甚至能清楚的看見星河掛在上頭。然後在夜裡依稀看到一些野生駱駝的身影,就像參與了一個撒哈拉Night Safari,更發現了這裡眾多的鼠洞內裡的原來不是老鼠,竟然是沙漠才有的小跳鼠,雖然一看到我便一彈彈的跳走了,但仍看到牠們獨有的身影,長長的腳掌,長長的尾巴,圓圓的眼睛,就像澳洲袋鼠的構造,樣子十分可愛,還要是白色的。第一次見到旅程中的夜行動物。

心情好起來後,路還是一樣的難走,但抱著輕鬆享受的心情,時間也過的快一點,直至達到警崗。兩位哨站的警察人很好,我也不扎營幕,打開地席睡袋一躺下去便睡了。

因為現在是齋戒月,在深夜三時突然叫醒我一起吃晚餐,很久沒有吃過一頓好吃的意大利粉,但是用手吃還真是有一點難度。很窩心的,一頓簡單的本地餐,讓吃了幾天悶罐頭的我充了電。

終於⋯終於⋯進入最後階段

哈比仔與貓貓拉芙正奔向最後100公里衝線,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短短的一段路,竟然把之前所有最艱辛的集於一身,一直在逆風而行,不停上山落山,幾公里的爛路,甚至是要推車的砂地,當然烈日當空是必然的罷⋯⋯不過這才像最終Boss關卡,唯有休息、上路、再休息、再上路,堅持目標。

但明天一定能完成挑戰,要堅持到底,必需挑戰成功,在本來計劃的期限完成,經過最近的衝刺,成功把意外失去的幾天追回來,Celebrate。現在心情真是又起又落,很想家,卻又不捨得離開。現在網絡接收極其差勁⋯邀請大家為我們打氣、祝福、祈求。

籌款網頁:https://www.fringebacker.com/zh-tw/projects/hobby-adventure/

哈比仔歷險社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哈比仔穿越撒哈拉] 世間萬物總有愛
[哈比仔穿越撒哈拉] Day 20-25 踏進撒哈拉沙漠
Fitz Cycling單車

分享
哈比仔
Hobby - 我是哈比仔 (Hobby),一位80後,曾經是海洋公園的熊貓訓練員,現在是一名旅行探險家。由於我的熱衷是旅行探險,希望透過旅行尋找生命意義,認識世界和新事物。我希望感染更多人跳出舒適區,去行動,尋找自己的生命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