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展開「Amazing 50」,大叔計劃在這一年開始,玩盡更多新嘗試,體驗這個世界到底有幾大、自己又有幾多潛能;做人要時常保持好奇心,果然活到老學到老 (雖然大叔還未認老),當自己還有能力、還有時間,便要做更多瘋狂而又正確的事;那麼回望人生的時候,便明白有今生無來世的真正意義。

意想不到,去年上天讓我認識美腿大叔這位新跑友,從他身上學習新事物、體會新視覺、享受新品味。年初,有幸美腿穿針引線,讓我有機會參與新嘗試,一項水陸競賽「Benetau 4 Peaks Race 2020」,這項從1985年至今,已經有35年歷史的比賽。今次我們一行八個大男人,跳進帆船,從大潭灣出發,根據大會指定航海路線,到達港島、離島及新界四個不同地區,從海岸線直奔上指定山頂,然後返回接應的帆船,邁向下一個目的地;當完成四個登頂任務之後,便從海路一直衝回大潭灣終點。正如 Errrrrrr Sir 話齋,如果將整個賽場拉闊來看,其實就好似一場超級野外定向。而這項運動,非常講求隊員之間的默契、合作和信任,不論航海知識、比賽部署、划艇經驗、登山速度、臨危決策等,還有不害怕暈船浪的膽量,更重要的是,擁有一顆對大自然謙卑的心。

開船前,隊員甲給我和美腿上了一課雞精班,講解一些帆船航行時的注意事項,尤其那個是安全位置,他亦教導我們怎樣協助收放繩纜,話雖容易,不過實踐起來總有點生硬,起初還只識收緊不懂放鬆 (柒一);而在船上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當帆船搶風轉變航向 (Tack) 的時候,必須從船的一邊極速走到另一邊,一陣睇吓點。另外,經過高人指點,夜間非常大風並且溫度驟降,所以我倆早就帶足保暖衣物及防水設備;隊員乙早前提點要帶手套,原來是指防跣工作手套作拉繩之用,我卻帶了厚厚的滑雪手套 (柒二)。起步前夕,我和美腿特別在平靜的避風港內惡補獨木舟技巧,雖然唔完美,還可以改善,可惜永遠爬不到直線呢 (柒三)!原來航行途中,還有個新知識,就是當受到大自然呼喚的時候,走到船尾解除束縛,就可以排放壓力,超爽 (但只限小解)。從海路經過建築當中的臨海酒店,還有嚴重財困的海洋公園,原來沿岸真的有很多海蝕洞,可以想像得到,港島南將會有一輪排山倒海的生態旅遊準備上演。

原來起步點已經充斥著各級比賽帆船,活像海上嘉年華,當大會禮炮聲一響,一眾帆船便浩浩蕩蕩,向著同一方向進發;相對陸地,海洋面積更加浩大、未知領域更多。比賽期間,選手們就只可以依靠自然風,把我們帶到目的地,正所謂「看風駛盡」,雖然有點貶意,但如果不用盡每一滴風勢、借盡每一分風向,各位選手們在沒有引擎輔助之下,恐怕都沒有個人能力返回終點。航程沒有多久,便需要實習剛才提及過的 Tack,一聲「Ready? Tack」,帆船便立即轉向,從一邊快速地轉向另一邊,而船身亦從一邊斜向另一邊,隊員需要把握最短時間,在左右兩邊爬行,盡快坐回船邊高位;我與美腿在第一次的 Tack,行動相當笨拙,爬到一仆一碌 (柒四);幸好,機會在嘗試,船很快又要轉向,Tack 的指令又再響起,我和美腿再次成為滾地葫蘆,但經過反覆練習,成功總會來臨。

經過四小時半的航程,第一站大嶼山長沙海灘就在眼前,只可惜多艘帆船不幸墮進無風海域,完全靜止狀態;相比剛才在海中心乘風破浪,穿插於島嶼之間,好不一樣。原來望天打卦、聽天由命就是這種感覺,時間一分一秒流逝,面對大自然之母,難度人類什麼都做不到?當遇上壓迫,你會選擇逆來順受還是全力對抗? 面對無助,你會積極尋求解決辦法還是自暴自棄? 八個大男人,除了我與美腿,都對航海有豐富經驗,只要有絲毫風吹草動,都會立即找緊機會,迅速換帆、重新掌舵、變換位置,讓風來了,船就能夠自然地重新航行起來。船長說風勢仍然疲弱,兩位跑手需要提早下海,利用獨木舟,撐到海灘。大叔ss終於出場了,心情既驚且喜;出發前,隊員丙為我們作最後裝備檢查,並幫我們的跑鞋做好防水保護;隊員ssss都金精火眼地打點我們的第一次出征。穿起救生衣後,大叔首先坐到前座,跟著便到美腿坐於後座,兩人接過挖水槳,連繫帆船的繩索便放開,我們立即用盡全力撐往海灘。

登陸一刻,大叔ss立馬跳進水中,將獨木舟拉到岸上,再極速脫去防水保護,飛奔上鳳凰山。大會人員在舊東涌路入口設CP,選手要登記船名及姓名,然後才可以通過,一大段大斜路,實在嚇怕人;緊張、心急又未充份調整心理的跑友,唯有細心聆聽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並慢慢控制步伐。既然有緣成為隊友,首先就要相信對方,彼此了解長短處,目標一致,便可成功登頂。其他快腳已經陸續落山,包括曾小強 (最初還以為他正在自我鍛練,原來是代表其中一隊)。辛苦義工們,在鳳凰山頂久候,不過他們都有備而來,穿著禦寒衣物兼帶備暖水壺 (其實裡面是不是威士忌呢)。他們更加不慌不忙地根據強制裝備檢查表,要求跑手逐一核對,最特別是要求帶備長褲、地圖、睡袋,看得見大會非常重視參賽者的危急應變措施。接下來,大叔ss便趕快暴走下降到海灘,完成時間成為我們的代表作。想不到,難題又來了,入黑後,風高浪急,推出海的獨木舟,很快便被大浪推回岸上,我們嘗試多番衝浪,獨木舟都被打側,還弄至衣衫盡濕,喝了一口海水。(柒五)  痛定思痛,趁著浪退一刻,將獨木舟推往深水,才跳上座位,與湧浪保持直角,再拼命地撥水,左、右、左、右;隊員ssss用燈光打來暗號,引導我們回航,隊員丁拋下繩索,將我們拉回船上。美腿憶述剛才整個扒艇過程,簡直就是在黑夜逃亡、走難、被追殺,非常恐怖。驚暈未定,船就要開行了。美腿與大叔換過乾衫、吃點補給,再返回甲板,與一眾隊友分享處男上山下海的苦與樂。

下一站是南丫島的山地塘,今次派出另外兩位身兼水手的跑手上陣,船長選擇在蘆鬚城放出獨木舟,這時海灣變得波濤洶湧,幸好兩位隊員經驗豐富、身手敏捷,很快已經看見他們到岸並朝著山頂進發,而我們的帆船就在海灣來回打圈,等待他們回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只見其他對手都相繼登船,實在令人著急;核對過隊友傳來的即時位置,終於看到他們在山腰的燈光;今次輪到美腿與大叔幫助隊員們上船,看來他們狀態保持良好,換過工作服,又再繼續水手的任務。因為趕時間,帆船乘著風浪前進,大叔已經將所有防風防水衣服穿上,但甲板實在太大風,吹至頭痛欲裂,唯有退下火線,躲在船艙休息;但是長時間睡在海盜船上,身體總是左搖右擺,最後終於想到一個固定身體的方法,就是將身體打轉90度,學似反肚蟾蜍般利用雙腿撐著牆身休息。(柒六)

天旋地轉終於抵達第三站的紫羅蘭山,船長最初打算在淺水灣靠岸,然後到大潭灣接應,不過風勢不算很強,決定改往赤柱上落。今次派出比較熟路的美腿與隊員戊上陣,其他隊員便趁機在這個風平浪靜的海灣大休一番。今晚踫上萬里無雲的滿月之夜,大叔最喜歡在月圓之下作賽,有時候頭燈都可以不用亮起來;因此,所有事物從漆黑中重見光明、從絕望中再現生機。岸邊傳來躍動的燈光,並沿著海面緩緩靠近船尾,一扯一拉,歡迎所有隊員安全歸來。

最後一站的航程亦相對地遙遠,所以剛才兩位跑手亦可以安心入睡,但船長和幾位水手仍然緊守崗位,打醒十二分精神,駛往西貢方向。作為馬鞍山地膽的大叔,負責這個登頂任務,並夥拍美腿,絕對是不二之選。黎明前到達碼頭,誰知正值潮退,石級佈滿蠔殼,兩人亦無穿手套 (柒七),唯有小心翼翼地攀爬上岸,然後按著預定路線,直上麥四。途中經過村落垃圾站,只見一群港豬正在埋頭苦幹地開餐;而在進入山路之前,竟然給大叔發現一個關於麥徑的大秘密,原來麥理浩徑這個名字是以香港一位皇帝「Mak Lee Ho King」來命名。迎面又有幾隊外國快腳選手ss落山,我們邊行邊走,終於來到M078檢查站;一如既往,嚴謹的裝備檢查 pass,心情都放鬆了,兩人食點能量棒棒飲點水,便繼續回程。「何以 兩週後 又再嚟,何以 麥徑係 行極都有」,重臨昂平等日出,記憶開始模糊起來,到底那個畫面是屬於那次比賽呢? 不過,有一點是不變的,就是太陽給香港人提供溫暖、給香港充滿希望,黑暗勢力沒有可能永遠都隻手遮天的。我們回到碼頭,跳進獨木舟,成功接駁帆船,大家都興奮不已。隊員大廚遞上美味西班牙早餐及營養凍湯,補充體力,一切疲累痛楚都是值得的。美腿與大叔換過乾衣,即時倒頭大睡,一個半小時後起床,趕忙走上甲板;八個大男人一條心,一同見證衝過終點,氣笛聲響起一刻,帆船再次回到最初的起點。

今次帆船、獨木舟及極速登頂集於一身的新體驗,將會牢記在大叔腦海之中,也正式啟動「Amazing 50」- 未來366日的新嘗試、新挑戰、新記憶。正如比賽當中,領悟到香港人更加需要緊記堅守崗位、永不言敗的精神。

原文載於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囉嗦大叔
一名正處於尷尬年齡的囉嗦大叔,為著保護環境、重視健康和尊重生命,2013年開始素食生活;並於一年後積極加入跑步行列。最不希望見到年輕人跑錯冤枉路,自己未來我們香港人一齊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