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中國香港跳繩體育聯會 Hong Kong Rope Skipping Federation, China

跳繩運動近年在香港發展迅速,香港代表隊曾多次在國際賽揚威,甚至刷新世界紀錄。國際上,亦有呼聲要將此項運動打入奧運,為了加強代表性,跳繩運動各個體育會展開了整合工作。

整合過程涉及了很多體育會,名稱亦大同小異。為了方便讀者,筆者以將情況簡化如下:

打入奧運的整合工作

  1. 早年國際間有人提出要將跳繩運動納入奧運項目
  2. 為了加強代表以及集中資源,兩個國際跳繩聯會,於2018年合組國際跳繩聯盟 (IJRU)
  3. 在 IJRU 新制度之下,每一個國家或地區都要將區內的跳繩體育會整合為一
  4. 香港有兩個跳繩體育會:
  5. 香港這兩個體育會,需要於2020年2月前合併成功 (稱為「香港繩盟」,從屬於香港奧委會),才可以在限期前報名參加 2020年7月,IJRU在加拿大舉辦第一場世界錦標賽

香港合併情況甚悲觀

筆者屬外行人,對於香港兩個組織的性質、工作,以及特點都不太分得楚 (其實兩個組織的名稱也經常搞亂)。只知道兩者都推動跳繩運動不遺餘力,旗下運動員在國際比賽也屢獲殊榮。

不過由本月開始,「繩聯」開始組織網上簽名運動,以及舉行記者會,表達了他們在合併工作上的困難:

  • 「繩聯」稱這兩年來不斷與「繩總」商議合併一事,但「繩總」並沒有正面回覆
  • 「繩聯」於12月16日召開記者會,指就新成立「香港繩盟」的委員會成份未能與「繩總」達成協議
  • 「繩聯」指,他們曾提出兩個組織在「香港繩盟」的委員比例為 50/50,但「繩總」反建議 60/40 (繩總佔3人、繩聯2人),並由繩總夏秀禎會長擔任聯盟會長
  • 「繩聯」拒絕 60/40 方案,雙方膠著
圖:  中國香港跳繩體育聯會 Hong Kong Rope Skipping Federation, China
圖:  Hong Kong Rope Skipping Association, China

運動員是最大輸家

另一方面,「繩總」於12月14日在 Facebook 發帖,指他們一直與 IJRU、政府部門和有關跳繩組織積極進行溝通。並指「繩總」是:


「被受公認的跳繩組織,與政府部門、衛生和教育部門、非政府組織和慈善機構有著十分緊密的合作及聯繫。通過我們二十多年的努力,本會為香港跳繩運動奠下了良好的發展基礎、組織結構和合作關係。」

筆者不懂得這些組織運作,但在這裏只是想到電影《古惑仔》系列洪興爭奪銅鑼灣揸fit人,或電影《黑社會》社團爭奪話事人,都是一些小圈子「喂威喂」爭執。電影的社團口口聲聲要為「會員」爭取利益,但實際只是各個大佬爭取私利。

一如這些體育會開口閉口都說自己推動體育發展,爭取運動員權益,但在利之所在的時候,雙方只著眼爭議席,爭主席位,運動員的比賽資格呢? 似乎已忘記一乾二淨。

香港是文明社會,為甚麼還有黑箱作業的小圈子組織? 為甚麼還有人視體育會為個人利益? 這些組織的負責人,你們口口聲聲要爭取運動員權益,但當你們商議組織合併時,為甚麼只有兩位高層的書信往來,而不聆聽運動員的聲音? 甚至作出全民投票? 而大家各不相讓,最後只有運動員是輸家。最可怕是,無論是組織負責人、會員、運動員,甚至媒體記者,都似乎對這些現像習以為常,視作等閒。

最後,筆者衷心感謝「繩聯」這兩個星期的新聞稿及記者會,是你們提醒了香港市民,本港的體育織織是一個又一個私利山頭,是一個又一個黑箱小圈子。

更新: 國際聯盟發聲明回應: 會確保香港運動員獲出戰世錦賽機會

資料: 體路、「繩聯」及「繩總」的新聞稿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朱溫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這個責任就是做好自己,感染別人。鍛練好身體,才能裝備自己,迎接亂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