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來到最後一站啦!相信很多車友心裡也是這樣的感覺。這些車友,包括那些快熬不住的,希望賽事儘早結束。或者是要和總時間相近的車隊來個最終 PK的。好了,不管各自心中的盤算是如何,今日是最終戰,所有恩怨今日了解吧。

說到比賽成績,我們所在的團體組的情況是這樣的,第一天因為沒有經過拱門的車隊經過和裁判磋商,加時 30分鐘繼續參加後面的比賽。目標直指總冠軍的斯柯達中國車隊的魏魁和余光偉在昨天的比賽就追回了10多分鐘,各位不要輕看這 10多分鐘,要知道和他們競爭的對手包括前全國冠軍,甘肅隊的秦平和他的搭檔。魏魁和余光偉在這樣的情況下肯定是遇人殺人,遇佛殺佛。而這也給各位車友帶來一場精彩的翻盤大戰。因此這最後一戰,也是魏魁和余光偉的最後一搏。

魏魁和余光偉在團體組裡的實力超群,無奈第一日的誤會讓他們嘗盡苦頭。但也讓我們看到他們恐怖的實力。真心喜歡那些使勁拼的車手!

這最後一站的賽道設置也很有特點,不再是繞圈賽道而是 A到 B的賽道,賽事的終點,是設在藏傳佛教六大寺廟之一的拉卜楞寺。一切都是沒經歷過的,想想就興奮,出發~!今天的賽道和昨天的有點重疊,就是前面14公里是昨天結束路段的反方向,反爬博拉山口然後進入沙土路段再向夏河市進發。想到要反爬博拉山口,我們都叫了出來,因為昨天十多公里的下坡都下了好久,今天要反爬,肯定很辛苦,況且來到這最後一天,疲勞是不可避免的。想想這只是三天,再想想南非 cape epic的 7天,還有環法的 20多天…..oh…

終於踏上最後一站的征途,我們跟在領先集團裡,但到了開始爬坡路段,魏魁和余光偉就開啟翻盤模式,其他與他們時間相近的車隊也不敢鬆懈緊緊跟隨。而我們也和我們的好夥伴—高原反應為伍,將目標定為完賽。但我們也沒有鬆懈,盤算著越過博拉山口之後開始的沙土路段就開始進攻,進行我們的翻盤,把時間追上來一點。

爬坡果然很痛苦(廢話!)我們盡量保持均速,是的,這是我們一直貫徹的策略。我們就這樣在爬坡路段超過了不少車隊,顯然最後一天各隊都疲態盡顯。 終於爬到了山頂,山頂既是柏油路和沙土路的交界。這裡有賽事補給站,然而我們只是各自吃了一包 ANS energy gel之後就開始加速下坡,沙土路的下坡佈滿碎石還有很多是埋在土裡露出一般的石頭,這樣的路況對輪胎的殺傷力非常大,然而我們管不了太多,只管衝了。很多先前在柏油路爬坡的時候超過我們的車隊在這裡被我們反超,我們要盡量利用對我們​​有利的路況把時間趕上,這是我們的共識。

我們在下坡路段不斷超車的時候,有車手扭頭看著我們,眼神中滿是驚訝和不可思議。是的,吃各種奇怪食物的南蠻車手非常善於越野路。南蠻車手喜愛的越野路段來了,我的地盤聽我的!我的自信又回來了!

我們飛快下坡,超過了幾乎見到的車隊,前面是一個村莊,路面的碎石更多了,在越過一個水攤之後,我見到路邊有幾個車隊都在維修車胎,想必肯定是那些不友善的石頭讓他們中招了。我見到了昨晚還在一起吃飯的朋友,oh…替他們感到不幸,然而我們要繼續前行,就此別過了。然而..然而…就在我們經過那個爆胎熱點後,我們的後胎都爆了…OMG!!

在我們停下維修的時候,剛才那些被我們超過的車手不停經過在維修的我們,並投以驚詫的目光,他們怎麼同時弄兩條車胎?有兩位穿著藏族服裝的藏族大媽走過來,看著我們維修,並互相藏語交談。大媽,請問我們為什麼這麼倒霉?兩人同時爆胎…蒼天無淚啊…..! !

賽事工作車經過,德曼體育的潘總探出頭來見到是我們無奈地笑著幫我們拍下這張悲情修車圖…維修完成後,我們再次上路,但凌鷹的車胎再次漏氣,看來漏洞太大,補胎液不起作用。我們只好再次下車,打算給他的後輪裝上內胎。但是,凌鷹後輪的真空氣嘴怎麼都扭不開,這樣就無法裝上內胎,我們用盡手上的工具還有問經過的車友借來鉗子。是的,有車友工具包裡帶著鉗子!但也扭不開,兩位藏族青年開摩托車經過,停下用隨身的刀​​子搞也弄不好……oh…眼看經過的車手越來越少,我們知道隨後就是賽事的收容車了,oh ..No…我們繼續嘗試,奈何就是不行….

終於….收容車來到…我們沒有選擇….我們坐上賽事收容車,一路沒怎麼說話…車窗外是風景一流的桑科草原,成群的牛羊和遷徙的牧民,牧羊犬伴著藏族少女在近處的山丘上看著我們,好像宮崎駿漫畫一般的畫面。這一切,我們本應是騎著車經過的….就此,我們的甘南藏地傳奇自行車賽結束….

打聽到這比賽還會繼續辦下去,真心建議車友體會一次。

人生中,總要騎過epic多日賽才能圓滿!

原文載於鄭澤誠.單車日記

R3 Cycling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回顧騎行藏地神秘旅程—中國第一場EPIC山地車賽(一)
回顧騎行藏地神秘旅程—中國第一場EPIC山地車賽(二)
Fitz Cycling單車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