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弄裡的神秘茶館》

Day 39-41

IMG_0900

(執筆時,香格里拉的獨克宗古城已遭焚毀,未知下文的茶館是否幸存,在此寄望他倆一切安好。)


香格里拉原本是《消失的地平線》書中的虛構理想國度,位處喜馬拉雅山脈附近。這喻意世外桃園的名字,惹來大陸不同城市都渴望爭奪成為真正的香格里拉,最終由雲南中旬縣搶贏,於2001年更名為香格里拉。

20130726_113824

IMG_0467

現實中的中旬,只是個位處雲南的旅遊古城,內裡都是些飾品店、咖啡廳、餐館旅館、戶外裝備店之類的,其實沒甚麼特別。我們又嘗試碰運氣在網絡上找Host,在外國網站找香格里拉的Host實在有點天方夜譚的感覺,但又碰巧讓我們找上了,這次更是個名叫Topden的藏人,他邀請我們到附近的藏餐館吃晚餐。

IMG_0462

Topden是個皮膚黝黑、約莫三十多歲的男人,戴著眼鏡的他學識淵博、精通中英藏語,熟悉西藏文化,又曾在印度留學。他告訴我們不少關於西藏的事,如藏人原來比漢人更早接觸西方,因為最早期的如波斯人都必須經西藏進入中原,故不少藏人都能以英語溝通;現時藏人因政治理由,即使進西藏這家鄉亦須辦理繁複手續,甚至比香港人進藏還要麻煩(其實一般香港人和大陸人也只需在檢查站登記就可進藏),令我們嘖嘖稱奇。

在路上遇到的藏人,一般都因語言不通而溝通不了,其餘的根本就難以聊得深入,能遇上博學的Topden絕對難得,這對首次以網上約見來接觸當地人的王華來說,就是更驚喜的體驗,他還興奮的說:「這次真的是聽君一席話,勝過騎車看風景!」這次獨特經歷也似乎奠定了我們日後的旅行方式。

IMG_0345

IMG_0332

翌日,我們相約在餐館附近,但等候了良久仍然未見Topden跡影,而且一直聯絡不上。我們餓得肚子都咕咕作響,唯有先到附近的麵店吃晚餐,也好等待Topden的回覆。我們本來相當信任他,還以為他有事忙顧不了我們,但黃華卻感覺他不會來,還建議早點找住宿。苦候了接近兩個多小時後已經是晚上九點,旅遊熱點香格里拉的住宿是挺難找的,再等下去恐怕要露營,我們只好回到昨天的客棧,幸好還有床位,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面對旅程的首次失約,我們都非常鬱悶,黃華選擇到酒吧說要跟朋友相聚,我們則到古城亂逛散心,順道又吃個雪糕(冰淇淋)。我們失落的在古城亂逛,經過了喧鬧的酒吧街,走到暗淡的僻靜街道,拐個彎又到另一條街道,從路旁舊屋的玻璃櫥窗望進去,一片陰暗中竟然有個少女在射燈下倒茶。我們多走兩步才發現是茶館,這大概平常都不會留意的地方,我們竟莫名其妙的走進去。

店內賣的都是茶葉,店的盡頭坐了個中年漢族男人,他穿著古樸服飾,身前是一張木茶几,上面放著茶具。他叫我們過去喝茶,說茶沒甚麼好看,還是喝比較實際,我們也爽快答應。店內是寂靜的,跟外邊吵雜的酒吧群彷彿是兩個世界,在店內唯一較顯著的光源下,他悠然的說自己是老闆,這裡就只賣普洱,然後點了根煙再為我們泡茶。

這分別是老樹及古樹的茶葉,老與古在於其歲數,他又教我們如何品茶辨茶,但細節我都忘掉了。他酷愛邊品茶邊抽煙,短短一個小時就抽了一整包,又向我們訴說自己學茶的奇遇,說他如何在茶園跟茶農拜師學藝,後來又怎樣鄙視掛羊頭賣狗肉的茶商。他的經營之道是隨興:睡到自然醒就開店,然後跟客人品茶、談茶經,沒興致就關門,有時直接不開門。

IMG_0474午夜時分,店主走到門外送別我倆,我們走在古城大街抬頭一看,有十來顆在香港罕見的星星,這一切都是緣份嗎?錯過了借宿藏人家,卻遇上巷弄裡的茶館,那裡隔絕了外界的酒杯歌聲,就餘下那淡淡的茶香。在香格里拉的夜空下,我牽掛著那遠離煩囂、寫意非凡的世界。

原文載於 FreeWider網誌《搭車到歐洲盡頭》

更多:
從香港騎單車到印度-虎跳峽
FreeWider其他文章
Fitz Cycling 單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