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開始涉足長跑比賽,至今參加了不下十場比賽,有路跑有越野跑。這樣密集的比賽也許是非必要的冒險,誠然,我也付出了腳傷的代價(萬幸是不算嚴重)。但無可否認,因為密集的比賽,令我快速成長,不但對自己的認識加深了很多,包括強項、弱點和需要改進的地方,而對於比賽的準備、實戰和策略也累積了不少實用的經驗。每一次的比賽都帶給我不同的感受和得著,這一點是毋容置疑的。

自五一的全馬越野賽後,小腿夾脛症加劇,隨後停跑兩星期及進行針灸,幸好經過三次針灸及勤加按摩放鬆肌肉後,近一星期試跑已沒再出現痛症。5月29日參加了XTE Sunset Run (Elite組) 比賽,賽事兩天前的跑班練習是賽前唯一的準備,本身沒有特別期望好成績,只求比賽當日表現別太差。

Elite組別路線(圖片來源:XTE) (按圖放大)
Elite組別路線(圖片來源:XTE) (按圖放大)

比賽前望天打卦非常重要,天氣預報5月29日天陰有雨,本打算帶腰包和一個水樽上陣,但比賽當天早上卻天清氣朗,十分悶熱,於是改變主意帶上跑步背心和兩個水樽,事後證明是正確決定。今次比賽嘗試了多個第一次:第一次為同一個比賽試路兩次、第一次未到終點耗盡身上所有水、第一次熱得要在檢查點以水淋頭、第一次悶熱得感到頭暈要慢走一段讓身體降溫……還有第一次得到個人的獎項。

事實證明,試路對制訂比賽策略十分關鍵,雖然早於月中已試行了一次比賽路線,但由於賽前一星期宣布改路,近一半路線都大幅修改,所以特地再試一次,以便掌握路況。經過試路,得出結論起步須佔頭排有利位置,因為頭一段路非常狹窄難以超前,而起初幾公里的平緩路段是超前領先的關鍵,若能在前段佔先,到了後半部的上山部分只要保持位置便可以。而考慮到兩個水站中間距離太遠,第一個水站在川龍,那時候才剛起步不久還不需要補水;第二個水站在大帽山道,距離終點只有十分鐘的下山路程,不補水也罷,因此決定全程自備食水。

天氣悶熱,大家的比賽狀態都受影響(圖片來源:Radium Cheng)
天氣悶熱,大家的比賽狀態都受影響(圖片來源:Radium Cheng)

現實跟理想總是有差距,比賽當日未能提早上線,佔不到前排位置起步,於是在頭一段林路努力追上前。跑完頭幾公里,來到川龍檢查點後的引水道,熱得有點頭暈,立即放慢腳步讓身體散熱降溫。直到龍門部遊徑接川龍林道處,指引的工作人員告知我是第十位經過的女參加者,比預期中好,但這時也只打算保持位置,沒有想追前,因為響石墳場一大段上山石屎路,之後緊接幾段陡坡才到施樂園,還是保留體力的好。

施樂園前,最後的上坡路
施樂園前,最後的上坡路

休息一段後,踏上最愛的泥路開始回復力氣了,鬥志重新燃起,於是又發奮追了一段,經過水站一刻不停飛奔下大帽山道衝過終點。一輪排隊「打卡」印發成績單後,才驚喜地發現拿到組別第二名,有點難以置信,因為實在有好大段路都做步兵,自己都沒想過會得獎。

 本來不抱希望,幸好沒有放棄,沒想過最終可以得獎
本來不抱希望,幸好沒有放棄,沒想過最終可以得獎

這個教訓說明,未到比賽的最後一刻都不要放棄,如果在最後幾公里我沒有盡最後努力追趕,或許就沒有機會得到這個獎項了。是日天氣太悶熱,對大部分選手的發揮都有影響,能夠得獎也許是幸運吧!

小昭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 專頁
[不走尋常路] 攀登沙巴神山冷門路線
[七週八賽最終章] Hard as Nayls 42km終極考驗
小昭@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

分享
小昭
行山20年,行澗6年,攀石2年。外號甩繩馬騮。貪玩程度去到拉傷大腿韌帶仍繼續船河爬石綑邊。堅信香港山水風光不比外國各地遜色,堅持年齡不是限制,心態才是皇道。一日仲行得郁,相信一日都仲大把野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