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沒有了目標和理想,真的活該,肉體就像是一條鹹魚,沒有了生命、喪失了靈魂,像喪屍一樣。今年的籌款山賽主辦團體,似乎都要無可奈何地宣佈只會既然如此,不如帶大家上山消消氣,欣賞好風景,來一趟考牌路線之杯靈雙渡。

以前青山叫做杯渡山,因為相傳杯渡禪師曾駐該地;另一邊廂,靈渡寺位處夏村西側,相傳建於公元五世紀的南北朝,歷史非常悠久,不過現存古剎應該是經過幾次重修後的建築,但仍然保留著古時的簡樸佛門氣色。而今次選擇的路線就是經由青蝶脊登上青山583米頂峰,然後越過獅子頭再落良田坳,休息一會,繼續走過茅園山、乾 (音:干) 山、圓頭山 (前稱靈渡山),最後到達終點靈渡寺。雖然距離只是很短的十五公里,但累計攀升達900公尺,沿途沒有樹木遮擋,正所謂「好天曬落雨淋」,沒有足夠行山經驗、沒有充份糧草食水補給、畏高膽小新手等,實在不適宜前往。舉行虛擬賽事,盡量避免人群集結,不讓這種以武力來完善肺部的病毒有機會在香港散播。

自從屯赤隧道開通,運輸車流量增多;老中青三條山友過馬路到青蝶脊起步點,真的要打醒萬二分精神,經過一輪石屎級樓梯,便要進入崎嶇山徑小叢林,陡峭程度不及馬鞍山幾條出名山脊,個人認為上山頗為舒適,遇上晴朗的一天出發,回望整個大嶼山能夠盡收眼簾,的確值回票價,不過,換來的汗水亦算是無窮無盡,需要不斷補水兼補鹽補糖。

來到不遠處,有個幼兒版一線脊,可以讓大家小試牛刀,測驗雙腿有沒有發軟。沿路都會經過屯門山頭特有的怪石,站在上面吹吹風、吸收仙氣,真正感覺到沒有垃圾味道的心曠神怡。每上升一百公尺,溫度便會下降0.6度,再加上強勁的山風,真的以為開了冷氣。

好不容易,大家便來到青山的最高點發射站,最近時常在不同山徑,發現新墨寶,這種缺德行為實在不敢恭維。在此勸喻這些書法高人,如要練字,大可攜同一桶水一枝地拖,到各大公園地上練習。

吹了涼風好一段時間,便下山繼續行程,亦開始挑戰黃沙碎石的路段。大叔久疏戰陣,落山技術似足烏龜,只好一小步一小步地前進;相反老與青,有勇有謀,三兩下手勢便衝落幽谷,快到尾燈也沒法看見。為免尷尬,大叔只有轉移視線,假裝抬頭欣賞藍天白雲,再亦步亦趨。

終於也齊人下降至良田坳,小休一會,又要繼續上路;正值中午,發現身影已經躲在腳下,體感起碼超過40度。經過一棵小樹,有個後生仔想同大叔傾吓計,原來他自己一條友行杯靈,問「可摸耳」一起雙渡?我們首先檢查他有沒有帶備足夠食水和糧食,有沒有信心和能力完成這段路程;既然答案都是正面,我們便一齊起行。當然同行的老大是一個交遊廣闊、博學多才的一個口水佬,後生仔給他逗多兩逗,竟然又逗出一丁點人際關係出來;所以相識朋友真的不需要太多,只要認識這一個好 buddy 就夠了。

老實說, 大叔都是第一次考牌,第一次上乾山,真的有「光禿禿」的意思,因為山徑不斷受到天然侵蝕,與及人為傷害;如果這段路線再沒有好好修葺,恐怕總有一天山友會出意外。尤其落到前面聞風喪膽的險位「真.一線脊」,千萬不要抱著輕視心態在黃沙滑土上跳來跳去,因為隨時會墮進幾米下深谷,就算不死也會重傷,又要勞煩飛行服務隊就不是好味道吧!

我們繼續在暴曬底下慢慢走上圓頭山,在僅存的幾棵大樹下乘涼。對,其實今次的旅程是在上年完成,所以才有幸在這個杯靈雙渡的綠洲稍示休息。可惜經過今年年初的山火,風景不再;青草可以立即生長,但壯茁樹木可能要再等多幾年,更何況百年成就,一年就被毁壞,真的不敢想像香港的將來。似乎這是每個人的人生必有的大時代經歷,沒有失去便不懂珍惜、不去爭取便沒有成果;所以香港人,請繼續堅持,夢想才會實現。

轉過頭回到現實,大家準備滾落一條又長又斜的山路,雖然旁邊有鐵鏈輔助平衡,但太陽能的威力已足夠讓它燒紅人掌,所以各人出盡法寶,利用瀡滑梯、倒後爬、僵屍步也好,務求能夠越過險境,安全到達平坦地段。經過電塔,上望十字指引,終於感受到安慰,知道目的地就在不遠處;爆一段小林,回歸晨運正路,面前就是聞名不如見面的靈渡寺。

建築設計有別於一般大寺廟,門口開在側面,寺內充滿平安,擺設刻劃歷史,勾起大叔對前人生活的無限想像;以往宗教與生活環環相扣,靈性增長的重要性遠高於現在只求物質上的滿足感,反觀現在,當權者擴張不斷的無窮貪婪與慾望,卻令社會無止境地出現不公義狀態並扭曲著人性價值,七十年來的黑暗管治歷史,竟然在香港重現。

真心的盼望,杯渡禪師可以重臨香江,點醒教化那班邪魔妖孽,令他們鞠躬向市民懺悔贖罪。

此文章謹為本大叔囉嗦之作,與其他人士、機構及活動立場無關。

原文載於 這是一遍融合人類、大自然、生活態度、良知與公義的樂土。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行山 Hiking > 囉嗦大叔的杯靈雙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