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最後一篇考牌路線系列,一於玩盡一點,挑戰大嶼山的狗牙嶺,還不只一來一回,而是兩吃,首先從西狗牙上/東狗牙落,然後再來一次從中狗牙上/東東狗牙 (即狗麻脊) 落。今次難得能夠邀請到車手直接將幾個老中青從新界送入大嶼山起步點,實在求之不得;大家都睡得飽飽,自然有氣有力完成壯舉。

以前從大東山鳳凰徑前往鳳凰山,總會遠眺左前方,看見好像劍龍背部的山脊,原來這裡就是狗牙嶺,山友曾經提及路線有多危險,大叔希望總有一天能夠親身體驗,今天機會終於輪到我吧!

車手座駕就停泊在石壁水塘旁的空地,一行四人,趁著太陽伯伯還未睡醒之際,我們快步起行,進入石壁郊遊徑,向著西狗牙入口前發,經過大約三公里路程,我們到達寫著三個大字的起點,各人戴上手套,準備四腳爬爬,攀過每一個險阻石岩;雖然斜坡是陡峭,但是其實又爬得輕鬆,沒有想像中困難,可能還比上馬鞍山容易。

爬到一半還在不算高的地方,回頭可看見石壁監獄;此時,有一列類似軍車隊伍,正在水霸上的羌山道從西向東駛過,但竟然傳來一些非廣東話語句及背景音樂,就像有個大佬好老土的說:「同志們辛苦了」,然後下面班擦鞋仔就回他:「為人民服務」什麼的之乎者也。我們聽到都打了一個突,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問題,香港的紀律部隊是否都已經直接聽命於鬼國完善政權呢? 這些高深的政治干預難題請不要打擾行山四人帮的攻牙雅興;我們短暫休息過後,便繼續行程,終於來到一處可以兩腳站穩的空地。

臨上最後一個大山,大叔走到崖邊,執拾幾片小石頭,砌了一個石堆,留作紀念;大家以後千萬不要帶備白油、黑墨來寫「到此一遊」了,太out吧!

對面山脊便是中狗牙,氣勢果然磅礡,加上好天氣,藍天白雲青山綠水,大叔一定會深深記進心坎中。終於來到西狗牙頂峰,大家坐低飲茶食包,一起迎接涼風送爽,盤算著繼續向上走的話,便可以經由斬柴坳上到鳳凰山,又或者走旁邊其他支路探索更多打咭位;不過細看都是一些懸崖峭壁,一定要由有經驗人士帶領,並自己有相當的行山技巧及體力,及要有好膽量,才好考慮來臨啊!

OK,休息充足之後,便要走過「一線生機」,每次只可以由一個人通過,因為真的危險,山友們都十分禮讓;聽說以前這段路是沒有鐵鏈,如果下坡時腳軟、失平衡,又或者天氣潮濕下雨的話,山友真的有機會碌落山崖斃命。這條五星路線,迎面而來,已經看見很多只是穿著郊遊裝束的男女前來攀爬,有些人甚至不清楚自己會走什麼路、走多遠或者什麼難度;而只是表露出一臉辛苦的樣子,沒有半點享受山野樂趣的笑容,其實登山活動真的需要專業教練來教育一班無知遊人。

等待對頭山友都能夠安全渡過狹窄要塞之後,我們便按照原定計劃,第一次經過狗牙嶺,再從充滿浮沙碎石的東狗牙下降回引水道;可惜在途中,沒有人能夠幸免於屁股落地的命運,大家都成了落山輸家。

於水口燒烤區短暫補給之後,大家又好不願意地從回石壁郊遊徑的天梯入口了;但今次只需要走一半路程,便留意到一個分岔口 (其實之前都會經過),旁邊樹木掛滿多條七彩繽紛的絲帶,引領山友挑戰中狗牙背脊。

這條路線沒有西狗牙脊那般的開揚,反而多了密林,山路亦狹窄,但斜坡依然還是陡峭;臨近嶺峰的右舷便是虎吼石河,氣勢真的一時無兩,很多位置還是要手腳並用,實在讓各人拜伏得五體投地。今次直接進擊狗牙嶺,第二次經過標高柱,然後經東東狗牙返回引水道;而玩瀡滑梯隨時瀡至褲穿窿,安全著定打底褲還是少不免。

今次行程能夠在夕陽微醉之前完成,除了真的要再一次感激車手的順風車之外,更要多謝帶隊隊長及隊友的默契,沒有大家的互相扶持、有講有笑,這一個旅程真的會變成行苦路;所以大家仍然可以從各人的背影,感受到每一位山友的內心,都是充滿著喜悅、滿足和平安。

而返回取車地點,卻遇見一位鐵騎士悠然自得地坐在水塘邊看書吹風,他對比我們四條滿身臭汗的茂利,會不會太chill太招積呢?

此文章謹為本大叔囉嗦之作,與其他人士、機構及活動立場無關。

原文載於 這是一遍融合人類、大自然、生活態度、良知與公義的樂土。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行山 Hiking > 囉嗦大叔的狗牙兩吃: 西狗牙—東狗牙—中狗牙—狗麻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