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又一賠上性命瞓身力作,繼三月成功完走名古屋女子馬拉松,七月再一次証明自己潛在毅力和意志力,挑戰東北亞最高峰,海拔3952米的台灣玉山,實在值得掌聲鼓勵。

這個原本不是寫在今年囉嗦大叔的旅遊行程之內,只是突然不知從那個人的腦袋裡爆發出來,在半推半就的狀況下,二月來聽聽本地旅行社舉辦的講座,了解具體登山資料、行程、裝備;還要講求運氣,看看自己有沒有抽籤命水,才有資格踏上登山旅程。公私事兩忙,大家都掉低台灣之旅,既沒有遠足練習、亦沒有跟進結果;而原本的五月檔期亦爆滿,所以隨意繼續抽下一輪登山名額。不過,凡事上天自有安排,是你還會是交給你;六月底的登山証到手了,趕快來安排台灣行程吧!


前年的富士山記憶,立即回帶品嚐,儘量重拾高海拔低氧氣環境的作戰狀態;不過準備時間實在不足,以至明知必須的裝備都沒有帶上身,往後山上要負出代價。

大叔與女皇提早來台,培養輕鬆心情,預備攀登玉山之旅。原來全團共有八人包括一名本地登山導遊,兩位台灣團友及五位香港團友。其實整個行程非常簡單,只有三日兩夜: 第一天有專車接送由台北送到南投位於1200米高的溫泉旅館過一個晚上;第二天一大清早,食過中式早餐,七時正便驅車上路,一個多小時之後,便來到登山口位置;落車之際立即被眼前雲海吸引。塔塔加管理站人員做事專業認真,仔細核對每位登山客的身分證明文件,起步前團友都在站內「登山心情」壁報版上,貼上為香港人打氣的字句。

提一提今次帶團的本地女導遊,名字人如其名叫「小花」,她已經身經百戰,攀越台灣多座3000米高山,而今次的台灣最高峰玉山,就更加上過二三十次了。她的身型不是大家想像中的鋼條輕盈格式,反而是身材高大肥胖,看上來有點累贅。事實上,她說話中氣十足、經驗老練,能夠體察我們每位團友的登山經驗和能力,而作出登山行程的節奏,所以各位團友都行走得非常輕鬆,沿途聽聽她講解玉山背景、登山歷史、動植物生態及一些登山趣事。原來人有人路,鹿和羊都有牠們自己的秘道。而「熊出沒注意」在台灣都正在生效,但導遊訴說,如果真的在登山步道中看見台灣熊人,而上報給政府部門,有關步道便要關閉兩個月,她便要失業了。所以,就算今次我真的拍到熊踪,我都不會把照片放上網呢!

春夏之際登山,風景份外優美、色彩必定豐富;藍天白雲襯托粉紅花朵和青翠綠葉;還有偶爾傳來陣陣野生百合花香和天然有機廁所芬芳,就好像再一次得到愛情的甜蜜滋潤與痛苦回憶。眨下眼,便從登山口的2600米,爬升至3000米,來到一處休息暫避所;大家可以歇下腳、伸展四肢、飲啖茶食個飯團,還可欣賞不怕羞的野鳥松鼠來登山客面前討食物。

而玉山頂就已經隱藏在雲霧當中,靜悄悄地窺探著我們這班渺小、不知好歹的登山客。如果要成功登頂,我們一定要帶著一顆謙卑的心、明白大自然的威力、愛護這遍上天賜予人類的大地、珍惜動植物生態,明白一切結果都只可掌握在原住民所信服的山神手中。所以我們於登山口起步之前,早已由導遊帶領向山神禱告,希望路途中諸事順利,大家齊上齊落,一個都不能少。

大休過後,大家又再次踏上這看似無盡的旅途,呼吸實在困難了不少,導遊教我們用力用口吐出每一啖氣,然後用鼻盡情吸取新鮮空氣。我們一行八人來到差不多3200米高的大峭壁,又要來一次大休了。事實上,位於3000米高空的氧氣含量只及地平線的70%。明天登頂差不多4000米高的時候,含氧量更加只剩下60%,即是介乎氧氣濃度12-16%,產生的不良生理會包括呼吸困難、情緒不穩及活動後異常疲倦,這就是開始有高山症反應的先兆。如果情況持續沒有好轉,不要說不能登頂,更可能有性命危險;所以大家都不敢做出太多大動作或者表現過度興奮,還是乖乖地一步一步跟在導遊後面;由正式起步計起六小時之後,我們終於成功完成8.5公里距離、爬升800米高度,到達位於海拔3400米的排雲山莊。

相比富士山上的山屋,這個真是一座五星級酒店,床位不再像擺放鹹魚的大木板,宿友有空間轉身又沒有異味;而飯餸更是由原住民親自打理,每天從山下搬上來山莊,再加熱讓登山客得到登頂前的所需體力,而且更有素菜選擇(參加登山團請預早提出要求),實在招呼周到、賓至如歸。今天大霧,玉山山頂約隱約現呈現眼前,溫度沒有預期中寒冷,好客雀鳥夫婦照舊出來覓食;風勢輕柔,讓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莊嚴地飄揚在空中。管理員盡忠職守,嚴肅地提醒各人穿起禦寒衣物、配戴厚帽、慎防著涼繼而引發高山症。黃昏五時便是開飯時間,大家有秩序地輪候晚餐;可能中午登山消耗太多體力,不消15分鐘便已經消滅整碟飯餸,幸好還可以有限度地添飯加菜飲湯,大食的登山友大可放心。

導遊宣佈明天零晨一時起床,一點半食早餐,然後兩點準時出發。大家處理個人需要之後,都趕快上床休息。只可惜一來那麼早,香港人出名是夜鬼一族,怎會睡得著;二來香港方面傳來緊急形勢,大家還是心繫故鄉,仍然手機螢幕不離悃倦眼睛;三來高山反應持續出現,就算心平氣和地進行卧禪,心跳依然急速強勁、頭部充滿脹痛感覺、呼吸繼續乏力深沉;這一晚,很多香港人都沒有真正好好睡一覺,經歷重覆的輾轉反側,還是矇矇矓矓地倒下來。

夢鄉逐漸傳來嘹亮鬧鐘響聲,模糊意識開始醒覺起來,好不願意身體才機械化地穿上行裝,準備登頂最終回的挑戰。此時,女皇身體狀況不佳、胃口奇差,只可勉強吃進兩碗粥水;而大叔任務在身需要全程護駕,所以盡情吸取所有早餐營養。團友都已經準備就緒,溫度比預期和暖,沒有起風的時候體感有六七度;「1,2,1,2」,我們起步了。導遊再一次提醒大家,不要操之過急、保持深層呼吸、左右左右向上行。每次遇上後上快腳登山客,我們都會停下來,讓他們先走,順便回回氣、吃吃補給糧食。沿途有很多大小碎石斜坡,大家必須儘速離開,但可留在穩固岩石下暫避風頭。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風勢開始強勁,雲霧越見濃密;來到風口屏障,已經到達海拔3800米,突破了富士山高度;大家再次整裝待發、放低行山杖,準備四肢並用爬上玉山標高柱。女皇一直保持堅忍毅力、默不作聲,不斷行停行停向上爬;隨從大叔金精火眼、照明參扶、百寶盡出,務求協助主子登頂成功。原來最刺激好玩的地段就在最後的二百米,一邊是鐵鏈引路,另一邊便是碎石懸崖;任何人稍有差池,必定恨錯難返。

望上玉山高處,人聲鼎沸兼燈光閃亮;終於來到最後十步,時間清晨四點半,女皇首先登頂,不理三七廿一,立即找個位置坐下來休息,緊跟隨後便是隨從大叔。今次登山團友能夠百份百登頂成功,真的要多謝導遊小花的照顧和體諒。只可惜天還未光、霧還未散,今天必定沒有機會欣賞日出美景。導遊為免大家苦等著涼,只讓大家短暫逗留山頂,便催促團友立即回程;沿途仍然有不少登山客向上行,其中還有兩個小朋友呢!

下山不比登頂容易,加上雨越下越大、路段濕滑難行;各人衣衫盡濕、防水功能完全失敗,體溫亦開始下降。本來大叔想先行一步回山莊更換衣服,但導遊一口拒絕,擔心如果途中大叔失足掉落山崖,那怎麼辦呢?她的說話亦的確有道理,唯有大家保持隊型、強忍嚴寒、見步行步。

兩小時後,大家終於返回山莊,便立即脫掉所有濕透衣服,捐進睡袋取暖;但原來帶上山的乾爽衣服實在不夠,以致女皇與大叔都凍到騰騰震。山莊提供粉絲暖湯讓回程的登山客補給溫飽,但女皇的身體狀況仍然不妙,好像是高山症發作;經導遊細心打量,食止痛藥也沒有作用,既然吐又吐不出來,倒不如立即起行,儘快回到3000米以下的「低海拔」地方。而大叔落山的時候早已全身盡濕,唯有改穿丫拖、著起單薄緊身褲、前後揹起兩個背囊,小心翼翼地重回玉山步道,返回最初2600米高的起點。我們越向低海拔進發,天氣便越見晴朗;明顯地,女皇的體能狀況亦似有改善。

過了3000米高的觀景台,女皇好像蘇醒過來,不斷講話,導遊都說她復活了。大家到達2800米高的孟祿亭一於來個大休,女皇竟然詢問大家到底自己有沒有到過山頂,原來她的腦海只記起在山上某一處停下來,然後便是一遍空白;跟著下山又不知道怎樣落下來,沿途不斷看見很多小動物的剪影,其中一個更加類似習大大(其實她應該是說小熊雲尼)呢!但原來定眼一看,都只是一塊石頭;難度這便是高山症反應所產生的幻覺?團友都給她檢查山頂合照,以證明她真的成功登上海拔3952米的玉山頂峰。

無論如何,只要女皇沒有什麼後遺症、安安全全下山便是好;大叔真心佩服她,真的履行「講過就要做得到」的承諾;將來有什麼最好的東西,大叔都願意給她了。台灣人優勝在充滿窩心善意,司機大哥早已在出發位置守候,並且帶來當地水果為我們慰勞一番,「新鮮鳳梨和火龍果實在太美味了」。

我們到底還有沒有下一次的登山機會呢?女皇今天說掛靴了,不知何年何月她會反口呢?

原文載於網誌 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 Facebook專頁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22637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