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從新聞報導中看著曾經到過的歷史名勝變成頹垣敗瓦、雪崩從峰頂直撲營地、磚牆搖晃、池水洶湧;哀哭呼救之聲此起彼落,彷彿近在咫尺,只可惜愛莫能助、欲哭無淚。

十年前遊歷尼泊爾的人和事,頓時在腦海中回帶一敞;也從電腦裡搜尋實質的錄像,原來所有回憶都是寶藏、更加是獨一無二的。

尼泊爾當時我們一家試行樸卡拉山區,只是一條三日兩夜的短程路線,高度也只不過二千公尺左右。不過對於一名同行的九歲小朋友來說,也是一項未曾嘗試過的挑戰。香港人最醒目就是買裝備;衫褲鞋襪背包行山杖樣樣都有,正所謂「唔行得映相時都睇得」。但是誰人負責背上廿公斤以上的行裝一起上路行足三日兩夜呢?恐怕自己也不敢說一定得。

所以這個重任就交由隨隊的當地挑夫完成。尼泊爾人生性友善、刻苦耐勞、體格堅強,以往有很多同胞都充當啹喀兵;而沒有出國的,就會在旅遊景點作嚮導當挑夫。他們照顧我們一家的起居飲食、介紹風土人情;也與我們這幾個香港大鄉里分享生活點滴,大家有哭有笑、有苦有樂;他們讓我們理解什麼是知足常樂,就是珍惜你身邊的人和事、不計較得失、不傷害別人,好好的生活下去。

尼泊爾沿途經過不同的村莊,迎面而來出現過很多不同的面孔;從老與少之間,小朋友最令我動容,因為他們應該是這個世界的未來主人翁。不過,當地有很多環境與社會因素又好像不能確定這個答案。


中午時份,我們來到一家河邊的自家食肆(其實真的想不清應該用什麼字眼來形容這個地方,因為實在像一戶普通家庭,而環境卻是美麗得不得了呢!)。在等候中,我們四處參觀,走入廚房,看見女該幫助媽媽燒柴管火,她的紅面泛起羞澀,但眼神卻對我們一家充滿好奇。

尼泊爾飽飯過後,路還是要繼續走的。在行上一段頗長的梯級時,在我們身邊擦過的是一名媽媽和她的女兒,而女兒還背著一名小孩,他正在咳嗽和流鼻水。我的導遊問他的情況,原來她的兒子正在生病,現在需要帶他去看醫生。我們問她大約要走多久,她說大約兩小時。只可惜我們真的幫不上什麼,就只有送上清水與她們告別。

越往山上走,就越來越旺。原來山中有小學,同學們都趕緊回校途中;無論生活環境有多困難,他們都是天真爛漫地樂天應對,玩過痛快。似乎每當遇上行山人仕經過,他們都很懂得討零食或日用品。有一名女生就給我看她受傷的手指,而我亦拿出膠布給她;結果,換來更多的小朋友前來討膠布。

尼泊爾山上愈是資源貧乏,村民愈是辛勤。男男女女隨意將等於自己體重的物件放到背後,由山下一步一步地運到山上;正如我的友好導遊和挑夫,他們給予我一家人精神上和肉體上的支援。沒有他們的幫忙,我們不敢在黑夜裡狂奔、不會相信自己的極限、更加一定來不到高山目的地,然後可以悠閒地停下腳步,欣賞壯麗的魚尾峰和充滿希望的日出。

就算在天朗氣清的尼泊爾都要無時無刻體驗著艱苦的鍛練;可想而知,現在經過地震雪崩洗禮的尼泊爾更加需要各方援手。今年的喜瑪拉雅山區馬拉松(不要忘記這個馬拉松也是我的夢想呢!)定在五月廿九日舉行,看來舉辦組織先要評估賽道損毁情況,然後再作決定,並請一切以參賽選手與村民福祉為優先考慮,並盼望尼泊爾政府站在人民的一方,多為人民服務,協助村民早日解困。

尼泊爾

所有相片均由李照邦提供

更多:
祝福尼泊爾
李照邦其他文章
Fitz行山文章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