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欲享受造物者賜予的大地,我就明白到必須踏出去,一步一步地用心欣賞山村美景。

文憑試放榜前的空窗期,不想每天只是掛著刷IG、臉書、逛著淘寶、兼職、看Netflix,幹著60歲都能做的事,我的青春真的要這樣渡過嗎? 所以我決定要看看這個世界,每次看到背包客都會注目很久,每次提到旅行都會莫名的激動起來。我揹著背包,來到全球十大最美的徒步路線—安娜普爾納地區 (ABC),獨自一人,以自己的速度,享受雪山景色並擁抱自由。

為何選擇安娜普納爾 (ABC)?

尼泊爾被譽為「徒步者的天堂」,十四座八千米以上的山峰,有九座在尼泊爾,這裡有上百條大大小小的徒步路線,大至珠穆朗瑪峰大本營 (EBC) ,小至最多香港人選擇的布恩山 (Poon Hill),總離不開它的自然風光和豐富的人文景觀。

Poon Hill 只需兩日一夜就可在海拔3210米上欣賞廣闊壯麗的喜瑪拉雅山景色和眺望魚尾峰,而ABC前後大約需要六天,便可在4136米近距離仰視魚尾峰和安娜普納爾群山,難度適中,適合時間鬆動的徒步者。

第一次當Backpacker

當 Backpacker 需要具有哪些特質嗎? 雖然沒有明確定義怎樣才是 Backpacker,但我的旅行態度是,用盡一切辦法在各方面控制預算,例如在食宿、交通方面。在住宿上我只選擇 Hostel 或青年旅館,價錢平均30港幣一晚;在交通上首選當地人才會坐的交通工具,盡可能不坐的士;在飲食上我會走進大街小巷,尋找那些不顯眼的平民小店。

把在酒店和交通省下來的費用,集中花費在體驗活動上,例如這次徒步我不聘請登山導遊和挑夫,這樣至少省了一千元,對於剛畢業而沒有父幹的我就可以把這一千元花在滑翔傘和登山後的一些娛樂活動等等……

30分鐘 VS 12小時,如何抉擇?

來 ABC 之前,先要到博卡拉這座旅遊重鎮,到博卡拉有兩種方法,第一是從加德滿都坐30分鐘內陸機到博卡拉,第二是坐長途巴士顛簸200公里山路。

身為背包客,既然不趕時間,為何不放慢步伐,好好地感受一下當地的風土人情呢? 我在 Gongabu 巴士站用了400尼泊爾盧比 (30港幣) 買了一張車票,車上只有當地人,沒有遊客,座位擠擁得只能把背包放在腳下,也沒有很多的伸展空間,開車前,一位售票員工跟我說只需六個小時就會到達博卡拉,就這樣,開展了一趟從加德滿都往博卡拉的山路旅程,結果……

在車上的人文景觀

這是我第一個獨遊的國家,很多事物對我來說都很新鮮,無數輛大卡車迎面奔來,五彩繽紛,車主會把自己的貨車裝飾得花花綠綠,非常慶喜。過了不久,路邊上有些當地人會向車上乘客賣東西,食物以至生活用品包羅萬有,看到當地人樸素的生活,悠閒自得的學生,那麼,大概是坐內陸機不能感受得到吧?

每隔兩至三小時,車子就會停在路邊讓乘客休息,這時候我便可以下車伸展一下筋骨,車上沒有冷氣,只能打開車窗。過了很久都沒有開車,擾攘幾個小時,原來前面發生事故,正正中午時分,太陽熱的簡直是想把我烤熟,車上擠迫的密不透風,人們紛紛揶動身子,讓空氣有多一點空間流動,可是絲毫沒用,漫漫長路,這次體驗相當深刻。

一個個沒有護欄的急彎,崎嶇不平的山路,想要好好睡覺也是難事,結果,花了十二個小時才到達博卡拉,現在回想,仍使人心有餘悸。或許這就是背包客精神吧?為了體驗生活的最大極限,深刻而融入當地人生活的脈絡中,別讓自己陷入一個又一個的舒適圈,這就是對自己說的話。

徒步裝備

由於是雨季關係,所以我特別注意裝備的防水功能,基本上,上下全身都是防水的,噴了一整支防水噴霧、防雨衣、外套長褲。一張充氣睡墊,兩張保暖求生毯和胃仙U。在攝影方面,我準備了單反相機、三腳架、手機穩定器和麥克風,這一次來,另一個目的就是要看銀河。出發前,特意訂製了一本手帳,封面印了「Nepal2019」字樣,除了拍攝,每晚都會寫手帳,以日記方式記錄,還帶了一些相片「搖曳露營」「比宇宙更遙遠的地方」「少女終末旅行」,若果你有看過這些動畫,你就明白我出發時的心情。

徒步的日與夜

英語不好,也能獨遊? 山上某天,遇見兩位當地人,一位十四歲,另一位十六歲,大家都是朝著一個目標前進,路上我們只是以簡單英語溝通,也能有說有笑,沿路上他們摘起各種花朵,教我尼泊爾語,共處了一個美好下午,就要道別了,真想與他們多聊幾句,可能這是我必須領悟的道理,那就是別期待誰能陪我走完全程,習慣了一個人,美麗的風景,也許將來會忘記,可是有一件事情是不會忘記的,那就是獨遊遇見的人,要明白每一個遇見的都是過客,就算一個人我也能好好地活著,跟他們說再見後,繼續向前邁進。

山上食物

每天在山上的早和午餐都是一樣的,那是印度烤餅 Chapati,烤餅中空,用全麥粉加水和鹽搓成團,然後擀平烤製。徒步的第一個晚上,憂慮在山上的洗費會超出預算,Tea House老板見我只叫了一碟白飯, 很慷慨地給我添一碗咖哩菜。

只有晚餐我才敢吃正常一點,例如尼菜「達八 Dal Bhat」,是尼泊爾的一種傳統食品。它包含豆湯(dāl)、米飯 (bhāt)、咖哩馬鈴薯、炒掛菜等飯菜,類似套餐。

山上物品的售賣價錢隨著海拔高度上升,越高就會越貴,像是一個炒蛋飯,便要四十港幣,可樂和啤酒是山上的奢侈品,眼看錢包只有一萬四千尼泊爾盧比,只能對自己說:「我忍!」。

蔗渣價錢,燒鵝味道

這是我第一次體驗溫泉的地方,位於 Jhinu (1760m) 的溫泉,在淡季下,溫泉附近人煙稀少,從 Jhinu Danda 走20分鐘下來,就能看到這個小小的溫泉池,旺季情況下會收取入場費,淡季就沒人打理了,這大概是淡季的好處吧,我與一位來自紐約和他的導遊一同享受,天然的溫泉水從山上流下來,眼前這片霧谷,溫泉旁的河流,舒適溫柔地躺在山的懷抱裡,果然爽快!

山村小孩

這些從小就生活在高山的小孩,展示他們純樸的一面,這雙眼睛溫柔又可愛,嘴角微微的上揚,天真無邪,充滿喜感。年紀小小就幫父母做家務,實在太掛念他們了,歲月匆匆,記憶仍在心中。

山上各式各樣的動物

在山上看到不同種類的狗狗和綿羊,有在秀恩愛的綿羊,也有在裝可憐的狗狗。萬物皆有靈性,在我的鏡頭下,他們很會擺姿勢,真令人把持不住,最深刻的是,在7月1日,一隻狗狗由2500米 (Dovan) 跟我去到3200米 (Deurali) ,陪伴了我大半天,牠渾身長滿金黃的毛,油光發亮, 大大的眼睛,一言不發地在後尾隨,默默地陪伴我,難道牠是屬於這座山頭的守護犬嗎?

那些驚險場面

長達287米,135米高的吊橋,無疑令我卻步,我嘗試叫自己冷靜下來,不要望向下面就可以了,可是當我遙望遠方,似乎平靜的心驀然泛起波浪,心情十分糾結,這種心情,誰能明白?

一個人,只有一條路,要麼向前走,要麼放棄原路折返,若要起行,就不能中途而廢,到盡頭,也許快樂或孤獨,只要有勇氣,路有多遠,就走多遠,橋有多高就走多高,把足跡連成我的生命線。

成就解鎖

山上白天與晚上的溫差很大,在魚尾峰的晚上,溫度只有-2°c,打了無數個寒顫,黃昏剛到魚尾峰大本營的時候,烏雲密佈,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景色,心想:「晚上沒星星看了」,睡覺時實在太冷,把所有衣服和求生毯通通穿上,凌晨兩點,被冰冷的溫度給冷醒了,抬頭望出窗外 ,那一刻,所有的語言都不能形容眼前震撼的星空,銀河清晰得用肉眼也能看得到,滿天星斗,以魚尾峰作襯托。這一刻,無憾了。

終點

四天時間,每一步都是自己的新記錄,圖中便是 Annapurna Base Camp 的入口,我前一晚凌晨四點與一對澳洲夫婦出發,一同攻上基地營。

基地營裡大部分屋頂都爛了,因為不久之前,受雪崩影響,大部分房子被破壞了,那時候,卻只有一間茶屋營業,十多位徒步者在基地營裡。

只有早上一至兩個小時是晴天,才能完美飽覽安娜普納爾群峰和魚尾峰,到了九點,雲層開始蓋過山峰,部分人會選擇把行李留在魚尾峰大本營,然後凌晨攻上 ABC,留幾個小時才下來這樣子。你亦可以選擇不留宿魚尾峰,直接到ABC留宿,不過要注意的是,ABC 比魚尾峰更加寒冷,保暖衣物一定要準備妥當。

總結

那段在山上的時光,因為天氣好,因為天氣不好,因為天氣剛剛好,每一天,都很美好。青春之所以完美,是因為它集聚短暫人生中最珍貴的時光,人們放縱,漫無自制,盡情享受,殊不知自己手裡握著的是人生中最短暫最完美的時光。

一個背包,一張機票,一台單反,我盼望一場沒有限期的旅行。Lonely Planet 有句話:『第一次去尼泊爾,是因為那裡的山,第二次去尼泊爾,是因為那裡的人。』

“Don’t listen to what they say.Just go see! ”,一個人,揹著背包,沒有 guide,沒有 porter,在全年最高降雨量的季節,走到四千米上的雪山,挑戰成功,Trekking alone!

在尼泊爾的每一天都給了我深刻印象,每一天看到的東西都是全新的,在當地山上遇到的奇人趣事,徒步的日與夜,在山上樸素的古榮村落、田野,星星銀河,再看到森林,以至最後的雪山崇嶺。 那邊的人,那邊的風景,就用「尼泊爾」三個字作為紀念品,可能這次旅程太深刻了,無需借助外物勾起某些回憶,結果最後什麼都沒有買。

這次最好的手信就是沿途上親身用腳收割的風景和手機內的照片,在山上看見一句‘‘Take only Photographs, Leave only Footprints’’,挺有意思的。

有一天,或許我會發現,最感動的不是我登上了 ABC, 而是我終於鼓起勇氣開始。所以,去旅行吧!走得越遠、離開得越久越好,人生從來就不該只停留在一個地方。

看見很多人,青春留下遺憾,沒好好地看這個世界,到年老的時候,心境不同了,許多年輕時的經歷,年紀大了不一定有,我把這段時光交付在大自然身上,說走就走,就一個人走在路上,背着簡單的行囊,走走停停,不需要任何目的,就這樣,我搭上了獨遊的第一步。對於某些人來說確實很奢侈,對於我來說,是當下最燦爛的自由。

原文載於 我的背包生活
Fungo Youtube 頻道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