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前言: 芝麻灣非法伐林1公頃,令關心郊野的朋友心痛不已。一直關注本地鄉郊發展嘅「本土研究社」,以非法伐林為切入點,探討《大嶼山保育及康樂總綱圖》的問題,分析一針見血,值得各位細讀。感謝「本土研究社」授權我們原文轉載文章。)

早前傳媒揭發有露營車公司喺大嶼山芝麻灣郊野公園範圍內砍伐1公頃林木,政府竟只對犯案者罰款$500,較早前民政署亦配合開路讓工程進行【註1】,開發郊野公園邊陲已係政府默許下打開序幕, 而改變整個大嶼山面貌嘅,何止係露營車之類嘅旅遊設施。

分析規劃文件,十數年之後嘅大嶼山將會佈滿大中小型旅遊熱點,露營車公司剛剛食正大嶼山旅遊化嘅頭啖湯,芝麻灣斬樹事件只係一場風暴嘅序幕。

五年後: 露營基地、Wibit 水上樂園、「快感與刺激」Zip-line

《大嶼山保育及康樂總綱圖》 (按圖放大)

2020年12月,政府低調公佈《大嶼山保育及康樂總綱圖》(《總綱圖》)【註2】,雖然話「北發展、南保育」,但睇真啲大嶼南竟然有不少發展計劃,部份將入侵郊野公園範圍:

-芝麻灣半島露營基地-

斬樹事發所在地芝麻灣半島屬於郊野公園範圍內,但《總綱圖》已表明將該處會重新定位為「露營基地」,並提供陸上和水上活動以收「靜修及身心療癒之效」。《總綱圖》公佈時間為2020年12月,與斬樹時間 (2020年7月陸續開始) 吻合,政府對於露營車基地一事是否一早知情並默許?

-長沙 Wibit 水上樂園-

與「露營基地」有聯繫嘅係西南方不遠處嘅長沙水上樂園。雖然《總綱圖》無提供具體資料,但參考2018年10月公佈嘅《大嶼山康樂及旅遊發展策略》(《發展策略》)【註3】,大嶼南嘅水上樂園將模仿 Wibit 模式,即「巨型充氣水上樂園」。參考外國例子,一個Wibit 設施可以容納60人【註4】,多個 Wibit 設施即容納數百人,必定帶來大量旅客及嚴重污染,對貝澳長沙海底珊瑚及生態,以及大嶼南寧靜鄉村社區嘅影響,當然無具體交代。

-石壁水塘 zip-line 及環塘板道-

《總綱圖》亦透露郊野公園內嘅石壁水塘旁將有「歷奇設施」、「特色露營地點」、以及「環繞水塘的板道」。什麼歷奇設施? 在《發展策略》中「創新景點」下「快感與刺激」一欄中有進一步交代:可以是「空中飛人滑翔之旅」(即 zip-line)、繩網步道、樹迷宮、大型山坡滑梯、野戰/漆彈課程等。

石壁水塘為全港提供12%淡水,為大嶼山各區、香港島、坪洲、長洲及喜靈洲提供食水【註5】,如果係石壁水塘旁邊搞吸引大量遊客嘅歷奇活動,甚至玩漆彈,後果是如何? 為何選擇吸引污染源(遊客)深入集水區? 無論係規劃或保育角度來講都講不通。

水口為重要濕地 圖: 漁護署

五至十五年後: 整個大嶼山郊野或面目全非

《發展策略》亦透露咗中長期或有更多更瘋狂嘅大嶼山改造計劃,有啲令人摸不着頭腦:

  • 有機水療度假村:政府曾在2004年進行《水療及消閑度假設施顧問研究》,曾經選定長沙下灘為發展水療及消閑度假設施的研究地點。
  • 大東山索道 (funicular): 即類似山頂纜車,由大蠔灣接駁至通往大東山的現有山徑,破壞大東山的特殊科學價值地點 (Site of Special Scientific Interest),日後只要搭纜車就可以直達「打卡熱點」,十幾年之後大東山芒草極可能絕跡。
  • 其他不能盡錄嘅瘋狂計劃:潮流復古周末假期、觀星泡泡屋、浮動酒店豪華水上獨立屋、「第三個纜車系統」、能夠舉行音樂演唱會嘅「水上浮動舞台」、太極中心、婚禮中心及「山嶺婚禮」、動物農莊等等。

《發展策略》透露部分計劃現時在財務或環境上不可行,但「方案可行性……取決於其地理位置,若有關方案位於生態較不敏感的地點,其可行性有機會不一樣」,危機仍然存在。

顛覆近半世紀以來郊野公園康樂規劃

被譽為郊野公園之父 王福義 圖: 中文大學圖片

翻查港英政府解密文件,郊野公園自1970年代成立時,其中一個最大目標係設立康樂設施畀香港人及下一代永續享用 (that the amenity and recreational value may be enjoyed by present and future generations of Hong Kong),為達致呢個永續目標,必須以保育為手段【註6】。

為維持一個在康樂設施發展與保育之間「敏感平衡」(sensitive balance),郊野公園在成立之初即有思維慎密嘅康樂規劃 (Recreation Planing)。根據漁護署前助理處長王福義所撰寫嘅一篇學術論文【註7】,康樂規劃既原則為下:

  1. 喺適當嘅地點發展適當嘅康樂設施 (right kind of recreational development takes place in the most suitable locations)
  2. 喺設計上減低發展康樂設施與保育之間嘅潛在衝突 (minimise potential conflicts between the interests of recreation development and countryside conservation)

所以每個郊野公園均有公園規劃圖 (park plans),大致將園内分為6大區,並因應每區嘅地理或生態決定發展,抑或不發展康樂設施:

  1. Wilderness zone: 顧名思義,荒野缺乏現代人造物,屬真正嘅大自然,不應發展任何康樂設施。
  2. Extensive zone: 比 Wilderness zone 次一等,仍屬偏遠地方,保留未被發展的形態,適合提供行山徑以及路標等簡單嘅設施,大欖郊野公園植林區、芝麻灣半島、大東山為此類。
  3. Dispersed zone:位於交通方便之處,設立家樂徑等等一家大細親親大自然的設施-涼亭、燒烤爐等等,西貢黃石碼頭屬此類。
  4. Intensive zone: 位於交通方便之處,或郊野公園入口位置,適合大型團體到訪,除咗燒烤爐等設施,還有遊客中心、廁所等等,北潭涌屬此類。
  5. Adventure zone: 因特殊地貌如山谷、溪澗引伸出來嘅特殊康樂潛力,可興建戶外活動中心、青年營地等等,該處對於康樂的考慮能夠大於保育。
  6. Special Activity zone: 較為稀有,取決於特殊地貌引伸出來嘅特殊康樂潛力,例如越野單車、攀石牆等,《發展策略》建議的「快感與刺激」活動屬此類,這些活動通常很嘈吵,與其他郊野公園康樂用途不匹配,建議只在局限嘅位置,例如廢棄礦場 (abandoned quarries) 進行,而不是《發展策略》提倡嘅石璧水塘。

旅遊先於保育的殺雞取卵式發展

以上種種跡象令人擔心,以往郊野公園「管理保育為手段、永續康樂為目標」嘅方針是否已被殺雞取卵般、掠奪式嘅「大眾旅遊」(mass tourism) 思維取代? 為何選擇在明日大嶼及跨境基建落腳點旁落「第一刀」大搞旅遊發展?

大嶼山郊野公園嘅戰場,全香港市民應該好好守住,以免半世紀以來嘅保育基業同令香港引以為傲嘅郊野公園敗在短視嘅發展利益手上。

圖: 政府網頁圖片

延伸閱讀

註解

  • 【註1】Hong Kong Free Press 14 June 2021 Investigation: HK$500 fine after Hong Kong landowner cleared trees in Lantau country park:https://bit.ly/3d3J1td
  • 【芝麻灣事件】郊野公園斬樹「無皇管」 私人地成法規漏洞:https://bit.ly/3ieibBO
  • 蘋果日報 2021年6月15日 大嶼山芝麻灣萬平方米樹林遭砍伐 漁護署放生僅罰$500:https://bit.ly/3zv06Wp
  • 【註2】《 大嶼山保育及康樂總綱圖》及《大嶼山遠足徑及康樂設施計劃:https://bit.ly/3pXVrI4
  • 【註3】《 大嶼山康樂及旅遊發展策略》:https://bit.ly/3xqNYE8
  • 【註4】Business Insider. 11 July 2012. This Awesome Inflatable Obstacle Course Holds 60 People:https://bit.ly/2S06KmF
  • 【註5】發展局:石壁水塘不宜填平:https://bit.ly/3iGBXWV
  • 【註6】Hong Kong Government Records Service. HKRS 903-2-2 DEVELOPMENT PLAN : SERVICE : LEISURE – PROGRAMME : H-1 COUNTRYSIDE CONSERVATION
  • 【註7】Wong, F.Y. (1988). Recreation Planning in Country Parks. Planning & Development Vol.4 (No.2), pp.62-68.

原文載於 本土研究社,特此鳴謝授權。
本土研究社 Liber Research Community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行山 Hiking > 明日大嶼: 未來郊野公園如何淪為一個大型遊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