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物在城市裡無所不在,有些能用肉眼看見,有些卻無聲無息地存在我們身邊,只有透過科學檢測才會無所遁形。看不見的化學污染物隨著空氣、河流、海洋等途徑帶到不同地方,甚至在杳無人煙的地方亦被污染。究竟污染有多嚴重?綠色和平的探險隊踏上旅途,前往世界各地八個遠離繁囂的「極境」,採集當地的水和積雪樣本化驗。這一站,我們來到中國雲南的哈巴雪山。

哈巴雪山尋純淨之地(三之一)01哈巴雪山坐落雲南省香格里拉,海拔高5,396米。「哈巴」之名出自居於山腳的納西族。在納西語裡,「哈巴」指金子之花朵。哈巴雪山海拔4,900米以上的雪線到山頂長年積雪不化,主峰高聳挺拔,四座較小的山峰環圍主峰,就似一頂閃著銀光的冠冕。

我的搭檔鍾峪:全球首位登頂哈巴雪山的女性
2015年5月23日清晨4時半,天還未亮我便拖著各種裝備、物資器材出門,與此行的搭檔鍾峪會合。我和鍾峪認識近十年,她是非常有經驗的登山愛好者。16年前(1999年),她成為第一位登頂哈巴雪山的女性,她跟我分享當年的照片,只見她只穿著一件拉鏈壞了的夾棉外套攀雪山。她跟我介紹當時的登山嚮導,人稱「哈巴好四」,他更僅穿著西裝外套和一雙布面膠鞋,連襪子也沒穿。這次行程,好四同樣會擔當我們的高山協作和嚮導。

哈巴雪山尋純淨之地(三之一)02我一邊翻著當年的相簿,一邊聽鍾峪憶述登山歷程。1999年5月,她第一次挑戰哈巴雪山,天氣一直不錯,但穿過亂石坡、進入冰川後,卻變得大霧、能見度甚低,一行人爬上陡坡一度迷失方向,要在全球衛星定位(GPS)指引下繼續旅程。來到海拔五千多米的地區,要繼續往上爬殊不容易,一行人雖沒有高山反應,亦要不時停下稍作休息。

不幸的是,鍾峪的冰爪脫落了,往上走一步,就向下滑兩步,為了不影響其他人的速度,她只好與「好四」離隊,用簡單的繩子驚險越過一道冰裂縫。其他人繼續登頂不久,也因為遇到另一道更寛的冰裂縫,再加天氣轉差及行將入黑,最終在距離頂峰僅30米的地方飲恨折返。

同年10月,鍾峪再次挑戰哈巴雪山。山上的天氣仍然變幻莫測,隨時會下起一場雨,又隨時放晴。雨後空氣變成更透澈,山上的顏色格外豐富,還帶來一道美麗的彩虹。這次,夾著冰珠的狂風、極低的氣溫和能見度,都無法阻止她往上爬。她他們一行八人終於成功登頂。哈巴雪山尋純淨之地(三之一)03


說著,我們已來到昆明,補給物資及休息一晚後,再到麗江與兩名攝影師會合,然後一行四人馬不停蹄趕到山腳的哈巴村。終於見到好四,照片中當年的小伙子已成為專業的高山協作,曾登頂逾千次,引領過逾萬人上出,更曾試過一天登頂4次。我們一見如故,很快就商量好隨後數天的登山行程及人手安排。

想到即將要登上杳無人煙的雪山搜集環境樣本,我感到躍躍欲試卻又有點緊張。躍躍欲試是因為能跟多年好友鍾峪一起攀登雪山,而且還是由哈巴雪山第一位高山協作帶領;緊張的是體能方面,雖然我平時勤於訓練體能,然而這些年來卻從沒試過到高海拔執行任務,甚至兩個月前也沒有想過會加入這次征途,想不到現在竟然身處哈巴雪山的山腳!

哈巴雪山近在眼前,山頂高聳入雲,雪線以上被雲霧遮蓋,驟看似是仙境,我實在急不及待想要探索這神秘的區域

明天就會上到海拔4,070米的登山大本營安頓,然後正式在山上執行任務,預計每天完成一至兩個任務,最快三日後就能返回哈巴村。希望登山過程一切順利吧。

作者:綠色和平「極境行」探險隊成員雷宇霆

詳情請登入綠色和平「走過自然不留痕」專題網站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 香港網站 facebook專頁

更多:
[好文分享] 林超英: 郊野公園 夢與價值
Leave No Trace 山野不留痕
Fitz Hiking 行山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綠色和平 Detox Outdoor
果皮、膠樽、塑膠袋、有毒化學物質——人類在活動的同時,也在大自然裡留下了各式各樣的垃圾,你會視而不見?還是主動出擊?我們攀山涉水,只為揭露污染真相,清除人類留在野外的廢棄物。在守護自然的戰役裡,我們容不下一件垃圾、一點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