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帶的理由f關於毅行剪帶 (aka. 退出活動), 有人說:「退出的決定會更令你一生遺憾……」。但亦有人認為,退出這件事不用太執著,一次失敗,還有千萬次機會。

實際上,毅行者100公里,遇上中途體力不支、意外受傷,都可以是退出的充份理由。不過,能夠參與毅行者活動,確實是經歷過千辛萬苦: 由報名抽簽、幾個月的訓練準備,甚至生活作息的改變、家庭生活的重整等等。付出這麼多,如果一個微不足道理由而放棄,那絕對不值得!

蔡東豪2011年剪帶,有唔少支持者相當失望。
蔡東豪(左) 2011年剪帶,令不少支持者相當失望。

由參加毅行者感受到人生大道理的蔡東豪,曾說過:「剪帶是毅行者極刑。」可惜他在2011年,由於大雨、大雨、大雨,最後因為兒子的一個眼神,就決定「懷著感恩剪帶」。當時,有蔡東豪支持者對於他的決定極度失望,更聲言要火燒家中那一本的《毅行出哲學》。嚴重程度比起那年因為誤判而停辦主場新聞,實在不遑多讓。

話說回頭,無論甚麼原因,在毅行活動中途需要退賽,必須依照以下程序,保障你及你隊友的安全,以及免卻為主辦大會帶來不必要的行政混亂 (如要通山找失聯的參加者)。

新一代的紙製手帶,其實不用較剪也可以用手撕開。圖片來源:Oxfam Trailwalker Hong Kong Facebook

中途退賽的程序

  • 有個別隊員退出,可到最近的檢查站辦理手續。工作人員會向未退出的隊員發出證明書,證明有隊友退出。當其他隊員完成活動回到到終點,就要遞交證明書。若在終點發現三缺一,或二缺二,而無沒有證明書的話,有可能全隊四人會被取消資格
  • 如退出隊友未有在檢查站辦理退出手續,亦需要盡快致電樂施會 (電話號碼印於手帶上),同時亦要將斷開的手帶交給繼續行程的隊員,由他們在下一個檢查站辦理退出手續
睡魔來襲,是不少人的剪帶理由。圖片來源:Oxfam Trailwalker Hong Kong Facebook
  • 若隊中有兩名成員中途退出,餘下隊員必須要聯同其他隊伍同行,才可繼續活動,以保障參加者的安全 (這做法與「雷利衛徑長征」相似)
  • 中途退出者,需自行乘坐公共交通工具離開。但7至8段 (即鉛礦坳),以及9號檢查站 (大欖水塘) 無公共車輛可到,退出朋友要留意
  • 退出活動後請盡快離開毅行者路徑,以免阻礙其他參加者,及令主辦者樂施會承擔不必要風險
舊式的膠手帶以及人手掃描方式,令手帶在參加者中有特別意義,現在這些已大為改良。圖片來源:Oxfam Trailwalker Hong Kong Facebook

做個負責任的參加者,依足程序除了可保障自身安全,亦令活動得以順利進行。


資料來源: 樂施毅行者網站

廣告
山雞
十歲登上魔鬼山,二十歲游走大帽大東鳳凰釣魚翁大刀屻。志願有二:生個仔要叫阿山;登上喜馬拉雅山,掛上真普選直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