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起步@囉唆大叔
等待起步@囉唆大叔 (按圖放大)

在35週年的毅行者行列當中,我終於成為其中的一份子;據聞今年有1300隊,即是有5200人參與這項一年一度的遠足籌款盛事。每個人都有他/她自己的故事、第一身的體驗、獨特的分享;不能說成是與非、對或錯;只希望亦相信大會能夠廣聽各界人士意見,進行持續改善,讓大家一起藉著這項活動,堅持信念、凝聚力量、鼓勵全民運動、珍惜郊野公園、幫助貧苦大眾。

過去的兩星期,一篇又一篇的毅行報導相繼在網絡發表,但大叔特意不閲讀,倒想靜思過去這一百公里的點滴,到底給了參與者什麼的啟示。

勇闖西灣@囉唆大叔
勇闖西灣@囉唆大叔

首先,這個原意是籌款活動,並不是純粹追逐時間的比賽;為何現在的參賽者都太過著重完成時間呢(包括我)?如果要爭取最快成績,便應該考慮其他高強度的跑山比賽而並不是毅行者。除了超級毅行者組別是在最早一批出發之外,其餘不同時間出發的隊伍有著不同的實力和目標時間;這個混亂的配合,導致之後的山泥梯級路段,出現大塞車;因為有很多朋友真的帶著一顆善心來投入這項活動,他/她們可能不善於在黑夜裹在山嶺上遊走,就算有行山杖輔助,也未必懂得使用(所謂翼龍化身),都只能一柺一柺的前進;萬一跟上慢車,的確全隊人都要賠上時間。如果按耐不住,便要當機立斷,抽頭越線說聲「左邊過」;不過前面的朋友不懂山界規矩,貫徹我行我素郊遊樂趣;期間不經意的碰撞,為數不少。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拗撬,大會可否仿效日本大型的馬拉松賽事,按照參賽者自我申報的目標完成時間(當然要誠實),分組出發;最快的先行,如此類推;那麼,賽道可能會更加暢順,而各位健兒能夠獲取優異成績的機會亦可大大提高。

熱鬧企嶺下@囉唆大叔
熱鬧企嶺下@囉唆大叔

說回完成時間,我隊的目標是廿四小時,而最終我們四人八腿齊齊整整用了廿七小時衝過終點。回想過去的五個多月,從宣布抽籤結果開始、立即組織班底、遇上臨時改組、繼續日夜操練、面對隊員不幸受傷、再次緊急埋班、籌備重新磨合、認識支援隊伍、討論比賽策略、分配補給安排、最後檢視裝備等等。

來到比賽當天,各位隊員都使出渾身解數、信心十足、不慌不忙地完成了三段,而在各個預先安排好的支援隊伍更是令人窩心,要飯有飯、要可樂麥精即有、要薯仔可配海鹽、要蕃薯可配紅牛、要美女擁抱變為壯男擁抱,這些五星級安排,怎讓我們捨得離開呢?

接下來的第四、五段遇上濕滑梯級,正因為上述的阻滯而大家又確實開始疲累,心裏盤算廿四小時將要失守;所以在檢查站都忍不住來個大休,享受魔鬼靚湯和誘惑美食,時間表都變得再沒有意義,現在就聽從身體反應的回饋,盡量發揮水準。

針山回望城門水塘@囉唆大叔
針山回望城門水塘@囉唆大叔

從來參加山賽都不能視作路跑般去訓練,運用的肌肉不同、耐力不同、反應不同、裝備不同;如果路跑的難度是三,我會說山賽的難度是七。逐漸地,經過五十公里的不斷上落梯級,有隊員感覺膝蓋痛、大腿肌肉崩緊,需要支援、需要明白。好不容易,終於捱過黑夜,遇見黎明;既然針山都能夠順利攀過,又有什麼可怕呢?此時,在上草山路段下起大雨,睡魔正直急召入宮,整個人真的「謝謝鳥」。剛巧義工倒出一杯提神黑咖啡,精神為之一振,終於頂到下一個檢查站,可以品嚐傳說中的即食杯麵真的很美味啊!反而所謂的化學武器補充劑對於我來說,似乎既不合胃口又起不了提神作用,我還是最喜歡天然無加工食品。隊員們開始使用行山杖準備打大大佬大帽山,眼見有很多朋友真的不懂使用行山杖(笑了);但經高人指教,行山杖可節省兩三成力量,買一對來看門口又何嘗不可呢?況且在境外勢力網站可找到幾百港元一對的優質名牌碳纖杖,絕對抵玩。




說回這條全港最高的路段,實在太熟識,今天她對我們不薄,不大風、不太曬,無驚無險又到放飯時間,但相對原本到達時間已經遲了大到,實在對支援隊伍過意不去,但他/她們還是熱情地送上炒飯冰菠蘿,再一次感動窩心。看看手錶,如果餘下路段全走,可能在廿五小時後完成,所以決定搏一搏,換上路跑鞋、棄掉補給品,在第九段來個轟轟烈烈的暴走。在路上遇見迎接我們的支援隊伍就更加興奮,來到檢查站沒有填飽水樽,竟然只飲熱湯不吃固體食物;但在等候隊友期間,原來身體開始冷卻下來,而肝糖都消耗得所餘無幾。

正當大家都在最愛的水塘邊奔跑的時候,我突然感到四肢無力、超級飢餓;是撞牆,我試過,我真的試過。在沒有其他辦法之下,唯有求救,一位支援隊友陪行,另一位飛奔過來給水,就這樣我浪費了大家的暴走氣力、大家的寶貴時間。思前想後,既然補給計劃都已經一早預算好,為什麼臨場改變呢?希望經一事長一智,在下一個100公里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就好了。

號碼布、完賽證書及完成牌@囉唆大叔
號碼布、完賽證書及完成牌@囉唆大叔

重回結實的水泥石矢地,我與支援隊伍又再次動起來;在最後關頭,不容有失,頂多六公里就到終點,終於給我追上三位隊友,我們一起狗衝、衝、衝、衝。四個大男人,你手牽著我手、互相緊扣、十足浪漫。時間廿七小時零一分衝過終點,相信是今屆最長隊名#1114四人八腿完成第35屆毅行者的任務,而大叔亦在兩年之間走完全港四大山徑。

谷友問:「你係咪以後唔玩毅行?」
我回答:「Never say never!」

在公司,老板又問:「Will you try next year?」
我停頓了一回,想一想,便回答:「Why not!」

好鬼死官腔呢!

原文載於網誌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LT70都是一種練習
我家的動物朋友野豬先生
練嘢之麥徑三段真係咁甘
囉嗦大叔@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