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黃宗顯精神科專科醫生

之前錯過了獅子山精神隊的一些毅行者操練,皆因在第一二次操練後身體出現了一些問題,身體最誠實,告訴我一些特別的變化,而我卻帶着這未解決的問題再度踏上麥理浩徑的第三段雞公山及牛耳石山。

我日常的工作時間很長,有時朝九晚十,一星期工作至少六天,休息時間不足,當然也沒有足夠時間運動,每星期卻要參加獅子山精神隊為時六至八小時的行山訓練。

每次訓練後,雙腳隨即乏力酸軟而且疼痛,躺在床上希望盡快休息恢復身體,卻出現失眠的情況。以前的我從來沒有失眠問題,工作時間太長,令自己身心俱疲,一躺下床便於瞬間睡著了。而且在日常的精神科專科工作中,我常常需要替失眠患者診症,卻從來沒有想過失眠竟然發生在自己身上。

面對失眠突然來襲,我唯有從科學角度出發。日常處理失眠,患者可嘗試應用睡眠衞生 (Sleep Hygiene),其中一項就是定期進行運動,建議運動應在日間或下午進行,假如在睡前三四小時內進行,身體未能放鬆平靜,可能對睡眠有反效果。


現在面對的情況稱為運動後失眠 (Post-Workout Insomnia),跟這情況有關的就是身體的一種荷爾蒙皮質醇 (Cortisol),它是一種腎上腺皮質 (Adrenal Cortex) 分泌,又稱為壓力荷爾蒙,它在每天不同的時間有不同的水平,早上醒來後半小時水平最高,然後逐漸下降,直至午夜時分最低。假如進行劇烈運動,皮質醇會上升,跟平日的循環不同,使糖原、蛋白質和脂類的分解增加。運動的程度、運動與睡眠距離的時間,都可能影響睡眠的質素,假如長期習慣了這樣的模式,也有適應的可能。

運動也會令身體增加釋放腎上腺素 (Adrenaline) 和去甲腎上腺素 (Noradrenaline),這些都是腎上腺髓質 (Adrenal Medulla) 的分泌,令身體進入興奮狀態,可以令睡眠困難,影響跟運動程度、運動與睡眠距離的時間有關。

行完十五公里回家後,雖然在睡房中開了冷氣,也洗了個冷水浴,但仍然感到體內的核心溫度很高,這種身體熱力一刻間未能得到即時散發,未能有效降溫,同時喉嚨也出現乾涸的情況,令自己很難入睡。最後,我唯有起來補充了不少水份。

要避免運動後失眠的情況,是漸進式增加自己的運動量,不要一下子進行過分劇烈的運動,也不應在距離睡眠太近的時間進行劇烈運動,另外需要在運動期間有充足的水份補充,以免出現脫水的情況。

獅子山精神隊 (左至右):黃宗顯精神科專科醫生、Law少 許耀斌、Jacky仔、Raymond

如果你想支持我哋,歡迎到 獅子山精神隊籌款專頁 捐款,多多益善,少少無拘。


設計鳴謝: 築字室主理人Vicky IG: 築字室

Fitz 樂施毅行者

每年樂毅施行者,Fitz 都會組織一支隊伍,目的不是要挑戰時間,而是希望承傳毅行精神。今年我們以 Law少 許耀斌 帶領一支由精神康復者及精神科醫生組成的隊伍,期望可令市民對精神病有更正確的認識。

鳴謝行山鞋贊助:Merrell Hong Kong

有一班行山友叫「獅子山」

獅子山精神隊樂施毅行者籌款網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獅子山精神隊] 挑戰黑暗恐懼
[獅子山精神隊] 對不起,隊友們,我要變魔鬼了
[獅子山精神隊] 行毅行,起步之初
[獅子山精神隊] 37度下 新丁打大佬
[獅子山精神隊] 毅行開操 在西貢37度的一天出發之十八死士
[樂施毅行者2017] Fitz x 獅子山精神隊
Fitz Hiking 行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