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0日第一次「獅子山精神隊」的毅行者操練,是麥理浩徑第三段,屬四星難度。

以為是先苦後甜,原來8月6日的第二次操練,絕不比第一次容易,首先天氣繼續炎熱濕焗,而且自己感冒未痊癒,操練路徑是毅行者的第一段尾段至第二段:由西貢萬宜水庫東壩開始,經過浪茄、西灣山、鹽田灣、赤徑,抵達北潭凹,是三星難度。從下午二時走到晚上八時半,走了約十八公里。

一行十多人中,我仍然是處於隊伍中的最後,有隊長和資深行山同伴支持。最深刻的,就是入黑後行走第二段的最後部分。中學時嘗試過晚上行山,但那次不幸遇上傾盆大雨和山洪爆發,在黑夜和惡劣的天氣下由歷奇教練引領逃離現場,全身濕透,身體疲憊不堪,不好的經驗十分難忘。今次在太陽下山後行山,讓我回想起從前黑夜在山上經歷被困的恐懼,為這次的旅程築起了很大的心理障礙。


大約下午四時許,我是「獅子山精神隊」中最後一人抵達鹹田灣,在沙灘上近距離看到圓圓的月亮,是典型吸引拍攝的風景。經過了鹹田灣沙灘,就是一條進入山林的路徑,這條路令人感到無盡頭,走了個多小時,到達了赤徑石灘,那時天已經一片漆黑,抬頭望向天空,見到滿天繁星,吸引駐足欣賞。在月亮星星的映照下,我繼續漆黑的旅程。行山同伴帶備了頭燈,但沒有立刻拿出來,這讓我真正體驗在黑暗中行山的感覺。

人是害怕黑暗的,這是人類進化和與生俱來的防衛機制,以避開黑暗中未知的危機。在黑暗而陌生的環境下行山,令人感到渺小,很容易失去安全感,出現焦慮和自主神經徴狀。在這時候,隨著視覺領域縮小,我深深體會到自己的聽覺變得敏銳了,在前行的路徑上,我聽到很多不知名的雀鳥昆蟲之聲音,為大自然増添了熱鬧。再想想,這種熱鬧其實一直存在,只是在日間沒有被察覺。究竟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是否過分倚賴某一感官,而忽略了很多其他事情呢? 事實上,黑暗也沒有甚麼可怕,只要心存目標,對未來充滿盼望,便是旅途中的明燈和曙光。順利走過了黑暗後,我終於抵達北潭凹,內心隨即泛起一股成功挑戰黑暗的激動,相信我的自信心也增強了。

在毅行者的旅程中,獅子山精神隊隊員將會一同走過黑夜,迎接人生的破曉。

如果你想支持我哋,歡迎到 獅子山精神隊籌款專頁 捐款,多多益善,少少無拘。

設計鳴謝: 築字室主理人Vicky IG: 築字室

Fitz 樂施毅行者

每年樂毅施行者,Fitz 都會組織一支隊伍,目的不是要挑戰時間,而是希望承傳毅行精神。今年我們以 Law少 許耀斌 帶領一支由精神康復者及精神科醫生組成的隊伍,期望可令市民對精神病有更正確的認識。

有一班行山友叫「獅子山」

獅子山精神隊樂施毅行者籌款網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獅子山精神隊] 對不起,隊友們,我要變魔鬼了
[獅子山精神隊] 37度下 新丁打大佬
[獅子山精神隊] 毅行開操 在西貢37度的一天出發之十八死士
[樂施毅行者2017] Fitz x 獅子山精神隊
Fitz Hiking 行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