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黑夜

我本來就是個容易“想太多”的人。
本來我是害怕黑夜的,
入黑如果加上落樓梯或者落碎石路我會好怕(因為我怕跌倒受傷)
後來練習多了,
漸漸接受了黑夜行山。

因為在黑夜裡面,能見度有限。
就是因為能見度有限,
我們看到的遠景不多,
我自然可以專心走好每一步,
遠處還有多遠,我不再理會,
走好眼前的每一步,
慢慢走一步,望多一點點,
再走一步,再望多一點點,
我就不會太過擔憂前面的未來。

反而天亮了,我累透再望見遠處的山景,
有時反而心裡面不習慣,
心裡面回想:黑夜再久一點就好了。
看到晨曦後,美麗的景緻看盡後又回歸現實,
我開始下意識不敢看太遠。
上帝有時在我們未來不為我們提供答案或者生命的迷霧不散開自然有他的道理。
黑暗,未知,亦自然有它的用途。
我們在黑暗,會學懂抓緊祂。
到我們憑著祂熬過黑夜,我們就會知道祂的真實,
感謝主。


我以後會留意不要擔憂太多未知的未來,
做好眼前的事,不要再被不久的將來裹足不前,影響我這個年輕人迎接大好未來,做合乎自己年齡與心境該經歷,改考量的事,享受生命的美好。

二. 意志

人嘅意志係可以強得不可思議,與生俱來。
在我爸爸眼中,我一向是個意志薄弱的人,
或者因為我建立好習慣的時候容易三分鐘熱度,
或者是父親不理解精神病患,
以前常常跟我說對抗病患需要鬥志,
亦話我成日不夠鬥志,
但對抗精神病患需要時間同耐性,
呢點佢而家我相信都未完全明白
所以這一次我回家睡醒後他下班回來時有點驚訝,
他說原本以為我走100公里會中途放棄退出提早回家。

但這一次我卻越級挑戰,
挑戰體能極限及極盡我意志之能耐。

話說我原本由第四段麥理浩徑開始,
狀態越來越好,到第九段仍然心有餘而力也足,
誰知到了第十段後半,
因為兩晚通頂沒睡加上進食不夠
雖有食物但不想進食
而開始頭暈眼花。
我當時開始眼睛比腦快,
眼睛不斷接收資訊,但腦部開始運行不上,
如果路上有一塊尖石我就應該就這樣PK了。

後來過了黑夜,
本來以為自己以前早上很早起床以為早起就精神日出後理應改頭換面,煥然一新,
誰知越來越差,
我在前頭,不斷走,
好怕,但又不知道怎辦,
我是站不穩的狀態下走了八九公里,
中間當然見到支援隊,
我自己亦想繼續向前。

後來已經分不清現實與夢境了,
究竟我是回了家睡了夢見自己現在在山上面?
還是現在仍然未行完仍在山中呢?
當時忽發奇想,想驗證一下
打算整個人想向後躺試一試,
我想: 如果我本來在床上,
躺下去會很舒服,
幸好當時沒有嘗試,
因為事後想想我當時確實在山上,如果當時我嘗試了,
挨下去,我應該頭破血流入了醫院了。

後來我知道後面的Raymond需要支援,
我決定嘗試以個人意志突破重圍,
我拿著單支行山杖,走幾步咆哮一聲以壯士氣,(其實是一心想拚盡最後一下)
幾步幾步走上去。

最後我遇見幾位在終點附近的女士,
當時他們扶著我,讓我在路旁坐下,
後來扶著我過終點。
當時聽到他們開的玩笑很有趣(我確實神志不清了),我還以為自己在發夢,
事後想想應該是想逗我開心讓我精神一點。
最後我衝過終點後終於支持不住,暈倒了。

床上被被舖包裏的就是作者Jacky

時候回想,我自己是在站不穩的狀態下走了差不多十公里路。
我印證了自己的意志力其實不小,
我自己當時只在想向前走,到終點,
當然中間亦有抱怨為何那麼久也沒到,
亦有向上帝呼求,當時遇到個一個我認識的曾經多次一起練山,充滿正能量的別隊隊友給我笑容與鼓勵亦得到回應。

最後我在朦朧中被扶著走進家門進了睡房睡了二十多小時 (平時我很少睡多過八小時)
一日後回神不少,
兩日後就差不多回過神來。
近日才有精神打文章。

最後,我證明了給我爸爸看,
鬥志,我有,與生俱來的,
我患病,不等如我鬥志不如人,
我當年病發,與鬥志無關。

編按:作者Jacky的經歷,可細閱他的訪問文章《思覺失調復元路上13年 Jacky 仔:堅持服藥 慢慢情況就變好了

設計鳴謝: 築字室主理人Vicky IG: 築字室

獅子山精神隊 毅行分享會

  • 日期:11月30日 (星期四)
  • 時間:晚上八時正
  • 地址:牛池灣銀池徑八號 (彩虹地鐵C1出口)
  • 對象:毅行參加者、支援隊,以至任何對樂施毅行者有興趣,及關心獅子山精神隊的朋友
  • 費用:全免
  • 主辦:Free Foundation
  • 登記:https://goo.gl/5Q1Jed (為統計人數用)

Fitz 樂施毅行者

每年樂毅施行者,Fitz 都會組織一支隊伍,目的不是要挑戰時間,而是希望承傳毅行精神。今年我們以 Law少 許耀斌 帶領一支由精神康復者及精神科醫生組成的隊伍,期望可令市民對精神病有更正確的認識。

鳴謝行山鞋贊助:Merrell Hong Kong

樂施毅行者網站
樂施毅行者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獅子山精神隊] 做毅行隊長的五大反思
2017毅行一記
一次毅行一份情
毅行者的魔力
Fitz 行山 Hiking

廣告
Jacky仔
Jacky仔 - 2017年樂施毅行者「獅子山精神隊成隊」成員。初中時因為學業壓力與人際關係而患上思覺失調。現在於精神復康機構任職朋輩支援工作員,希望完成毅行者,幫助過來人找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