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 作者黃宗顯醫生;右: 隊長Law少

隊員:黃宗顯精神科醫生
毅行經驗:新手
簡介:精神科醫生,對上一次正式行山是在2013年。平日忙於診症的黃醫生,長期失去了工作和休息的平衡,期待毅行者活動,可鼓勵他,以及他的病人實踐更健康的生活。


對我來說,行山不是一件新鮮事,但毅行者卻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

回想上次行山已經是2013年12月行大嶼山大東山,那時是大夥人一起相約的活動,旅程中大家各有各走,在山上大家已經分散,自己的心態就是不要行最尾,直至在終點才再次聚在一起,腳軟的情況嚴重,對自己說以後不會再參加,寧願做些香港人一般的逛冷氣商場活動。

想不到今天,我維持不了四年前的想法。隊長Law少第一次邀請我參加,我完全沒有考慮便推卻了;一個月後他再次鼓勵我,我被他的理念感動了,隊伍名為「獅子山精神隊」,計劃包括精神病康復者、家屬照顧者和醫生。平日的我有時星期天會同樣診症工作,無暇運動,亦長期失去了工作和休息的平衡。因為第一次的操練而把診所工作放在同日晚上。


2017年7月30日是一個天氣異常炎熱的星期天,作為醫生當然知道中暑的危機,於是在上山前準備了兩升葡萄糖補充飲料和半升水,放在冰袋內,令背囊重了很多,另外也穿上一件白色不太吸熱的T恤。在攝氏高達37度的溫度下,我跟隨同行的17人步上麥理浩徑第三段,這是毅行旅程中最困難的一段,屬四星級別,也是「新丁打大佬」的挑戰。

行在第三段的牛耳石山上,沒有風,只有烈日炎炎,已像置身火爐中,走了不夠十分鐘已上氣不接下氣,喘得被迫停不來,慢慢我便成了隊伍中的最慢一位,很多人已走在前面,不見蹤影。這一段,我已萌生了從原路折返家的想法,當這內在想法存在幾秒鐘後,突然被Law少叫停。他主動替我拿背包,不時遞上水和能量飲料,又替我準備了通風上衣,更換過後,沒有了被濕透汗衣黏在身體的不適感覺,果然感到舒服點,讓我有信心繼續前行。

過了不久,因為呼吸急促,有時腳部抽筋,又要停下來一會,特別是鷄公山的一段,停得特別多。每次的停,Law少和資深行山人士陪伴左右,雖然非常落後,但他們沒有抱怨,沒有感到我成為負累,沒有給我絲毫壓力,卻陪伴休息,然後教我節省氣力的方法,給我支持和鼓勵前行,他們在炎夏酷暑中還在教導我,實在有更重的擔子,這些行山情境成為了一種深深的人生經歷。Law少的行為,令我感到行山除了需要體能外,良好的心理狀態也是必須的,而陪伴和支持是心理的加強劑。

最後花了約4個多小時完成了第三段,雙腿十分疲累,然後坐的士在半小時內從水浪窩到尖沙咀,再為兩名病患者診症。其實我是有點後悔在行了數小時山後安排了工作,反而沒有後悔參與這操練活動。我是毅行新丁,需要努力向有經驗人士學習,原來行山是有技巧的,需要定期練習來掌握技巧,我高興Law少沒有當我是醫生,不斷提點身體適應的方法。Law少及資深行山人士的協助,正正體現了「獅子山精神」中的「同舟共濟」,我們應該在生活中活出這精神,作為精神科醫生,我常常跟患者說:

「我是你的同行者。」

只要大家同舟共濟,便可更有信心地跨越路途上的困難障礙。

37度上雞公山的「勇士」
設計鳴謝: 築字室主理人Vicky IG: 築字室

Fitz 樂施毅行者

每年樂毅施行者,Fitz 都會組織一支隊伍,目的不是要挑戰時間,而是希望承傳毅行精神。今年我們以 Law少 許耀斌 帶領一支由精神康復者及精神科醫生組成的隊伍,期望可令市民對精神病有更正確的認識。

有一班行山友叫「獅子山」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獅子山精神隊] 毅行開操 在西貢37度的一天出發之十八死士
[樂施毅行者2017] Fitz x 獅子山精神隊
Fitz Hiking 行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