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遍野金山路_01 路線:麥理浩徑第六段 (大埔公路 – 九龍水塘 – 金山路 – 城門水塘)
長度:約 4.6 公里
起點交通:九巴 72 號 (太和 < > 長沙灣) 、九巴 81 號 (禾輋 < > 佐敦)
終點交通:步行至梨木樹邨乘搭巴士,或菠蘿壩小巴站乘搭小巴前往荃灣

走畢麥徑五段後,隨即走上行人天橋橫過大埔公路,向着沙田方向稍行片刻,轉入前往九龍水塘的金山路即可續走麥徑六段至城門水塘。麥理浩徑第六段,全長約 4.6 公里,為麥理浩徑最短的一段,漁護署建議需時一個半小時,全段海拔不超過三百米,輕鬆易行。

英國政府租借新界後,在界限街以北勘探地形覓地興建水塘,以應付九龍與日俱增的人口,終發現筆架山以西、針山以南的一片谷地適合興建水塘,九龍水塘 (Kowloon Reservoir) 遂於 1901 年動工,直至 1910 年竣工,為首個在九龍興建的水塘,亦為九龍水塘群之重要一員,水塘儲水量達 3.5 億加侖,比大潭上水塘更大。當局隨後在九龍水塘附近陸續興建石梨貝水塘、九龍接收水塘,及至 1931 年九龍副水塘終告落成,惟九龍水塘群明顯仍不足以維持穩定可靠的食水供應予急劇膨脹的人口,規模龐大的城門供水計劃遂應運而生,僅上城門水塘已足可媲美當年港九各水塘儲水容量總和。

沿金山路下斜首先遇上的是九龍水塘溢洪壩,與毗鄰的溢洪壩記錄儀器房同為法定古蹟,走着走着,忽然聽到猴子互相追逐的叫聲,牠們也就是這片土地的真正主人。不過這些獼猴原來卻非原居民,根據漁護署的說法,當年與建九龍水塘時發現附近長有不少馬錢,而馬錢毒性強烈,足以致命,與斷腸草並列香港四大毒草之一,但一物治一物,原來馬錢卻對獼猴無害,由於憂慮馬錢果實會跌進水塘污染食水,故此引入愛吃馬錢果實的獼猴把有毒果實吃掉,後來牠們在此落地生根,繁衍出龐大的獼猴族群,而此地亦成為著名的「馬騮山」。

猴遍野金山路_02
吃得很滋味的樣子

不過到訪馬騮山切忌手攜膠袋或食物,因為這些獼猴基本上不怕人,也很聰明的學懂了搶奪膠袋或能獲得食物,若你不聽漁護署忠告,相信你的下場會很慘淡。此外,餵飼野生猴子最高可被判罰款一萬元,為了個人安全着想,以及幫助猴子回歸自然覓食,還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希望各位切勿以身試法,路經此地時請盡量與猴子保持距離。


隨後來到亦為法定古蹟的九龍水塘主壩,弧形壩面別樹一幟,頗具美感,而壩上景色不俗,海藍色的湖水與湖邊蒼綠樹林配合得天衣無縫,而彎彎曲曲的土黃色湖岸更顯水塘美態。向下游方向看,可見九龍副水塘主壩,遠方則是極富現代氣息的昂船洲大橋,相映成趣。

續沿蜿蜒車路上山,時有獼猴夾道相迎,甚或三五成群在馬路「非法集結」,惟敵眾我寡,沒有長鏡的我縱然手持腳架也實不敢停留對着牠們拍照,還是繼續河水不犯井水好了。牠們頗喜歡翻找垃圾桶,希望牠們沒有吃掉不好消化的塑膠垃圾吧。走畢長長的上坡車路後,經過毅行者六號檢查站,原來有某連鎖餐廳集團贊助的烏冬及飯團,相信對參賽者來說應是人間美食吧。

路經標距柱 M121 後,便要開始留意路旁,按指示離開車路轉入山路,沿金山路走了約三公里後,離城門水塘僅餘 1.4 公里而已,不出十分鐘豁然開朗,惟與方才湖光山色截然不同,眼前盡是一大片熟悉的石屎森林,相信夜幕低垂之時此地景色會更為迷人。大帽山、城門水塘漸現眼前,途經醉酒灣防線城門碉堡的設施,碉堡內部四通八達、錯綜複雜,不要胡亂闖進以策安全。

猴遍野金山路_03
上城門水塘

緩緩下山,遠眺尖聳的針山,憶及前年又是在毅行者賽事當日連走針草帽的點滴,光陰消逝如白馬過隙,時間觀念也真的越來越模糊了。朝沙田方向細看,可見水位甚低的下城門水塘,那拔地而起的水掣塔以及鐘形溢流口 (俗稱水碗)很是壯觀,不過六十年代興建的水掣塔已因塔底損毀故須拆卸重建,今日所見的水掣塔已是近年新建的第二代。

人聲漸沸,原來已步至城門水塘的燒烤場了,沿塘畔而行走至城門水塘主壩,回首遠望早上踏足過的獅子山,於我心有戚戚焉,朝西方北遠眺則為彷如大帽山的「假大帽」—— 禾秧山,不少遊人往往會誤認禾秧山為大帽山,仔細留意可發現禾秧山頂並無雷達站,不過留待其他遊記再詳談城門水塘了,最後續按路牌指示下山前往梨木樹邨祭五臟廟。

原文及更多照片,載於 八十後的光怪陸離

八十後的光怪陸離 facebook專頁

更多:
醉人日落下白泥 — 攝影攻略(下)
獅子山下且共濟 — 麥理浩徑第五段
Eric其他文章
Fitz Hiking 行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