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就傳奇的德魯峰 ▌▲ IV 850m TD+ 6a 

在霞慕尼 (Chamonix) 的早上,即使日出以後氣溫仍然寒冷,因為3754米高的德魯峰 (Les Dru) 仍阻擋著照進霞慕尼的陽光。當地人笑說,霞慕尼的人永遠也活在德魯峰的陰影下。如果你有到訪過霞慕尼的話,最吸引你目光的那一座山峰,90%也會是德魯峰,在著名旅遊冰川景點 Mer de Glace 對面所聳立著魚翅般的山峰,它峻峭的西和北壁擁有很多傳奇攀登。

德魯峰被稱為阿爾卑斯式攀登重要的據點,當時被稱為三大北壁的艾格峰 (Eiger),馬特洪峰 (Matterhorn) 和大喬拉斯峰 (Grand Jorasses) 已有完成攀登路線時,登山家將目光放進三大難題,同樣是垂直的北壁的拉瓦雷多三尖峰 (Crima Grande di Lacaredo),巴迪勒峰 (Piz Badile) 和德魯峰 (Aigulle du Petit Dru)。它們被稱為阿爾卑斯六大北壁。

在二十世紀中,德魯峰更成見登山家發揮的舞台,最為人讚嘆的是1955年登山天才 Walter Bonatti 成功完成德魯峰西壁的獨攀。「One of the remarkable exploits in the history opf alpinism.」成為這次攀登的形容。Walter Bonatti 利用拉吊行裝的系統獨自攜帶79磅的裝備和食物,在西壁上通過有縣岩直壁的地形成功登上德魯峰,此路線稱為 Bonatti Pilar。

不幸地,在2005年德魯峰出現一次嚴重的石崩,位於西壁的 Bonatti Pilar 已成為歷史,再也看不到觸不及。現在,在 Mer de Glace 看到灰白色的山壁便是當年落石後的烙印,也是 Walter Bonatti 所留下給後世登山者傳奇故事的地方。

對於德魯峰的印象是沿至一位登山前輩對它的傾慕,不知不覺間也被它所吸引著。而我是登山初心者,內心對山的傾慕往往比能力為多,很多的目標也未進入射程範圍。而德魯峰的北壁路線也成為我必需完成的路線之一,如果登山者是探索未知領域的探險家,而我卻是喜愛探索前人所走過的路,沿著歷史來追尋自己夢想的登山者。

▌明天我們要爬德魯峰了。

▅ ▅ ▅ ▅ ▅  魯峰20世紀中前的攀登史  ▅ ▅ ▅ ▅ ▅

  • 1879 – First ascent of the Petit Dru, 29 August, Jean Charlet-Straton, Prosper Payot et Frederic Folliguet.
  • 1952 – South face of the Dru, André Contamine et Michel Bastien.
  • 1955 – Bonatti Pillar, The Dru, 22 August, Soloed by Walter Bonatti.
  • 1957 – First winter ascent of west face of the Dru, Jean Cousy et Réné Desmaison.
  • 1962 – American Direct, The Dru, 26 July, G. Hemmings, R. Robbins.
  • 1963 – First solo of the West face of the Dru, Réné Desmaison.

圖片來源: summitpost.org

人生就是不停的訓練 Facebook 專頁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廣告
Halu - 人生就是不停的訓練
一生被訓練所羈絆 堅持十年的運動員精神,曾經是兩項運動的香港代表隊成員,現投入登山運動 發掘阿爾卑斯式風格的探索精神,達致「自主 和 公平 」的登山風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