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Free Solo》劇照

“From Rock to Alpine environment.”

如果大家有留意去年奧斯卡,應該會聽過《Free Solo》(赤手登峰) 這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而今次介紹的其中一個登山家就是主角 Alex Honnold,從岩攀走進 Alpine 地形中。而另一位則是 Tommy Caldwell,如果大家有 Netflix,應該會見過一套名為《The Dawn Wall》的紀錄片,Tommy 就是當中的主角。

在剛接觸登山運動時,會有一種錯覺認為登山是登山,攀岩就是攀岩,這概念只是部分正確。當我在不斷觀看登山界的故事,發現2015年金冰鎬的得獎者是著名的攀岩運動員 Tommy Caldwell 和 Alex Honnold 時,心裡出現一個好奇。一直以來對金冰鎬的觀念也是冰雪岩的路線,為何是兩位攀岩所奪得,我太年輕了,還未能看清登山。

Tommy Caldwell 和 Alex Honnold 在2014年 Patagonia 的攀登季完成了 Fitz Roy 的縱走。Fitz Roy 由10座山峰組成,單是 Cerro Fitz Roy 的攀登難度已令人生懼,但 Tommy Caldwell 和 Alex Honnld 以5天的時間完成 7a A1 65°, 5000m的攀登。

此故事最有趣的不是他們驚嘆的攀登能力,而是 Alex Honnold 是沒太多登山的技術。當 Patagonia大神 Colin Haley 所形容,Alex 在登山的地形上是……..他連冰爪也弄錯了。而他的攀登能力是瘋狂的級數,Tommy 所發現 Alex 對恐懼有相當大的容忍限道,所以他對於風險難度的接受能力也是另一個境界。

雖然 Alex 並沒有任何冰雪攀登的經驗,而這個計劃中並不是重要的問題,因為主要的攀登路線是岩攀為主。而他們所遇到的最大難題是資料不多,縱走的經驗不足,所以沒有一個完善的計劃。但說到他們在攀爬的過程中,信任成為他們最重要的信念,在這個不確定的地形上,對同伴的互信是最重要的要訣,他們形容在攀登過程仍帶著歡笑來應對每一個難題,利用他們在攀岩上的自信成就他們攀登的速度,情況就是有能力和自信,在保護點放置便會減少,對所有的判斷也更快作出決定。

在他們的器材列表也十分有趣,他們只用一個睡袋,在3000多米的山頂上睡覺兩個人共享一個睡袋,這正是登山家有趣的地方,永遠也想像不到他們有多瘋狂,正是體驗 Fast & Light 精神,放棄登山時的舒適來換取相對輕量的行裝。在他們檢討行裝時,竟後悔沒有帶潤手霜,因為濕的手套和鋒利的岩石使他的手皮受傷,相信不少攀岩者也體驗過十指痛歸心的感覺。

看過他們瘋狂的故事後,發現香港縱使沒有冰雪進行訓練,可幸的是仍有很多容易到訪的攀岩場作訓練,最近的下車後徒步5分鐘便到達。即使放工後仍有很多的抱石館進行訓練,如果你喜愛攀登,便不會錯過任何攀登的機會。個人沒有太大攀岩的癮,但再沒有懶惰的借口,繼續向我的6c出發。

圖片來源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Halu - 人生就是不停的訓練
一生被訓練所羈絆 堅持十年的運動員精神,曾經是兩項運動的香港代表隊成員,現投入登山運動 發掘阿爾卑斯式風格的探索精神,達致「自主 和 公平 」的登山風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