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MB (Ultra-Trail du Mont-Blanc),170K,總爬升超過10,000m,入場門檻是 ITRA (International Trail Running Association) 15分,含金量高,有資格參加已有頭有面,今年吸引了183位香港選手參加,是歷年最多。

UTMB 路線出名風景殺人,仰慕已久,而且 UTMB 是山賽界的頂級盛事,雖然無能力成為參加者,也做次逆流大嬸,參加山旅行的 TMB 行山團,一沾盛況,淘個A貨經驗。用7日逆走賽道,路程亦打個7折,約120K。

團友17人,由2X歲至7X歲,那幾位有資格坐關愛座的,人稱四大長老,是全團的快腳精常英隊成員。加兩個領隊,阿寶 (王維寶) 和 Eric (黃尚強)。

26/8 到達法國的 Chamonix,是 UTMB 的起/終點,雖然賽事在31/8黃昏才開始,但小鎮氣氛已十分 UTMB,大台、旗幟、拱門、遊人都是為這次盛況而出現,寧靜的教堂、熱烘的小店、藍天下的雪峰,等待著一宗事情的發生。


第一天 震撼的雪峰和醉人的草原

坐火車到 Tre-Le-Champ (1417m) 起步,往上爬升至2201m的 Aig des Posettes,連綿的雪峰觸手可及,backdrop 是數條像水柱的雲,輕掃過初秋的藍天,任何人用任何手機影出來的都是 stock photo級的場景。作為只見過鳳凰大東的逆流大嬸,震撼!

穿過 Col de Balme (2191m) 到瑞士的 Trient,經過法國和瑞士的邊境線,那裡由一塊十分謙卑低調的石頭分隔開,無高牆、無海關,標誌著歐洲共同體的一個夢,是甜夢還是惡夢,仍然是一個謎。走至山腳,踏著無際的高山草原,朝山谷酒店小屋而行,簡直是 Sound of Music 的 AR 版!

第二天 冰川為伴攀過石海

艱辛的一天,由1279m的 Trient,翻越2665m的 Fenêtre d’Arpette 山峽到 Champex,一口氣爬升千多米,加上日間天氣炎熱,中途是零補給。除了我們的 elite team,對於大嬸和部份團員,是嚴峻挑戰。

終於筋疲力盡到了 Fenêtre d’Arpette 山口,極目是氣魄攝人的冰川、亂石崩雲的大峽谷、高聳入雲的巍峨尖峰。所有的疲累,已忘於天地間。

跟著下山,頗為斗峭,要跨越長長的亂石,傾瀉在狹谷之間,要落手摸石攀行,不過只要慢走,不會有危險。面對大山大景,性價比高!

夜宿於 Au Vieux Champex,房間是雙房雙浴巨廳仲有個設備齊全的廚房,未止,由客廳推門而出,是一塊逾千呎的草地,不及百米處有個小湖,如鏡倒影湖邊的松林和遠景的雪山,經典的瑞士美景,計埋5** 的打咭靚景位,團友都嘩 x3,俾晒心心眼!

晚上間中有 PTL (即300K的賽程) 的參賽者戴著頭燈,穿過黑漆漆的街道,小鎮的居民和旅客即響起熱烈的掌聲! PTL 雖是隊際比賽,聞說不設補給,要在山野和300K的無盡長路奮鬥,man vs wild 的真人秀,令人肅然起敬!

第三天 半天假期享小鎮風情

有半天假期,中午才出發往 La Fouly (1610m),穿過洋溢著歐陸風情的小鎮,也要走過懸崖小徑。經過 UTMB 在 La Fouly 的大型補給站,正在佈置期間,還未開始運作。

夜宿於 Maya Joie。旅館有隻極度嗲人的喵星人,稍一接近,即黐身黐世,輕撫牠的頭頂即咪上一線眼擺個冧樣,不論少女大媽中西人士,皆會過電交出真惑情,手不釋喵!

Eric 是攀雪山高手,也是專業攝影師,晚上他犧牲了睡眠的時間,主動邀請有興趣的團友拍攝星空,因為沒有光污染,拍出了山巒冰川與一夜星空,令人震撼的一幕!

Eric Wong攝

第四天 – 意瑞邊境與狂風喪雨搏鬥

離開 La Fouly (1610m) 往 Grand Col Ferret (2537m),攀升近千米,頗為吃力。沿途還見到野生藍莓,滿佈山頭路徑,團友的小農 DNA 即時發作,採摘而吃,十分鮮甜。當然沒有打包,淺嘗即止,不過已令舌頭變紫。

路上踫到兩位瑞士長者也在行山,傾談之下,才知兩位分別是90歲和86歲,到了這年紀很多都在老人院等待日子。但他們還精神暢旺,體力充沛,健步山野,令人欣羨。他們說數十年前來過香港行山,還大讚山徑美麗,真識逗人!

當我們即將到達瑞士和意大利的國境山峰時,突然烏雲密佈,下起雨來,眾人都急忙從背包拿出雨衣披上,幾分鐘後即演變成狂風喪雨,雨水打在臉上令人感到疼痛,氣溫聚降,相信接近零度。我們瑟縮在標誌著國界的一堆石後面擋雨,同時等待後上的團友。有些拿不切厚衣的,都在發抖。

(團友攝)

齊人後,領隊阿寶號令大家即時下山。眾人奪路而逃,但由於風雨急劇,路面滿佈水坑,山徑開始變為小溪急流,大家不能全速前進,而體溫也未能有效提升,手指僵硬。幸好沒多久雨勢漸竭,因速度差異而散落山徑的團友開始重聚,大家都來個擁抱,充滿刧後餘生的感覺。

夜宿於2025m的 Bonatti 山屋,住客用公眾浴室,最有印象是用熱水淋浴要入代弊,在櫃台免費索取,每人一個,但只足夠約3分鐘的熱水時間,大家都有生存策略,要預先搽定梘液才入代弊,然後極速沖身,不少人都放棄玩極速淋浴的高危活動。充電也是集中在一個地方供全部的住客使用。

第五天 親親白朗峰嘗嘗意大利雪糕

晨早起來,走出山屋門前,已見雲霞輕擱於山峰,掃上淡黃的晨光,是絕色的早景。今天目的地是意大利的 Courmayeur,途徑是次行程重點白朗峰,會超近距離同山峰打咭。天公造美放晴,白朗峰在陽光藍天白雲中現身,眾人都興奮不已,擺晒型仔甫士,當然即上埋 FB 喪吸 like。

下午抵達 Courmayeur 的 Hotel Svizzero 住宿,那裡是頗具特色的小鎮,令人有重回文明城市的感覺。團友們第一時間沖個痛快熱水浴,和洗滌昨天淋濕了的衣服鞋襪。跟著當然是入市中心逛街。去到意大利,雪糕是必吃,款式繁多,有開心果、檸檬、果仁、各種草莓……,雪糕軟滑,混雜極豐富的實質原材料,回味千億個夜晚。3個半歐羅有3大球,性價比超高。

第六天 跨意入法出現低溫症

UTMB 的另一系列賽事,CCC (101K,爬升6100m)在 Courmayer 上午9點起步,就在酒店附近,大家晨早起身去參與盛況,並為參賽者打氣。雖然不是 Chamonix 的大本營,現場氣氛非常熾烈,居民、遊客、參賽者親友、記者,同為選手打氣歡呼!

今天是25K的長征,朝法國推進。第一站是坐吊車到 1960m 的 Maison Vielille。阿寶說可省掉了約兩小時的腳程。話雖如此,仍然有漫漫長路要走。途中經過多款不同形態造型的山谷河川,有沙礫山崗、乾涸冰川、翠綠河谷,活生生是一座大自然的博物館。

已經是第六天連續健行,阿寶知道部份團友體力下降,而且今天是25k的長課,他把全團的法包三文治放在自己的背包中,以減輕我們的負擔,讚!

當接近意法邊界時,突然又來一輪狂風暴雨,幸好今次看了天氣預測,眾人早準備雨衣和厚衫。風雨來勢凶凶,舉腳為艱,大家好不辛苦終於到了邊境的分界石,可以合照一幅。那裡見到 UTMB 的 check point 工作人員,因為風勢大氣溫低,都走入帳蓬中躲避。

眾人全身盡濕,身心俱疲。幾經波折,在風雨中來到山屋 Refuge Des Mottets。是旅程中最簡陋的,只能提供3間四人房給我們,其餘的需要住「大倉」,即營舍,並排了約五、六十個床位,每張床有兩塊薄毯,沒有燈,沒有暖氣,有點難民營 feel。男團友都好有風度,讓女團友住四人房,男人都入「難民營」。大家都明白對山野間的小屋不能苛求。

有一位女團友沒有太多行山經驗,速度較慢,由於今天路程長,她遠遠落後大隊,Eric 負責掃尾,他一直都十分照顧該團友。我們黃昏到了小屋,但到了晚上七時吃晚飯時,還未見他們抵達。大家都十分擔心,因為天色已全黑,還下著雨,氣溫只得幾度,不知他們有沒有迷路? 夠唔夠衫? 有冇頭燈? 足唔足夠食物…? 因為那裡沒有訊號,一直都聯絡不上 Eric,更令大家焦急不已。

我們在小屋餐廳與全部住客一起用膳,大家的心情都有點忐忑。突然門外有兩個人髮端濕漉漉的推門入來,正是 Eric 和女團友,我們都超高興,不約而同鼓起掌來,相信他們必然歷盡艱辛,此刻感到濃濃的巴絲打情,經過數天共處,團友們己建立起相互扶持的團隊精神。給了他們熱湯和食物之後,大家都很想聽他們的故事。

由於今天的路程太長,再遇上那場狂雨,他們大大落後了數小時,晚上氣溫急降,女團友沒有帶足夠的保暖衣服,Eric 把自己的 fleece 給了她,只穿了件 gore-tex 外套,由於速度快不起來,身體沒有產生足夠的體溫。長期失溫,Eric 有低溫症的徵狀,顫抖及非常疲倦。飯後立即上床,阿實把自己的一張毛毯給了他,並放進暖水壺。Eric 還叮囑阿寶午夜12點叫醒他,以防止低溫症的人一睡不起。

幸好翌日 Eric 起來已無大碍,聽男團友說,還見到 Eric 起床後把毛毯摺得四四正正,OMG,在「難民營」瞓也不忘摺被,又識得照顧他人,堅暖男,好一位完美的小鮮肉!

在小屋後面的山,是 UTMB 的賽道,UTMB 已是日的黃昏起跑,晚上開始有選手路經,在小屋仰望,見到戴著頭燈的參賽者,形成一條長長的燈火,往山峰進發,煞是好看。那時下著細雨,異常寒冷,他們要走 170K,毅力驚人。

阿寶攝

第七天 現場見證UTMB冠軍的誕生

這是最後一天的行程,大家已累積行了約100k的山路,好像有點厭戰和疲憊。阿寶看在眼裡,他說由於天氣不太穩定,建議改變路線,原本是由 Col des Fours (2665m) 往 Notre Dame de la Gorge (1100m),約要行7小時 (以那時的狀態,相信會遠超過7小時)。現改為只走到 Les Chapieux (1560m),只需約兩小時。在那裡再找車直接返回終點站Chamonix。原訂了在Notre Dame de la Gorge等我們的車便要取消和損失了租金。

果然兩小時後已到 Les Chapieux,正式完成了全部的行山路線。大家在餐廳休息喝咖啡,阿寶張羅book車,個多小時後有三部七人van和房車,接我們往 Chamonix,車程約兩小時。大家都知這程非預先安排的交通車費不菲,不過阿寶沒有要求我們付出。

返回 Chamonix 安頓好後,約是下午二時,差不多是 UTMB 大賽冠軍選手返回終點的時間 (因UTMB在前一日31/8下午6點起跑,冠軍的外星人約需20小時跑畢全程)。這時的 Chamonix 熱爆,全鎮的人都集中在衝往終點拱門兩旁,為選手歡呼打氣。團友都非常雀躍和興奮,隨人潮湧往賽道兩旁找尋有利位置。

阿寶攝

結果由法國選手 Xavier Thevenard 以20小時45分奪冠,他已是三冠王,亦是連續七年由法國選手保持皇座,不愧是越野界強國。

是晚阿寶安排在一間法國餐廳作全團最後的晚餐,食物異常美味。大家經歷了這麼多天的共同奮鬥,有點不捨。

第八天 驚見絕殺美景

這是最後一天的行程,只有半天活動,下午便乘機回港。一早行出酒店往火車站,仰望天空,駭然在雲霧裡隱現兩座雪峰,如夢似幻般的掛在天上。

我們乘坐登山火車往 Montenvers (1913m) 觀光,沿途驚現數個絕殺美景,令人wow wow不停。

到達山頂後,再乘吊車往冰洞參觀,亦是旅程中最後的一個景點。午餐吃過當地出名的 hamburger,便踏上回家之路。

甜品位

一個餐往往是甜品最令人回味,10天團走了7日山,最令人回味的,不是攝人的河川山谷和連綿山徑,反而是團友間暖暖的人氣,和兩位年青領隊為自己理想打拼的熱忱,回想起來,還感到絲絲的甜。

雖然團友的年齡差距大 (最年青和最年長的相差50年),但十天的相處非常融洽,最年長的 Lisa 姐最受大家歡迎,她骨格精奇,健步如飛,下山如履平地,跑贏9成的團友 (冇作大)。大家都互相支援,十分有同理心,能從對方的處境看問題。

記得上述行得較慢的女團友,有一次為自己遲了到達,連累大家等她,竟然誠懇地走到各人身邊道歉。其實沒有一個人抱怨,大家只擔心她的體力,是否可以支撐下去。但最後她也可以一步一步走到終點,令人動容。

最有甜味的是阿寶和 Eric,前者十分專業,對路線異常熟悉,亦細心聆聽團友的意見。雖然他是山旅行的老闆,但並不計較,不追求事事賺盡。有時團友私下 order 了額外的飲品,餐後付款給他,他都沒有收取,間中更豪請大家飲咖啡。

他更常詢問部份團友是否需要他代背較重物件以減磅,最後一天他知道團友都累翻了,二話不說出資顧用車輛縮短行程。我們都擔心他初出來創業會否虧本。他經常說,他選擇的路線,必須是他也覺得好玩和享受的,才會令自己和客人投入。這忠於自己、忠於理想的態度,我十分認同。

我們的隨團專業攀山專家和攝影師Eric,明顯他不是帶開團油腔滑舌滿口爛gag的導遊領隊。但Eric絕對是具責任感,能耐心照顧團友的暖男。他負責掃尾,十分盡責地陪伴著較慢的團友,連保命的厚衣也會讓給別人。聽他說起攀登世界不同險峰的經歷時,全方位感到他的活力和膽色。一個在任何情況都會起床摺被的90後,難怪很多女團友都對他另一半感到興趣!

最後一提,若你有興趣參加山旅行的 TMB 團,不要以為是行家樂徑,路程堅辛苦(但不危險),更不要以報永X或康X旅行團的心態,阿寶不會提你帶 passport 穿衣、更沒有航機 check in和 morning call服務,慎入!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03241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Dear Yama] 登火山時保住性命要知道的知識
[郁民教室] 戶外開大6個步驟 既環保又衛生
Fitz 行山 Hiking

廣告
逆流大嬸
大嬸喜愛跑山,攀峰下坡,挑戰自己,有逆流大叔的堅持。跑齡雖短,積極鼓勵一眾大嬸踏出行山的第一步,共享大自然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