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藍色膠盤 18月28日
經過近三個月,終於再遇到CoppenTone,看到那個藍色盤子時超興奮!

CoppenTone從南加州開始不斷向北定點設Trail Magic,至今已停過12個地方,由於我在中途跳到北面,令我無緣再遇到他,想不到在華盛頓又遇到了,第四次了!

當我坐在他的椅子休息時,一個南行者(SOBO)來到,他顯然是第一次遇到他,就問CoppenTone是不是在ThruHiking。

“No, I am Thru-Trail-Magicing.”

我還真是第一次聽Thru-Trail-Magicing這個詞。。。還有就是,原來CoppenTone在十年前走完一次PCT…

重點不是他準備的食物,而是CoppenTone本人。

熟悉的藍色膠盤 2

大家都知道,我一個人徒步已經有兩個半月了,雖然我很享受自由配速,想休息就休息,想出發就出發的生活,但我還是想我的行程,有更多的體驗。

有一晚,我如常一樣,在接近九點時來到露營區,那裡已經有六七人搭好帳篷,正在聊天,其中我只認識一個人,Poppy(圖左一),他為人搞笑,又常主動向其他人介紹我,所以我一直對他有好感。但當時我仍沒想過組隊這回事。

第二天早上,他們幾個人六點半就出發,而我也因為被他們吵醒,早早起來就和他們一起出發。不知道為什麼,我就突然有了想和他們組隊一起走的想法。

在走PCT前,朋友問我「一個人走嗎?」時,我總會回答「是,不過我會在小徑上找人組隊」。不過事實上,要找隊友非常困難,我英語不算好,再加上中西文化不一,令我很難融入西方Hiker圈子中,所以我也不再有和他們組隊的想法。

但今次,我沒有問過他們「能不能一起走」,而只是走在一起,他們停下吃飯,我也跟着停,當我拋離他們時,又會等一下他們,後來他們有什麼計畫和打算也會知會我,再加上大家的速度和行程計畫相近,不知不覺,我就變成他們之間的一員了。

不過話說回來,我說很難找隊友,其實更多的,是我自己不想加入他們吧,想要別人接受你,先要自己接受別人吧。

圖為今天我們來到補給點後,Poppy在沒知會我的情況下訂了房間,因為他打算讓我們免費住!

左二為Clinic ,右為Bey

熟悉的藍色膠盤 3

華盛頓州的天氣真的變幻莫測,上午神一般的雲,下午大霧幸好沒下雨。。。雲霧擋了半邊天,但下半部又清楚無比
熟悉的藍色膠盤 4中午吃飯時,有個比較少見的HIKER在同一位置,我們問他叫什麼名字:

「沒什麼特別。(Nothing special.)」

靜了一秒後。。。

「你是不想告訴我們,還是你真的叫『Nothing special』?」

「對呀,這是我的Trail Name。」

「你是怎樣拿到這個可笑的名字?」

「我一直都沒有Trail Name,每次有人問我叫什麼名字,我回答我的真名,他們都會一臉失望的說一句『Nothing special』,後來就有人建議我用這個作為Trail Name。」

。。。

#吳廣德

熟悉的藍色膠盤 5

 刀刃,走在狂風與山脊之間

 

熟悉的藍色膠盤 6

捐款資訊:
HKAAL 香港截肢者協會有限公司
捐款戶口名稱: HONG KONG AMPUTEES ASSOCIATION LIMITED
中國銀行賬號: 012-676-0-011764-0
捐款後請拍攝入數紙,發送至[email protected],並註明「美國徒步籌款活動」。

重行人生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重行人生] PCT重要地標—眾神之橋
[重行人生] 集合200帳幕的PCT Day
[重行人生] 餓鬼樂園
[重行人生] 距離加拿大860英里
[重行人生] 人品大爆發
[重行人生] 進入俄勒崗州
阿寶@重行人生@Fitz.hk

分享
阿寶@重行人生

王維寶,前港聞記者、長途徒步者、順風車旅遊者。於2014年離職後,由廣州順風車5000公里到拉薩、徒步1300公里環繞臺灣一周、澳洲工作假期期間順風車遊澳、並於2016年徒步全長約4300公里的太平洋山脊步道,由墨西哥穿越美國西岸到達加拿大,為香港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