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日 第一百二十二天 華盛頓州 Snoqualmie Pass 第3825公里

多雨的華盛頓州,令這裡美景升華而被稱為世外桃園,但也因為多雨,大大增加了這段路的難度。經過幾個月的徒步,遇過雪坡,遇過黑熊,遇過溪流,但下雨後裝備長期濕透所引致的低温症,卻是徒步者的隱形殺手,也是我在華盛頓州最害怕的敵人。

曾經聽說,往年有徒步者很幸運地在城鎮避開所有下雨天,順順利利走到加拿大;也有人很慘的,差不多每一天都在雨中徒步,非常狼狽。我不奢求運氣,但也盼望上天高抬貴手,下少幾天雨我已經非常感恩。

那天當我走在極為險要的「刀刃」時,雖然風速極強,但可幸天空放晴,能夠觀賞美景的同時,也不用太受罪。說不定強風是變天的先兆,當我們離開刀刃後不久,天空馬上變得烏雲密佈,我們馬上穿上全套防雨裝備,在雨中趕到補給點 Snoqualmie Pass,可恨的是,天氣預報說未來幾天都會持續下雨。

人就是這樣,我們鼓起勇氣離開了文明都市的舒適圈,前來徒步艱辛的 PCT,卻又再次跌落另外一個舒適圈,隊友們都不打算在明知未來幾天都會下雨的情況下繼續徒步,所以決定留在補給點休息一下。

佷多人都會問我,在行程當中,有沒有出現過放棄的念頭,我的回答是「沒有,但有相當沮喪的時候。」華盛頓州的自殺率是美國最高的州份之一,當我百無聊賴地留在補給點時,心情長期處於極度抑鬱的狀態,同時也引起連鎖反應,我的思鄉情緒突然一湧而出,非常想念香港的一切,再加上長期受徒步者飢餓症摧殘我的心志,令這短短的幾天,是我百多日以來最痛苦的日子。


來到行程的尾聲,徒步者都會對 PCT 依依不捨,不想太快回到現實,但我卻是個例外。除了因為思鄉病外,對我來說,PCT 只是我這個人生中的一小部分,回到香港後的新挑戰,才是我真正需要面對和克服的難關,在漫長的徒步行程中,我在腦海中已經模擬過無數次回港後的一些新計劃,對於我這個沒有耐性又常常「三分鐘熱度」的人來說,我真的很想快點走完 PCT,開始人生下一個階段,但受困於大雨下,那種停滯不前的痛苦,令我腦海中,出現了一把惡魔的聲音。

「你坐車跳過這一段吧,反正也不會有人知道的!」惡魔在我耳邊輕聲細語。的確,如果我有心作弊的話,我絕對能夠騙到所有人,但是我卻無法騙過自己,如果我作弊跳過這一小段,這一刻當然會很爽,但事後必定會後悔,自己堅持了幾千公里,為什麼要跳過這短短的百多公里呢,為了一時快,令整個行程留下污點。

當我在台灣徒步環島時,很執着於「完全不坐車」這一個規則,認為坐順風車是作弊,但當我和隊友走到九份時,有朋友提出要載我們一程,最後我接受了,令自己一直都記得這省掉的七公里。我明白,這七公里只是微不足道,我不應該過於執着於公里數,最重要是自己開心就好,但這次腦海裡的聲音,是自己內心軟弱的借口,而克服軟弱,正面逆境是我這次美國之旅最大目標,如果我屈服了,走完 PCT 又有何意義呢?

曾經有完成過PCT的前輩對我們傳授不放棄的秘訣,就是「永遠不要在糟糕的日子中放棄 (Don’t Quit On a Bad Day)」,在這幾千公里的路上,我們必定會遇到很多難題,有時候我們的心情會變得非常糟糕,在這種心理狀態下,我們很難維持着客觀理性,去分析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如果你在這麼糟糕的情況下放棄,之後很有可能就會後悔自己的決定。所以如果遇到低潮時,再怎樣也要咬緊牙關撐過去,待逆境過後,自己再冷靜思考一下,怎樣才是最適合自己的決定。

我很感恩,在華盛頓州能夠遇到我的隊友,令我在心情最低落的時候,無形間阻止了我放棄和作弊的念頭,渡過了最困難的這幾天,當我們再次出發,回到步道後,我心中的陰霾馬上散去,因為我知道,即使走得再慢,我還是很踏實地不斷接近終點,我已經撐了上百天,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我到達加拿大。

編按:本文是阿寶著作《最慢的速度》其中一篇滄海遺珠。

《最慢的速度: PCT徒步太平洋屋脊》現已上架,在香港和台灣各大書局均有發售。

博客來 金石堂 誠品 讀冊

重行人生 Walk Thru The Planet

Fitz 連結: https://fitz.hk/?p=100405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重行人生]《最慢的速度》刪減篇連載 (一): 支撐
[重行人生] 《最慢的速度: PCT徒步太平洋屋脊》寫作點滴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
阿寶@重行人生
王維寶,前港聞記者、長途徒步者、順風車旅遊者。於2014年離職後,由廣州順風車5000公里到拉薩、徒步1300公里環繞臺灣一周、澳洲工作假期期間順風車遊澳、並於2016年徒步全長約4300公里的太平洋山脊步道,由墨西哥穿越美國西岸到達加拿大,為香港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