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利戰記07
賽後跑鞋痕跡

(續上文,作者的隊友相繼退出,他與不相識的「女俠」繼續行程,但發現坐上了「午夜快車」……)

氣溫急降加上濃霧籠罩路線,絕對影響了各位選手的表現,如果帶傷勉強作賽,輕則退出這場比賽、重則永遠不能夠再踏足賽道,所以懂得「進一步就是退」的道理是很重要的。有一位新相識的隊友就是基於傷患未清的原因,選擇在大埔公路退下火線;希望我在阪馬可以再與他並肩作戰,記著我是綠隊呀!

現在五個人一條心,大家互相幫忙,黑夜穿梭山野之間難度頗高,稍為分心入睡、氣力不繼,必定遲早出事,PK更加是平常之事。我們儘量找話題聊天來增加清醒程度,就在我找補給訴說食素容易肚餓,大家即時起哄;原來我的新隊員都是素食者,更加是素食長跑組成員。時下認識長跑的新朋友難、認識食素的新朋友更難,而認識喜歡長跑而又決心食素的新朋友就確實難上加難,其實我還剛剛like他們的面書呢!真是緣份的天空啊!

每當隊伍步速開始減慢的時候,第二位女俠就會挺身而出,走在最前線,希望可以拉快其他隊友的步伐。而我便和與我一隊的女俠守在二三位,總算跟得上。在黑夜閒談之際,我突然發覺地上出現扭動身影並大喝「小心」,即時一手拉著女俠阻擋前進去路;頭燈一照之下,原來是一條不慌不忙的銀腳帶毒蛇橫過馬路;可能牠正在追捕蟾蜍,但如果女俠真的踏在蛇身,恐怕都已經…。這個經歷讓我們更加打醒萬二分精神,雖然已經深宵,大家仍然能夠保持警戒狀態。終於來到鉛鑛坳的涼亭,只見帶頭的女俠很瀟灑地坐在一旁、若有所思,盤算下一段的行走對策。

每到一個休息點,我都會爭取補給、伸展手腳;每次我都問女俠疲累嗎?她鬆鬆腳換來的每個答案總是OK。我說她們好勁、好犀利、好堅、好跑得、好…,已經再沒有辦法找到更貼切的形容詞了。我唯有掩飾自己的疲累,盡快配合她們的時間表一同上路。女俠曾經問我的目標完成時間,我說是三十小時,而她是二十至廿二小時。她這個目標,我能夠做到嗎?我知道我的長處是堅強的毅力,但現實是身體的反應能夠趕得上嗎?

來到這一刻,反正也沒有回頭路;要是退,就首先向著下一個檢查點進發。我們一直向著大石級俯衝;速度之快,令我想起多年前在尼泊爾夜行一幕,雙腳好像飄浮空中,眨眼間我們三人又來到下一個檢查點,工程人員奉上一杯南瓜湯直暖入心;這亦出現一個關鍵時候。

%e9%9b%b7%e5%88%a9%e6%88%b0%e8%a8%9805
充足素食補給

「等,寂寞到夜深,夜已漸荒涼,夜已漸昏暗;莫論你在選擇人,人亦同選擇妳…」等,確實不是辦法,時間不會等人,我們需要客觀判斷形勢。待比較滯後的兩位隊友到達檢查點,並經過資深跑友分析之後,這兩位隊友決定退下火線。原本來自三個不同隊伍的人終於走在一起,大家都是素食者、大家都熱愛長跑,現在我就要跟兩位女俠一起並肩作戰了。

下一個目標就是要「打大佬」,首先是九龍坑山;經過十八小時不眠不休的皮肉之苦,仍然不畏艱辛,除了隊員之間的信任,就是支援隊員的赴湯蹈火。還記得在大埔公路退出的長跑隊友嗎?他緊守承諾來到太和橋,為我們帶來自家製壽司、咖啡和可樂;就算所有東西都是冰冷,我和兩位女俠仍然感覺到朋友之間無限的溫暖。所以「打大佬?駛咩驚喎!」

這時,女俠傳來既緊張又興奮的消息:她們有素食長跑組的資深隊員參加旋風156賽事,現正回程之中,可能就在這個山頭相遇。所以,我們特別留意山上向下走的燈光,終於在階梯上迎面踫著領先隊伍,他們仍然保持著雄糾糾之勢、兩眼發光、戰意高昂。就在我們來到鶴藪檢查點之前,終於給我們遇上這名資深隊員,他已經攀越一百公里,但還是精神奕奕、體力充沛,絕對是一名跑山界的勇者,也是愛惜生命的素食者,有機會讓我認識你可以嗎?還有五十多公里,努力!

來到最後一個支援站作充分準備,一會兒之後我們就要打最難對付的大佬:八仙嶺。女俠提醒我不用心急,只要慢慢走,必定可以來到仙姑峰的。生理心理質素都已經調校妥當,現在就專心望著天梯,一步一步向上行;縱使天陰微雨,還是感覺到十月十一日的晨光初現,山勢愈高天氣愈冷愈大風、地面愈濕愈滑愈難前進;可幸風雲變色如入仙境、盡收眼眸,實在畢生難忘。伴隨著輕鬆心情,反而腳步輕盈,梯級如平地;一瞬間,一個又一個的仙峰都被我們征服,太好了。

毅行戰記(下)_f
寒風中的八仙嶺

天也亮了,我們快快的走到檢查點,原來還剩下六、七公里就可以到達終點南涌,但問題反而更大;對著一條不見盡頭而平整的大石板路,我士氣一沉、睡魔呼喚,腦袋想不出話題,潛藏著的腳踭痛楚也即時浮現。幾經多次振奮、幾經重重波折,我們三人行終於重返石屎路,當看見女俠的跑友也正在等候著,疲倦的身軀再次被注入動能;最後的幾佰米是充滿愉快和喜樂,完成時間已經不再是一個枷鎖,能夠與兩位女俠成功邁向七十八公里的終點,實在感激萬分。沒有她們的出現,恐怕我亦不會存在。難度這就是上天的安排?

我們越過打氣團的鑼鼓聲和歡呼聲,手牽手衝過終點布條,為「雷利衛徑長征」劃上完美句號。最後,還要麻煩女俠的跑友接載我們去午饍和火車站,而知道女俠決定返回香港島為資深跑友打氣陪跑,實在佩服她的鐵人毅力,並且欣賞她的健美四頭肌。

現在就坐上小巴等候回家途中,我一閉上眼,就可以入睡,回到虛幻;突然掙開眼,又重返現實。幸好趕得及叫落車,雖然感覺雙腳劇痛,但心靈上異常滿足;因為我證明了自己的實力,更為海外超級馬拉松開了綠燈。

我問自己:「還繼續玩這種瘋狂山野賽事嗎?」口說不,但心裡就話…好…好…好!

再次多謝兩位女俠!

更多:
Fitz.hk Facebook 專頁
雷利戰記 (上)
李照邦@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