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季來臨加上疫情緩和,香港各處山頭出現行山人潮。其中,有「Eason山」之稱嘅大嶼山大東山,一如既往有大批追尋芒草人士慕名而至,打卡之餘,亦對生態造成破壞。90後攝影師 風景遊人 Landscapes Traveler早前就喺 IG 發文,講述佢事隔一年再上大東山,見到嘅種種改變:

多咗好多條「新路」

為咗有被芒草包圍既效果,好多人都會用最直接既方法走入芒草堆入邊。有人會用行山杖整開芒草、有人會踩斷芒草,久而久之一條「新路」出現咗。打卡位一個兩個點能滿足到蜂擁而至既人呢? 所以只好開闢更多新路,由大自然去承受。

多咗好多伸手可及既低飛航拍機

航拍機入手門檻低,最平幾千蚊就有一部,對好多大媽大叔黎講可能係宇宙黑科技。佢地手執一部航拍機,就可以成為同行既人既焦點,起飛降落都有人歡呼喝采。用得航拍機,當然係要高角度拍攝,但我遇到最多既,竟然係我伸手可及既低飛航拍機。先唔講啲咩例咩守則,用常識都知道咁低飛對途人係有危險,更何況係咁多人既山路到?

多咗好多自私既攝影人

到左日落時分,愈黎愈多人聚集到一個位置影相,一早到左既當然會係合適既位置等待;遲啲到既可能冇得係佢心儀既位置影相。不過唔緊要,佢地會採取一個相當進取方案 – 走得更前。無錯!就係企係你相機既前面,開埋腳架,set 好晒機,然後回頭望你一眼露出勝利者既表情。的確,人無恥,則無敵。到咗magic hour,呢班人仲開始霸佔路中心玩起光管既長曝,要落山既人被迫要等佢地完成「大作」。到攝影團領頭人話:「好啦,影埋呢張比人過先。」啲人先可以落山。

多咗垃圾

垃圾多已經變左成日講既野,有人默默淨山淨海,有人繼續消費大自然。冇人要求你幫手執,但作為一個有文化既人,#無痕山野 #自己垃圾自己帶走 #leavenotrace ,真係有咁難?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Terrence | Hong Kong(@terrenceyeung)分享的貼文

圖片及文字由 風景遊人 Landscapes Traveler 授權轉載

IG: https://www.instagram.com/terrenceyeung/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