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台灣之寶陳彥博,於2016年出戰「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The 4 Deserts Race Series,包括中國戈壁沙漠、智利阿他加馬沙漠、埃及撒哈拉沙漠,以及南極)。剛結束的南極站,為陳彥博最後一站。這篇文章,為他結成南極250公里比賽後所發,記述他如何勇奪世界冠軍的歷程。原文載於 陳彥博Facebook專頁,題為編者所起。


%e6%9c%80%e5%be%8c250%e5%85%ac%e9%87%8c-%e9%99%b3%e5%bd%a5%e5%8d%9a%e5%8b%87%e5%a5%aa%e4%b8%96%e7%95%8c%e7%b8%bd%e5%86%a0%e8%bb%8d-%e8%a6%aa%e6%92%b0%e8%b3%bd%e5%be%8c%e6%84%9f%e8%a8%8012016 全球4大極地 世界大滿貫總冠軍!!
最終站 – 南極洲Antarctica 250km超馬賽達陣

船隻航行了800km,終於從南極洲回到文明世界,
昏睡了一天,現在還是依然疲憊、頭有點昏,
這次南極洲賽事,是目前我跑過最難的地形之一,
不只是耐力上的挑戰,更是極端意志力的考驗。

最後一站4大極地總冠軍積分戰況相當激烈,
我排名第一、義大利Andrea第二(差4分)、美國特種部隊Kyle第三(差7分),
只要扭到、失溫、或是凍傷、跑錯路…等任何狀況,有可能就會失去總冠軍獎座,在賽前我感到這次壓力特別大,有時會淺眠,或是過度擔心許多狀況,重複檢查裝備得次數也比以往還多3次以上,有時甚至會喘不過氣,我才了解到,如果想拿下總冠軍,這是必然會產生的壓力,必須去適應、必須承受,只是沒想到,壓力會如此巨大…


Day 1 賽程公布為12個小時,一開始就是決勝日,每圈14km沿著科學考察站環繞,起跑後,Kyle速度之快馬上領先飛奔,我嘗試適應南極地形以及熟悉路線,加上第一天就是long day,體力將會大量透支,一開始便用較保守的跑法推進,在10km後,我的名次位居第六,這是相當糟糕的名次,如果南極單站沒有排名前三,總冠軍積分可能就會輸給美國選手Kyle,我正打算開始加速追趕,但賽道的雪況時在太困難,原本是積雪的陡斜坡路段,變成了一個個小冰池,除了會打滑之外,我還摔倒好幾次,每踩下去一步,鞋子、襪子就算是防水材質,也全都會濕,相當難受,賽道上的地形困難度一直都很高,有點超乎我的意料之外,全是軟雪,沒有結冰紮實的地形,沒有一步是輕鬆的,我試著加速沉穩應戰,但卻不知道為什麼一直逐漸被拉開,

「不可能…賽前的調整做得還不錯,為什麼一直被拉開…不可能的…」

「糟糕!如果追不到前三,再這樣下去真的拿不到總冠軍…」
%e6%9c%80%e5%be%8c250%e5%85%ac%e9%87%8c-%e9%99%b3%e5%bd%a5%e5%8d%9a%e5%8b%87%e5%a5%aa%e4%b8%96%e7%95%8c%e7%b8%bd%e5%86%a0%e8%bb%8d-%e8%a6%aa%e6%92%b0%e8%b3%bd%e5%be%8c%e6%84%9f%e8%a8%8011我開始負面思考,焦急問自己該怎麼辦,同時突然感到一陣無力、暈眩、想吐,零下的溫度長時間競賽,導致快速流失大量熱量,已經開始嚴重的低血糖症,我趕緊吞下大量補充自製的起司塊、5個巧克力、一個Gel,過了8小時候,膝蓋、腳踝已經開始疼痛,下午4點,前方的選手開始慢下來,此時我追住機會開始急起直追,左大腿後拉傷的疼痛開始出現,12小時後第一天賽程結束我排名在第四名,和第二、第三名僅差1km,和第一名Kyle差距4km,仍然有機會…

原本想說Day2賽程較短可以讓我們休息,沒想到公佈,又是7小時!!!我幾乎無法接受昨天已經12小時!今天又是7小時!很不甘願的趕緊換上裝備準備登島繼續競賽,每位選手們也都鴉雀無聲…這天上上下下的雪況已經讓我拉傷與腳踝的疼痛逼近臨界點,我吃力跟緊Kyle一同到終點,排名上升到第二名。

%e6%9c%80%e5%be%8c250%e5%85%ac%e9%87%8c-%e9%99%b3%e5%bd%a5%e5%8d%9a%e5%8b%87%e5%a5%aa%e4%b8%96%e7%95%8c%e7%b8%bd%e5%86%a0%e8%bb%8d-%e8%a6%aa%e6%92%b0%e8%b3%bd%e5%be%8c%e6%84%9f%e8%a8%805回到船上休息時,已經無力到快站不穩,最糟糕的事,膝蓋、腳踝發炎已經痛到無法入睡,裡面像是有針一直在扎骨頭一樣,沒有選擇,我只好吃止痛藥灌水趕緊入睡…

Day3起床已經極度疲憊,心態也已經鬆懈,大家正討論是時候讓選手休息了,不可能再跑那麼長,頂多3小時,或是休息日,結果沒想到主辦單位一公佈,怕後面幾天氣候開始變差,隨時有可能停賽,他們決定拉長競賽時間。
10小時!!!什麼!!!該死的!!!又是該死的10小時!!!

%e6%9c%80%e5%be%8c250%e5%85%ac%e9%87%8c-%e9%99%b3%e5%bd%a5%e5%8d%9a%e5%8b%87%e5%a5%aa%e4%b8%96%e7%95%8c%e7%b8%bd%e5%86%a0%e8%bb%8d-%e8%a6%aa%e6%92%b0%e8%b3%bd%e5%be%8c%e6%84%9f%e8%a8%806我一聽到之後一陣絕望:「夠了!!不該是這樣的!!我的身體已經極限了!!前兩天已經跑了160km!!腳已經發炎!!我需要休息!!夠了!!」

這強烈的思緒我已經快要按耐不住…大家開始一陣寂靜,接著又開始表達情緒上的不滿,沒有人能夠再承受這樣的強烈負擔,會垮的!!而且一登島之後,看到賽道我簡直快昏倒,我站在起點,抬頭看著鬆軟的上坡,非常無力,一圈1.4km,連續上下坡鬆軟雪質,重複繞10小時!!!

我鼓勵自己,有過加拿大育空700km的經驗,我能夠撐完的!只要冷靜穩穩的作戰,一定可以完成今天的賽程的,這是一場意志力的賽事,看誰能撐的久。雖然我不斷這樣和自己對話,但其實心裡是拒絕的,起跑後2小時我依然都是排斥的狀態。

我好希望現在、此刻突然颳起暴風雪,或是聽到船鳴聲,馬上停止比賽,能見度慢慢變差,好幾次我以為聽到船鳴得聲音,結果都是自己的錯覺,過了5小時,我已經快要接近崩潰了!
「這什麼比賽!這什麼規定!為什麼連續三天都是高強度long day!!我是人,不是機器!!我需要休息!看看我的腳、膝蓋,已經腫起來痛到不能跑了,要繞幾圈?我已經繞幾圈了?!還要多久在這無止盡的1.4km狹小圓圈裡!!」

在我抱怨的同時,南極天空已從下雪變成下雨,衣服、襪子、鞋子,所有的裝備都已經濕透,加上跑在鬆軟的雪地上,每一步都越陷越深,每一步腳踝、膝蓋發出劇烈抗議的劇痛,腳趾頭從起跑到現在已經冰到刺痛,僅能在抬腳的同時抓抓腳趾,確保還有知覺,發炎的膝蓋早已痛到吱吱作響,看著第一集團選手不斷逼近,我沒有停下來換裝備,只能咬牙的繼續堅持下去…
「為什麼最後一場比賽這麼逼人,眼睛永遠只能低頭看著賽道,只要一分神,馬上就會摔倒,連休息一秒鐘奢侈的時間都沒有,完全沒有停下來喘氣的機會,根本沒有抬頭看過南極的景色…

永遠,只能低頭,看著賽道!賽道!!賽道!!賽道!!!
3小時過去、5小時、8個小時…
拜託…誰都好,誰可以現在、立馬就停止這比賽…拜託…
颳風、下雪、下雨、下雪,賽道的狀況已經快把人逼瘋,
我已經要撐不下去了…越來越冷,好想吐…」

%e6%9c%80%e5%be%8c250%e5%85%ac%e9%87%8c-%e9%99%b3%e5%bd%a5%e5%8d%9a%e5%8b%87%e5%a5%aa%e4%b8%96%e7%95%8c%e7%b8%bd%e5%86%a0%e8%bb%8d-%e8%a6%aa%e6%92%b0%e8%b3%bd%e5%be%8c%e6%84%9f%e8%a8%802「馬的,都撐過那麼多考驗了,你會現在對自己認輸?把你那該死的腳抬起來!抬起來!所有選手都正等著你倒下,也期待你倒下,等你一鬆懈,他們就能夠超越你了,也是他們正等待的,給我看著,他們每圈正不斷盡力在逼近你、要擊垮你,你甘心這樣的結局?!只要被他們倒追一圈,你就會開始放棄了!!」

閉嘴!給我閉嘴!離開我的大腦裡!!閉嘴啊啊!!!!
「喝啊啊啊啊啊~~~~~!!!」
我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情緒,對著天空大喊!

很好!就是這樣!你總是這樣!不會這樣輕易認輸的!繼續往前!!把過去到現在所累積的訓練,證明給自己看吧!

我總是不斷和自己對話,告訴自己再堅持一下,一直到10小時賽程結束後,依然排名第二,我終於能夠停下來,卻突然流下眼淚,在體力上、精神上、意志上,極度折磨,折磨要快要崩潰得狀態,來到南極,連一眼景色都沒看過…都在高度壓力得競賽狀態…

這晚,發炎劇烈的疼痛,已經無法壓下來,我吞了2顆止痛藥才能入睡…
真得很痛苦…這痛苦…已經超乎我的預期…

%e6%9c%80%e5%be%8c250%e5%85%ac%e9%87%8c-%e9%99%b3%e5%bd%a5%e5%8d%9a%e5%8b%87%e5%a5%aa%e4%b8%96%e7%95%8c%e7%b8%bd%e5%86%a0%e8%bb%8d-%e8%a6%aa%e6%92%b0%e8%b3%bd%e5%be%8c%e6%84%9f%e8%a8%803Day5,我的最終日,最後15km的距離,我知道,就是今天了!這一年所有的一切,都要在今天結束了,大滿貫世界總冠軍這個夢想,就要實現了!

這天賽道依然不輕鬆,Z字形的陡坡,接連驟降的下坡,歐美選手都很高、腿也很長有體型上的優勢,下坡雪深度大約到他們的膝蓋,而我跑下去「刷」一聲!就已經陷到腰部了,一直打滑或是卡在雪裡動彈不得,非常使勁才能移動。出發沒有多久我就被拉開,同時,鞋子、襪子全濕腳趾受凍以外,腳發炎的狀況越來越嚴重,腳越來越腫,痛到每一步已經幾乎要崩潰…

隨著一圈圈結束,我的情緒開始越來越激動,來到了最後一圈,
這一年的賽程,已經完成997km了!最後3公里了,最後一圈了啊!
爬上山頂的同時,我握緊拳頭,垂著胸口大叫了一聲,
這一振臂,是對自己的鼓舞,也是對自己的解脫,我從裝備包側袋拿出那期待已久的國旗,陪著我7年四處征戰的國旗,在風中拉開,開始做最後的衝刺,
即使腳已經痛到令人嘶吼,我依然繼續跑著,大口喘氣的跑著,就要到了!
就要到了啊!!
回想撒哈拉沙漠、戈壁沙漠、Atacama沙漠,還有現在的南極洲,
這一切,都要抵達到終點了!
終點出現在下方,我已經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緒,不斷大口呼氣、開始大吼往前衝,最後100m!最後50m!!最後10m!!!

%e6%9c%80%e5%be%8c250%e5%85%ac%e9%87%8c-%e9%99%b3%e5%bd%a5%e5%8d%9a%e5%8b%87%e5%a5%aa%e4%b8%96%e7%95%8c%e7%b8%bd%e5%86%a0%e8%bb%8d-%e8%a6%aa%e6%92%b0%e8%b3%bd%e5%be%8c%e6%84%9f%e8%a8%807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跪在地上,撕破喉嚨、用盡全身的力氣、用盡生命的對著天空長聲怒吼,
辦到了啊啊啊!!!陳彥博!!!真的辦到了啊!!!到終點了啊啊啊啊!!
嘶吼結束後,我隨即低頭在雪地裡崩潰大聲哭著…

怒吼聲,代表著,這一年漫長痛苦賽程的結束…
哭泣聲,代表著,可以回家了…終於…可以回家了…
真的,抵達到終點了…
這一整年,這一切,這所有的壓力與痛苦,終於都結束了…

南極的天空,很巧的在此時,開始溫柔的飄下雪花,這是大自然給予最棒的終點禮物,歡慶過後,我趕緊換上羽絨服,遲遲沒有回船上休息,走到岸邊,靜靜地坐下,看著南極的雪山與冰河,還有眼前的企鵝,一切,這一切好不真實,雪花越下越大,我坐了好一陣子,終於可以靜謐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頒獎典禮時,我其實有些緊張,從主辦單位麥克風講出:「這位年輕人,他完成世界了四大極地賽事,他曾在戈壁沙漠54度高溫中倒下又重新站起,他沒有每一場比賽都贏,但他每場比賽都是拚盡全力,從來都沒有放棄過,讓我介紹,2016年 4大極地,世界總冠軍,他是Tommy Chen,來自台灣!

在歡呼聲中,手中接下這座總冠軍獎座,一直都不太相信是真的,也很榮幸創下亞洲首位總冠軍的紀錄。%e6%9c%80%e5%be%8c250%e5%85%ac%e9%87%8c-%e9%99%b3%e5%bd%a5%e5%8d%9a%e5%8b%87%e5%a5%aa%e4%b8%96%e7%95%8c%e7%b8%bd%e5%86%a0%e8%bb%8d-%e8%a6%aa%e6%92%b0%e8%b3%bd%e5%be%8c%e6%84%9f%e8%a8%804

30歲這一年,是一個階段的結束,也是新的階段的開始,
超負荷的一年,也是成長最多的一年,
選擇這條路,這一個夢想,雖然痛苦,但,我從來沒有後悔,

競技運動,帶給人的美好,是讓人看見永遠努力不懈的過程,
從瞳孔中感受到那份熱情、自信、超過一萬次以上痛苦折磨的訓練,
對於極地超級馬拉松,
重點不在能跑多遠、多快,而是在於無論如何永不放棄,
不斷堅持的完美表現,
在吼叫中釋放、在喜泣中成長,
這份激情,
所帶給人看到的,是希望,那可以緊緊握住的希望,

運動員帶給我的這一生,是內心永遠的誠實,永遠的真實,
這一輩子,我奉獻其中,奉獻給運動員的一生
人生的重點,不在於勝利,在於努力
The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not triumph but the struggle.

謝謝每一位為我加油、鼓勵的朋友,一路陪伴著這個巨大的夢想的實現,
也許我們不認識,但我都感受到了,謝謝你們。

Pain goes away
Quitting is forever
Run For Dream

–陳彥博筆 2016年11月30日
In Ushuaia Argentina

陳彥博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陳彥博戈壁之戰] 從鬼門關逃出來的17公里
台灣陳彥博G2G 273Km超馬奪冠
Fitz Hiking 行山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