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村上春樹在《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一書中把 “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 這句箴言翻譯成:「痛是難免的,苦卻是甘願的。」

最新的科學研究顯示,原來「痛易於忘記,苦後會回甘,正是馬拉松。」所以,我們一次又一次中伏。

要數最痛苦的馬拉松,莫過於我的首馬新加坡馬拉松。我俾人老點話初馬最好揀12月頭的『坡馬』,一來易報,二來賽道平坦。點知除了這兩個優點外,她有十萬個缺點。

起步時間比倒屎還要早,是凌晨四點,提早一小時到達起點寄存行李,排隊去廁所和熱身,即係兩點鐘起身,你話之前一晚瞓好定唔瞓好。

寄存行李地方是草地公園,之前一晚落大雨,地面泥濘不堪,兩叉嘢白色日版 Tarther 即時報銷。起步兩小時都是摸黑跑,只聽到男人嬌喘聲,腳步聲和呼吸聲,撲鼻而來是陣陣令人作嘔的濃烈體臭。出太陽時便是折磨的開始,歹毒陽光兜頭劈落嚟,全身發滾,全身曬得通紅十足乳豬全體。

好辛苦去到折返點,回程時賽道兩旁彷如盟軍登陸的諾曼第海灘一樣,一個個虛脫的跑者倒臥地上。有人不省人事,有人口吐白沬「典地」抽搐,有人失常破口大罵,有人語無倫次自言自語:「What the fuck am I doing here? 我喺度做乜L嘢?」

圖片來源

走在滿佈白色滑潺潺的按摩止痛膏跑道上,每一步都怕仆街。我的兩腳大肶內側因為磨擦得十分厲害,已經開始滲血。每跨前一步,都痛入骨髓。全身沒有一吋肌肉是不疼痛的。

跑到最後五5公里先感受到一點點人氣,見到有零星的途人為跑手打氣。有位外籍人仕開行個喇叭在播 Eye of Tiger 和 Rocky Theme Song。

他特意走到我身旁為我打氣:「It’s marathon. You’re walking, not running。」

我心諗:「我仲跑得到,就唔L使行啦。」

可能是音量太大,又可能是我神智不清,我好大聲跟他講:「DLLM, Don’t Like Loud Music。」

苦撐了四個多小時,終於不用再跑了。衝線後,我好似俾架貨櫃車撞完咁,全身散哂。我發誓這是我第一個亦是最後一個馬拉松。

痛苦並未告一段落,回到酒店,我見尿急但痾唔出,只能滴出深到好似普洱茶的尿液。狂飲水之後,終於去到廁所但尿液帶血。小完便後,條 jer 係痛到好似火燒咁,攪到成晚瞓唔到。

跑者是最信不過的

圖片來源

兩個月後我跑了香港渣打馬拉松,接著的一個月我跑了東京馬拉松。

即使馬拉松帶給跑者這麼多痛苦的事情,但我們還是一次又一次的站在起跑線前。對於不跑步的人來說,這種自討苦吃的自殘行為是匪夷所思的。我們對這個問題的答案,也大都是跑步是會上癮的。

不過,美國的科學家們向我們揭示了這一問題的答案。他們發現這種跑者忘記馬拉松痛苦經歷的現象可能與大腦記憶與耐力運動相關的疼痛的方式有關。

美國學術雜誌《Memory》,發表了一篇以62個馬拉松跑者為研究對象的報告。其中,他們發現馬拉松跑者在賽後一星期,一個月,三個月和六個月的時間,會逐漸忘記馬拉松比賽帶來的疼痛。

回憶是美圖秀秀的Selfie

圖片來源

「在馬拉松比賽時,雖然跑者是痛苦的,但由於這是一種積極的情緒體驗,所以他們最後也就不那麼在乎這些疼痛了,尤其是那些完走的跑者。」研究作者 Przemysław Babel 博士說。

值得注意的是,Babel 只研究了那些完成馬拉松比賽的人。這些人可能會比那些沒有完成比賽的人,感受到更多積極的情緒。

圖片來源

因此……

如果你不能飛,那就跑;如果跑不動,那就行;實在行不到,那就爬。 無論做什麼,你都要勇往直前。

除了更快地忘記疼痛,跑者往往比普通人更容易理解和體驗疼痛的感覺。「無論你是誰,如果你正在進行一項耐力挑戰,你就會在比賽和平時訓練中,感受到更多的痛苦和不適。」 英國 Wolverhampton 大學運動心理學家 Tracey Devonport 博士說。

因此,職業運動員和跑者不僅要學會忍受訓練帶來的正常疼痛,也要區分最強訓練狀態帶來的疼痛和可能帶來受傷的疼痛。跑者學會了解這些體驗,可以幫助他們克服跑步的正常疼痛和不適,並為避免肌肉拉傷等問題而調整訓練計劃。

同時,不注意比賽時的疼痛也是記憶工作方式的一個特點。這是由於我們傾向於記住事情的亮點,而不是每一個小小的細節,Davenport 解釋道。

例如,您可能會記得比賽起點,終點以及在某個地方發現人群中的朋友。「這些值得注意的事件往往是偶發事件,所以記住的往往是事件而不是比賽時的感受。」她解釋說。

那些積極的愉快情緒會讓你忘記痛苦的記憶。Davenport 進一步解釋道:「如果一個痛苦的活動會帶來積極情緒的話,那麼那些阻止你再來一次這樣運動的疼痛就會被這些積極的情緒減輕。」

Babel也建議在跑步過程中,為了你能在一場艱難的比賽中獲得更多積極的體驗,你應該將精力集中在已取得的階段性勝利 (給掌聲自己),而不是你為了達到目標仍需付出的努力上。「將你的痛苦看作是完成馬拉松的預兆,而不是比賽帶來的影響。」(See your pain as a harbinger of completing a marathon rather than the effect of running)

圖片來源

在比賽後,跑者應該嘗試記住那些比賽中美好的記憶。雖然在狂風暴雨和接近冰點的氣溫中跑波士頓馬拉松,可能會讓你感覺到像在地獄中一樣,但是也許這次經歷會成為你可以吹噓的戰績,或者可以大大磨練你的精神意志,而這些積極的因素 (而不是抱怨你的 power gel) 將會讓你在以後走得更遠。

不要以為疼痛會令跑者放棄跑步。即使地球爆炸,不跑步是不可能的。

資料來源

The Science Behind Why You Don’t Remember the Pain of Running Marathons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