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cessed with VSCO

據醫生所說,韌帶撕裂需要至少要一個月才能完全康復,即是說至少一個月我不能跑步,這簡直讓我心碎。大家都知道西醫的診治方法大抵就是藥物處方,對於韌帶撕裂這種不嚴重的病情,醫生就只能給你開止痛藥或去瘀膏,根本完全無助韌帶的康復。為了加快康復進度,減輕不能跑的痛苦,在第一次覆診後,我便決定要尋求中醫的解救。讀過網上不少資料得知,韌帶受傷必需要做針炙和物理治療刺激組織修補,若不儘快處理或處理不當,就會後患無窮。

過去,如有扭傷腫痛情況,都只懂去看跌打﹔若是因運動或舊患而引起的肌肉痛或韌帶扯痛,就會去看物理治療,做一做衝擊波,但相信這2個方法無助加快傷勢康復進度。之前左腳受傷,曾經去過一間頗有人氣的中醫館求診,2次的治療,相信是基於扭傷必有骨移位這一理論,醫師都只是把我的左腳左扭右扭, 然後再敷上消炎藥膏布就成事。過一、兩日後,患處仍未見有改善的跡象。

其後,一位愛跑愛山的跑友介紹了一位中醫給我,指他受傷後經這位中醫治療後,傷勢大有改善,還可以繼續參加隨後的山賽。起初抱著一試無防的心態上去求診,經過第一次治療後,真心要感謝這位跑友的熱心幫助,給我介紹了這位中醫,否則我也不知道要去那裡找好中醫了。

既然到來,就決定一次過治療一對殘腳。一開始,醫師會檢查一下腳腕的傷勢,確定受傷的位置,她每次按壓的位置都正中要害,單憑肉眼觀察就能知道那個位置是受傷重點。這一刻,我知道我終於遇上了好醫師了。確定傷勢後,接下來就是戲肉了 – 針炙。雖然曾經做過物理治療的針炙治療,對這種痛有一定體會,但老實說,針炙的刺痛、酸痛感,真的難以形容,難以忍受。左腳的舊傷,加上右腳的新傷,每隻腳捱2針已痛不欲生,更何況要捱4針,用盡全身力氣,咬緊牙關,抵著這數針之痛,簡直有如做過負重運動一樣的累。


以為針炙最慘痛嗎? 還未算。針炙後,醫師會用指法「按摩」患處,把積聚在患處的瘀血推出來。先來右腳,幾日前右腳的瘀血早已積聚在腳踭,醫師用力推壓這個位置,說必需推散瘀血才行,否則就會影響到復原的質素﹔再按壓腳腕其他韌帶受傷位置,把陳年舊患未處理好的瘀血一併推出來,痛得我在醫館裡大叫,要用力握緊床邊才能勉強頂過去。又以為已經不能再更痛? 不對也。來到左腳,醫師說因為左腳之前的腳傷處理得不好,弄至韌帶已經變得崩緊,若不及早處理好,就會影響到日後活動表現﹔醫師的指法十分到位,按至腳腕稍下方某一處時,突然痛得我把整個下身抽起來,醫師在這個位置按壓了數次來回,不論我怎樣抓著床邊也捱不住了,痛得我眼淚都流出來了。經過一輪折磨後,就是最後最舒服的物理治療,感覺有點電流刺激腳部,再加上有如手指按摩的按壓,舒服到我快要睡著。受傷休腳的折磨(三) 333因為傷勢傷患太嚴重,起初連續4、5日都要回去覆診做治療,到腳腕消腫,瘀血散得七七八八後,醫師終於說治療密度可以減少,隔幾天才回去覆診。經過3星期的休息和治療,腳傷已痊癒了不少,亦已開始做一些強化腳腕和小腿肌力的活動,再過一星期,就可以再重新慢跑,試試康復程度。受過傷,先知道平衡力和肌力仍有待改善。

(待續)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受傷休腳的折磨 (一)
受傷休腳的折磨 (二): 休息是需要學習的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WaiYi
有用不完的精力、坐不定、停不下來的一個女生,喜歡嘗試不同具挑戰性、需要極大體力和刺激的戶外活動。一直熱愛攀石、拳擊和跑步,近年才真正開始登山活動,一年前更開始嘗試越野跑,一試便不能自拔。